“逃港知青罹难者纪念碑”在美国落成 记录176人名字

0

本次活动的现场情形 金虹提供

6月15日,一块刻有176名逃港罹难知青姓名的黑色纪念碑在美国新泽西州的恒福陵园落成。落成仪式吸引了当地上百位各界人士参加。

在肃穆的气氛中,人们在落成仪式上举行了佛教的祭奠仪式。本次立碑活动筹备小组成员、文革史研究者谭加洛向记者介绍了活动参加者的情况:“来的好多是亲人、家属,都是和碑上的名字有关系的人。或者,有一些是碑上没有他们(的亲人),但是他们带着亲人的名单来了,找到我们,我当时就拿着本子登记。他们要求再立碑的时候,把亲人的名字放上去。”

新落成的纪念碑,正面写有“越山越水越界,越海英魂永存”的对联。碑的背面,则写有176名罹难逃港知青的姓名。这些罹难者,都是文革期间以各种方式从广东偷渡香港、并在途中遇难的知青。

谭加洛表示,目前他们已经搜集到了超过200名罹难知青的名单,并正在筹划建立第二块碑。目前刻上176个人的名字,是因为碑的一面如果刻满的话,只能刻这么多名字。第二块碑的正反两面,都将刻满姓名:“我们下一个碑的正反面,需要352个姓名,我们会搜集。”

谭加洛介绍说,香港中文大学在2012年召开了一场关于文革知青问题的国际学术研讨会。在这个会上,知青偷渡问题开始得到公开关注。在这之后,香港知青协会组织了一批有过偷渡经历的知青,于2014年在靠近深圳的吉澳岛上立了一块罹难知青的纪念碑,进行祭奠活动。但是,由于岛上的村民受到政治压力,后来不再欢迎他们上岛,人们只能在香港的其它地方进行祭奠。另一方面,目前也有不少曾偷渡香港的知青居住在美国。因此,在美国建立罹难知青纪念碑就成了有必要的事。

本次活动的现场情形(金虹提供)

本次活动的现场情形(金虹提供)
现居洛杉矶、曾在香港参与立碑活动的香港作家金虹透露说,在2018年时香港的祭奠活动已受到很大压力,有人曾想毁坏纪念碑。到2019年,他们只能前往香港浮流山进行祭拜,因为当时吉澳岛方面已不允许他们大批登岸祭祀了。

她遗憾地说:“我们本来很想很想在香港买一块地,真正地立一块碑的。但是随着香港环境的变化,我们不可能实现了。”

本次新泽西立碑活动筹备小组成员陈健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讲述了立碑筹备工作的详情:“我们跟香港那边联络,他们有这样的意图,我们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我们看到,他们每年都去拜祭,但越来越困难。我就想,如果我们能在美国建立一个碑,把每一位罹难者知青的姓名放在上面的话,这应该更有意义。而且在美国这片自由的土地上,有永久保存的可能。所以我们就开始筹备了。”

他们的筹备小组于去年成立,募集了数万美元,并在新泽西州的恒福陵园买下了立碑所用的地。陈健勤告诉记者,在筹备过程中,搜集罹难者的姓名是最困难的一步:“因为已经过了五十几年了。开始是从我们身边的人,把这个消息发散出去,搜集了大概七、八个月吧。我们还要尽量核对,让这里面没有出错。然后,就去订制这个墓碑。”

新泽西所立纪念碑上的176名罹难知青名单(金虹提供)

新泽西所立纪念碑上的176名罹难知青名单(金虹提供)

谭加洛则告诉记者,从广东偷渡香港、在途中罹难的知青姓名目前还没有被完整地搜集,并且估计了偷渡知青及罹难者的数字:“偷渡的人数,在中学生(知青)里面是一万人。死亡人数,应该是一千到两千人。这个(数字)比较保守一点,比较准确一点。”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诚旧金山报道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