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最后的斗争:中共全球战略大揭秘》作者易思安:中共正全面“无声入侵”美国

0
近年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主政下的中共对内更压制,对外更强势,同时结合网路科技进化为“数字极权”,不但在全球范围发挥影响力,也对美国的国家安全与国际秩序造成威胁。从好莱坞到长春藤大学,从西岸的硅谷到东岸的华尔街,中共究竟是如何缜密地佈局和策划他的“全球战略”?美中之间的这场竞争究竟谁佔上风?
6/17【焦点对话】专访易思安:“最后的斗争”--中共全球战略大揭秘

 

华盛顿智库“2049计划”研究所资深主任易思安(Ian Easton)继2017年推出反响热烈的《中共攻台大解密》一书后,最近再推新书《最后的斗争:中共全球战略大揭秘》(The Final Struggle: Inside China’s Global Strategy),他在书中以各种具体实例说明他在研究过程中对“中共全球战略”的惊人发现。以下是专访完整内容。

主持人:首先请您谈谈是什么启发您写这本书,又为何定名为《最后的斗争》?您上一本书《中共攻台大解密》着重分析中国的攻台计划、台湾的防御以及美国的亚洲战略。但这本新书的重点转移到中共的全球战略。这两本书之间有何区别与关联?

易思安:四年来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而这个问题就是我写这本书的灵感和动力来源。因为在华盛顿,我们就美国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对华政策以及我们该以何种方式应对与中国的战略竞争进行了大量辩论。于是,我也开始感到好奇,北京的相关讨论是什么样的?习近平与他领导的中国共产党是否有一个针对我们的长期竞争战略?他们的意图是什么?他们的计划是什么?对美国来说有什么意义?这些基本问题推动我开始搜集资料进行研究。

而这本书的书名,实际上来自《国际歌》的歌词。《国际歌》是苏联前身布尔什维克的党歌。国共内战期间,这首歌曾被中共定为党歌。今天在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这首歌常常在重大政治活动闭幕时被播放。我对其中几句歌词印象非常深刻。一句是“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这句话在歌曲中反复出现。还有一句话说“这是最后的斗争!”所有共产党员必须团结起来实现“国际主义”( “L’Internationale”)。”这当然实际上意味的是“世界社会主义”,这类说法着实令我震惊,我感到很有意思但也同时觉得非常奇怪。于是我开始阅读习近平讲话以及习近平署名的文章,发现里面很多都是同样关于这样一个斗争,几乎像是一个世界末日的事件即将来临,他们试图实现乌托邦,这着实令我震惊。而我认为就是中共要实现的目标以及战略核心。

主持人:是否可以透露您研究了哪些中共内部的文件写成这本新书?

易思安:这本书参考了一系列中共解放军整理制作的内部文件。这些文件于2018年出版,被国防大学当作教材使用,实际上就是“习近平思想”。所有军官,至少是所有的高级军官都需要了解习近平对中国战略和中国规划的想法,以及如何实现这些计划,从军民融合到 “一带一路”。这些资料是研究中共全球战略非常丰富的新知识来源,让我印象深刻。

主持人:拜登政府曾一再表示美国并不寻求与中国进行一场“新冷战”。但您在这本书中指出,北京正在精心策划一场史无前例的战争,不但是一种“无声的入侵”,而且在理论上是可以成功的。所以根据您的研究,习近平究竟会如何挑战美国取得全球霸主的地位?

易思安:中共在对美国进行长期战略竞争所使用的策略中最令人惊异的一点就是它的“全面性”,他们使用各种不同的工具。他们使用工具箱里的所有工具。而在华盛顿,我们总是倾向于认为竞争主要是在军事和国防领域,一般不会把贸易、经济,科研、技术等当成国际竞争的领域,实际上我们倾向于认为这些是可以合作的领域。但北京肯定不是这么认为。

那些游走在中南海权力场的中共高层认为他们的战略目标很难实现。他们面对的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对手,因他们必须使用他们所掌握的所有工具。当你看到他们正在做的事情和已经达到的目标,然后预测一下未来,正如我在书中所试图做的那样,去设想和推演一些可能的发展,结果我发现非常令人担忧、非常令人不安的一件事,那就是我们美国可能是正在输的一方,我们可能最终会输掉这场斗争,中华人民共和国比前苏联强大得多,他们比纳粹德国或是我们在1940年代面对的日本帝国都要强大得多。我们从来没有面对过像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样有能力的另一个超级大国,我认为如果我们只是想当然地认为我们不费吹灰之力就会赢,那么我们就麻烦大了。

对描述及对待习近平的疯狂程度感到吃惊

主持人:您提到在写这本书的时候研究了许多习近平的讲话,您在这本书中也特别谈到了对习近平狂热的个人崇拜以及“习近平思想”已经成为整个中共最重要的政治任务。那么中共究竟是如何利用“习近平思想”再加上互联网技术来建立起一个“数字极权”?

易思安:我认为这本书当中比较突出的,或者至少对我做研究而言,是阅读有关“习近平思想”的书籍,其中许多书籍在亚马逊的网站上都是可以买到的。任何人都可以在亚马逊的网站上用中文输入“习近平思想”,你就可以让位于北京的中共中央党校或中宣部把有关教科书寄到你家里。当然,你也可以上《人民日报》或新华社阅读习近平的讲话,或者去《求是》杂志的网站上阅读他的讲话。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会对他们疯狂的程度感到吃惊,他们谈论习近平时几乎把他看得跟神一样,其他中国官员和教材中描述他的方式真是令人难以置信,现在中国的所有学生,从小学到研究生都必须学习“习近平思想”、习近平的个人意识形态,这对我来说是不可思议的。更不可思议的是“习近平思想”已经被写入了党章,写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因此,我认为这是我们看到中国的一个非常令人担忧的态势,特别是当你真正去研究这些文件的内容时,这也是我在写这本书时所做的,就是长篇引述这些文件,以便读者对“习近平思想”有个概念。

主持人:您在这本书中使用了很多图卡来显示中共是如何使用互联网技术和设备,并通过这种进化后的“数字极权主义”,不仅在中国境内控制中国民众,而且还试图改变世界各地人民的生活和思想。您能详细说明一下这部分吗?

易思安:当然,没有错,这是中共所发起的一场全球性的运动。中共不仅是要控制中国人民,不仅要压制他们的言论自由或信息自由,它也要向全世界输出中国式的威权主义。他们正以若干不同的方式来做这件事。一个是收编和挟持美国企业,包括媒体集团,对我们的大学这样做,对好莱坞这样做。他们想让在美国的人也进行自我审查,不要我们写像我这样的书,如果你这么做,他们要确定没人能看到它,没人能阅读它。

因此,它对我们的言论自由或表达自由是一个非常严峻的挑战。而且他们为了做到这一点,正在积极争取控制硅谷,并使用这些工具,即我们所有人在日常生活中享用并从中受益匪浅的电信工具,将这些设备变成言论审查的工具。我们已经看到这些非常大型的中国龙头企业让它们的产品充斥我们的市场,比如百度、腾讯、阿里巴巴、小米、联想,当然这个名单还可以很长很长。如果你今天去“百思买”(Best Buy),比如说去购买一台电脑或者无人机,或者是智能电视和其他智能家电,它们全部都是中国制造的,而且都是由中国国家机器的分支制造的。事实上,这些公司中有许多与中国的军事情报部门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所以说他们实际上正在铺设基础设施。他们正在利用他们操纵市场的能力,利用掠夺性经济来实现这一目标。

中共进行“全方位努力”渗透美国

主持人:中共对美国进行“无声的入侵”有很多方式,您在书中也提到中共正在把华尔街“染红”。从好莱坞到常春藤大学,从硅谷到华尔街,中共究竟是如何全面渗透美国?

易思安:刚才我提到这是中共“全方位”的努力。它始于一个神话,也就是10亿,或现在已经是14亿中国消费者的神话。这个神话说的是世界上每家公司、每个组织都别无选择,只能去中国,与中国政府合作,才能获取中国不断增长的市场。同时中国将成为世界每个人的银行。如果你在好莱坞有个电影项目,需要额外的投资资金才能完成这部电影,或者例如你是一所大学而来自联邦政府的资金投入遭到削减,但是你想做得好,想扩大规模,所以你需要招收更多会支付全额学费的中国学生。或者,这个神话也告诉你,如果你是一名教授,你想增加收入,那么为中国政府提供咨询,邀请中国实体进入你的实验室并为他们做基础研究是可以的。很多在美国、加拿大和世界各地的人都为百度、华为、中兴等公司从事这样的工作,所以我说这是一个“全方位”的努力。

至于华尔街,中共的做法是开始在纽约证券交易所纳斯达克上市中国国有企业和中国国有控股公司,并让美国投资者将自己的资本投入到这些公司中去,协助这些公司取得成功,将投资者与这些公司捆绑。而最近几年,美国投资者实际上不仅把资本投入到在纽约上市的中国公司,而且也投入到在北京和上海的由中国政府发放和控制的债券当中。

许多联合国及其附属组织早已被中共渗透

主持人:在这本书中,您也提到中共极权试图建立所谓的“新世界秩序”,不仅对美国造成严重威胁,也是全世界所面临的最大威胁。也请您说明中共究竟是如何渗透到全球的国际组织?

易思安:是的。我认为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悲剧之一,那些美好的组织,非常支持民主,支持自由,支持人权,比如联合国和联合国附属机构这样的组织,他们实际上已经被渗透了。现在,很多时候,他们都是被中国政府官员管理的附属组织。我们已经在世界卫生组织看到了这种情况。

谭德塞博士就是这样,他的前任是中国政府官员–陈冯富珍博士,我在书里也写了她与中国情报机构的关系。我们从由中国政府官员管理的国际电信联盟也看到了这一点,在国际民用航空组织中看到了这一点。当然,国际刑警组织也是这样。所以我们所处的现状是,因为中国官员和中国共产党员已经能够在重要的领导职位上站稳脚跟,他们可以改变这些国际组织的本质。那些以前是支持民主、自由、人权的国际组织,但现在实际上是支持专制主义的,他们实际上是在帮助中国政府实现其政治目标。

“智能起重机”渗透全美与英国皇家海军

主持人:你在本书开头写到:“这是一个可怕的故事,比我想象的要黑暗得多。”例如,你在其中一个章节提到(上海振华重工与其母公司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所制造的)智能起重机。英国皇家海军用它来制造最新的航空母舰,但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军事基地也使用相同的设备。能否与进一步说明这个发现?

易思安:我的研究起初是回答“中国的全球战略是什么?”这个问题。当然,很明显,下一个问题是,他们是如何尝试将其付诸实践的?他们是如何切实实施这一战略的?所以我试图找到真实世界中发生的例子。我在研究过程中发现一件真正令我惊讶的事情是,英国皇家海军使用的智能起重机 (Smart Goliath Cranes) 是从一家中国国有企业购买的,其实他们是从中国的“军事复合体” (Military Industrial Complex, MIC) 购买的,并用它来制造其主力舰。这是两艘最新的航空母舰,威尔士亲王号和伊丽莎白女王号。

所以我开始深入挖掘这家公司的背景,发现原来这家公司 (上海振华重工ZPMC),它的母公司(中国交通建设集团CCCC,简称中交建),实际上已经被五角大楼列入了黑名单,原因是他们在南中国海建造人工军事设施,这些设施已经被中共军事化,用来骚扰在当地执行航行自由的美国及盟国的舰船和飞机。

结果,这家公司原来还拥有美国每个主要集装箱港口都在使用的智能起重机。所以,这个重要的基础设施,我们的供应链、我们的经济所依赖的起重机,尤其在疫情期间,我们都意识到我们的供应链有多重要却又多脆弱,这些起重机原来是中国“军事复合体”的一部分,我们14个港口,事实上是超过14个,我们所有主要集装箱港口,都在使用这些起重机,世界各地集装箱港口也是如此。这是我在书中提到的关于中国如何将其战略付诸实践的众多例子之一。我认为这是让全世界民主国家的政策制定者感到不知所措的原因之一,他们对反击感到越来越无能为力,因为中国政府已经对他们的经济产生了如此显着的影响力。

武统台湾是中共称霸全球计划的一环

主持人:你的上一本书《中共攻台大解密》关注中国入侵台湾的计划和台湾的防御,你写这本新书时所参考的中共内部文件是否也揭露习近平已经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攻打台湾,入侵台湾是否也是中共全球战略的一部分?

易思安:是的,绝对的。所以毫无疑问,习近平,不仅仅是他个人,而是中国共产党作为一个组织和集体,下定决心要吞并、征服、接管台湾。现在,华盛顿、台北和世界其他国家政府正在进行一场非常有意思且非常重要的辩论,讨论是否有这样一个时间表,时间是否在流逝,攻击是否不可避免。我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不管这是不是不可避免的,或者习近平和中共是不是有其他方式达到同样的目的。但有一点很明显的是,占领台湾是中国全球战略的一部分,也是中国朝更远大目标–成为全球霸主地位迈进的一步。

主持人:乌克兰战争爆发后,有很多人开始讨论乌克兰战争可能如何改变习近平的攻台战略,会不会更快、更残酷?有人认为习近平可能会因俄乌战争而对武力攻台三思而后行,但也有人认为,它可能反而会像闪电战一样更快、更残酷、更血腥。还有,美国真的会像拜登总统多次说过的那样协防台湾吗?

易思安:归根结底,这是一个意愿的问题,美国总统有没有这个政治意志命令美军帮助保卫台湾,这确实是个关键问题。如果总统下达命令,美军已有非常详细的计划,他们定期进行演习。所以,如果总统下达命令,他们就准备好执行。问题是没有人确定总统是否会下达这个命令。如果台湾遭到入侵,拜登总统显然有从军事方面保卫台湾的打算。他反复说过这句话,但没有人知道细节是什么,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会开始,因为入侵行动可能会说来就来,而且可能会以令我们惊讶的方式出现。要知道,美国战略家、决策者,美国将军和海军上将常常对中国政府和中国军队的行动感到惊讶。因此,战略意外完全有可能发生。一旦中共侵台,那就是时间问题了。美国能以多快的速度采取行动?当然,没有人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我们没有数据。让人欣慰又很幸运地是,我们没有数据。我们没有什么可以拿来做参考的,因为以前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所以这确实是当今世界上最危险的情况。

对美国对华政策感到困惑

主持人:让我们谈谈华盛顿如何应对中共的全球战略。因为你在书中指出习近平对政治权力的垄断引发了美国外交政策历史性、结构性的转变。但这种结构性转变是否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拜登政府已经发布了《国家安全战略》,布林肯国务卿也提出“投资、协同和竞争”的战略以应对中国的挑战。您认为拜登政府在应对中共全球战略方面做得足够吗?

易思安:坦白说,我其实对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及其长期竞争战略感到非常困惑。我认为确实发生了结构性的转变,我们不会回到 2017 年之前关于与中国合作的假设,因为那是一个转折,就是在中共十九大之后,美国政府意识到我们必须与中国进行战略竞争,否则我们自己的国家利益将因此受到损害,甚至会有战争。如果我们不准备制止战争并防止与中国发生战争,战争是会有可能发生的。所以现在这成为了焦点和美国政府的第一要务。

但我仍然很困惑,我认为现在对于拜登政府还为时过早。一方面,我们听到国务卿布林肯谈到中国政权如何进行“种族灭绝”,他们在新疆进行种族灭绝;我们也听过,这是一个如何利用“掠夺性经济”来破坏我们自己的经济和作为一个国家所取得的成功的政权;根据美国国务院和白宫的说法,这个政权实际上确实打算破坏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努力实现的自由世界的整个秩序。所以我认为对威胁的描述是准确且清楚的。

令人困惑且不太清楚的是,当政府说他们不寻求与中国进行新冷战,他们希望继续与中国进行贸易,他们正在寻找与中国政府合作的领域时,在我看来,这很困惑。这似乎是自我否定,自相矛盾。我想不出美国外交政策史上还有这样的案例:美国政府说某些国家犯下种族灭绝罪,而我们实际上想与之进行更多交易,想和他们做生意。对我来说,这看起来很奇怪。

中国经济运作极具掠夺性,关键是不要成为他们的猎物

主持人:所以,您认为美国目前的对华政策是自相矛盾的,那么您对拜登政府有什么政策建议吗?还有您在写完这本书之后,有没有发现中共的全球战略有任何弱点?我们能找到习近平的阿基利斯腱(死穴),从而使美国赢得这场斗争吗?

易思安:我认为当你看看他们在做什么,再看看是什么让他们成功时,很明显,他们最大的优势是他们有能力让美国人与他们合作,让美国人投资自己的资本、时间、人才和管理知识来助力中国的成功,并且让美国人来购买中国产品。这些卖掉的中国产品可以被用来进行审查和控制,知道人们阅读的内容,并收集他们的数据,这些都是个人的私密的数据。很明显,我们需要开始买其他国家的产品,与其他国家开展业务。

我们需要停止与中国军方,或者中国公司,或为中国军队和情报部门工作的公司、以及严重侵犯人权的公司的合作。开始脱钩很重要,尤其是那些会对我们产生伤害的单位和实体。而且我真的认为这只是常识,例如,你不希望把你的关键基础设施依赖在你的敌人或者竞争对手身上。所以我们不希望,起码我这样认为,我们不希望中国国有企业进入我们的港口,我们不希望中国电子产品出现在我们的政府办公室或监狱系统中。

例如,我有一章讨论美国的监狱、警察局、消防队、银行、学校、大学、石油钻井平台、城市地铁系统,像纽约地铁,是如何使用中国通讯设备的。我们应该停止。

我认为,如果我们真的停止,那将成为中国的致命弱点,因为如果你看看他们的经济运作方式,就会发现他们极具掠夺性的。和任何捕食者一样,如果它们没有猎物,它们就会饿死。除非他们有猎物,否则他们的策略是行不通的。所以我们要确保我们不是他们的猎物。

主持人:最后想请教您,习近平似乎很有信心赢得这场战争,中国国内也有很多人吹捧所谓的“东升西降”。所以最后、可能也是最难回答、但每个人都在思考的问题就是,谁将在这场“最后的斗争”中获得最终胜利。中共或是美国?

易思安:没有人可以回答,没有人可以窥探未来,告诉我们可能会是什么情况,因为那些情况都还没有发生。没有人能预测未来。我们可以回答的是,如果我们做好相应的准备,那么我们会有更好的未来。但是,作为一个国家,如果我们屡次犯下同样的错误,如果华盛顿不改革对华政策,那么将来会有很多麻烦。所以我认为,作为一个国家,睁眼直视现实非常重要。这是一个非常不愉快的现实,但我们需要认识到它,要承认这一点,然后我们需要采取相应的行动。

樊冬宁

美国之音《 海峡论谈 》主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