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打人案延烧 习近平命军队为打黑站台

0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PLA) soldiers are seen next to the entrance to the Forbidden City (not pictured) during the opening ceremony of the Chinese People's Political Consultative Conference (CPPCC) in Beijing on May 21, 2020. - China's biggest political event of the year,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NPC), opens on May 22 after months of delay over coronavirus fears, with President Xi Jinping determined to project strength and control over the outbreak despite international criticism and a wounded economy. (Photo by NICOLAS ASFOURI / AFP)

唐山黑社会团伙打人案发酵,中共借机打黑之际,“军队非战争军事行动”的出台,或为军队参与今后的对内镇压做准备。图为2020年5月21日中共政协会议开幕式,军队出现在紫禁城入口处。(Nicolas Asfouri/AFP)

唐山9个疑似黑社会团伙成员的男人暴打女孩的恶性事件,近日在全球网络发酵,大陆媒体火力全开,抨击打人者;各界名人纷纷发声谴责,一改对徐州铁链女事件的冷漠态度,包括爱党港星成龙。此事发生的时间点敏感,舆情一边倒的规模亦不寻常,其政治动员模式引发关注。

众多艺人发声 成龙被党媒呛声

6月10日凌晨,中国大陆唐山市一家烧烤店发生恶性事件,一男子在店内以手触摸一名用餐女子后背,遭到该女斥责拒绝后,该男竟拳打、瓶砸女孩头脸,并拽住女孩头发将其拖至店外狂殴,女孩遭重击倒地后,该男不顾同伙劝阻,多次抬脚踢踩女孩头部,终致女孩血流满面,送医抢救。

此恶性事件的即时监控和在场人士拍摄的影片上传网络后,迅速登上热搜,引发全球谴责,多日来关注度不减。

内地超过50位知名媒体主持和艺人迅速发声,或谴责或振臂高呼逞凶除恶。

令人惊诧的是,一贯跟党走、不给政府找麻烦的港星成龙,这次也发声。成龙在微博发帖说:“我真的要气死了,一晚上都睡不着,尤其痛心的是全程只有女孩子站出来帮助彼此,围观的男性全都无动于衷,这样的事情怎么可以发生在我们国家?……看到恃强凌弱的恶行,有能力制止的话我们就一定要站出来……”

但成龙却遭到党媒呛声。《人民日报》12日发表评论,提到“坚决依法严惩施暴者,坚决谴责对无辜者网暴”。针对成龙的说词,评论说,不能认错主体、模糊主题,并称某些人无视现场其他人员的上前制止报警,反而一味将他们当成批评靶子,“对他们‘网暴’更是搞错了对象”。

对此,海外时事评论员季达表示,成龙这是要来蹭热度吗?徐州铁链女事件全球百亿人次长时间关注、谴责中共警黑一家,这么“恃强凌弱的恶行”一直都存在,怎么没见他站出来发声?这次是成龙发现官方和媒体没有选择性保护黑恶势力,自己出来发话很安全,还能刷存在感,才发声的吗?

习近平签署“非战争军事行动”命令不寻常

6月13日中共新华社报导,军委主席习近平日前签署命令,发布《军队非战争军事行动纲要(试行)》,2022年6月15日起施行。

蹊跷的是,各党媒对此只报了简短的消息,都没有全文刊登《纲要》共6章59条的内容。从新华社的报导中可以发现《纲要》最引人注意的几个提法:“有效防范化解风险挑战”;“应对处置突发事件”;“创新军事力量运用方式,规范军队非战争军事行动组织实施”等。党媒称,《纲要》为部队遂行非战争军事行动提供了法规依据。

北京此次给中共军队新增加的任务范围,让人不安。

对此,评论员李威解读:习近平此时发表非战争纲领,有借此威压反对他的中共另一伙势力的考量。他要获取连任,不能出差错,因为党内反对他的声音不少。

日本东京大学博士郑杰对大纪元记者说,习近平签署《军队非战争军事行动纲要》,不单纯是转移民众的视线。各种迹象显示,中共政权对中国人民的管控趋向更加严格。《纲要》的出台,很可能为军队参与今后的对内镇压有关。

评论员韦拓认为,北京面对二十大前风雨飘摇的局势,心理上是没底的。政坛无休止的内斗,人为造成的疫情次生灾难,民怨四起产生的社会压力,统统让习近平日夜难安。类似刚发生的唐山黑社会恶性伤人案,在中国大陆多如牛毛,随时会带来不可预判的变数。加上不靠谱的公安、武警刀把子也让习难以信任。至今表面看,习似乎唯有军权牢牢在握,只有仰仗一箭双雕之术,以军队压住阵脚解困:一面震慑政敌,同时在发生大规模民众反抗事件时,以所谓非战争军事行动“应对处置突发事件”,调军队打压。以此确保习二十大顺利连任。

官方异地管辖、高速处理不寻常

据陆媒《南方都市报》报导,在公安部、河北省公安厅统一部署和河北、江苏警方合作下,9名涉案人员于11日被全部抓获归案。根据警方公布的资讯,9名涉案人员,其中5人有犯罪前科,曾被指控寻衅滋事、非法拘禁、故意伤害罪等。有资料显示,被捕嫌疑人中有3人是江苏戴南镇黑社会“天安社”成员。

据廊坊公安警情通报,唐山打人案由河北公安厅交由廊坊公安侦办。这起普通的刑事案件罕见异地管辖,意味着唐山警方的公信力受到质疑。按惯例,异地办案都是大案、要案,主要是为了避开保护伞。但也有舆论质疑,唐山市公安局长赵晋进原来是廊坊市公安局长,廊坊警方办案会否公正。

多方消息显示,唐山黑恶势力水很深。本次案件发生后,大陆媒体“时局观察员”12日发表文章直指“河北省副省长、原唐山市委书记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另有唐山居民3天内实名举报8起警黑勾结作案,其中丰南区公安局长为“车把头”诈骗团伙充当保护伞,诈骗金额达1.5亿元,受害人达1,500余人。

评论员李威认为,凡是黑社会性质的团伙背后必有保护伞,如果真想打黑的话,为什么在2018年开始的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之后,唐山仍有这么凶恶的黑恶势力存在,表明唐山基层黑社会化了,是流氓“治理”。

12日上午10时46分,廊坊公安微信公众号发布《警情通报》称:经廊坊市广阳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陈继志等9名犯罪嫌疑人已由廊坊市公安局广阳分局执行逮捕。

对11日抓获嫌犯,12日就批捕的超快程序,湖北律师张晋文对陆媒“极目新闻”表示,这属“特事特办”,从法律程序上没问题。对嫌疑人进行刑拘后,公安机关应该在一个月之内报请检察院审查批捕。

中共发起“打黑”政治动员

就在全网舆情亢奋的时候,中共最高检不失时机地发文表态,证明中共借机打黑已箭在弦上。

6月13日,中共最高检察院发布《对严重影响人民群众安全感的犯罪坚决依法从严惩治》一文,提出:各级检察机关对涉黑涉恶、地痞流氓故意闹事的,手段恶劣的,伤害妇女儿童、老年人、残疾人等及具有其它恶劣情节的犯罪,必须坚决依法从严追诉、依法从严惩治。

文章特别用红框圈起一段话,其中称:6月13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召开党组会,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贯彻落实中央政法委全会精神,听取上半年习近平总书记对检察工作重要指示和《中共中央关于加强新时代检察机关法律监督工作的意见》落实情况……

文中以习近平的《意见》背书,明显向外界表达最高检指示打黑的政治正确。

该文强调,要从讲政治高度把握好司法政策……就要体现当严则严、该捕即捕、依法追诉、从重打击。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转入常态化开展必须落实抓实。

李威认为,疫情下,把矛头对准黑势力,正好转移了政府压力。不少人在网上发表评论,但网管没有删帖、封号,任由线民发泄不满。这是开个口,让民众放口气,封城的不满达到民怨沸腾的时候得给个出气口。但接下来就要网络恢复“常态”,这是中共一贯的做法。

“这是借力打力的做法”,李威说,“该抓的抓几个,弄不好要杀几个。”

对于此事如此发酵,评论员张粟田分析说,现任公安部长赵克志不是习近平的人,副部长王小洪是习的人,但还没接部长。就是说,习近平或王小洪想利用此事件打击赵克志,可能是习近平授意王小洪把事件扩大化,在警察系统内掀起肃杀气氛。我想接下来可能会在警察系统内掀起打击黑恶势力保护伞运动,其实质还是权斗、清洗异己。

张粟田认为,中共这么做,一是可以转移视线,淹没民间对封控清零焦点的怨愤;二要树立中共为人民服务的“伟光正”形象。

北京早有打黑企图

据“唐山长安网”6月10日消息,6月8日,唐山市召开全市扫黑除恶斗争领导小组会议,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市扫黑除恶领导小组组长来广普主持会议并讲话。

市公安局、市检察院、市中院分别汇报了常态化扫黑除恶斗争开展情况,市中院就《反有组织犯罪法》做了解读辅导。

唐山市政法委书记来广普要求各地各部门提高政治站位,加强线索核查、案件办理、黑财处置,打伞破网,严查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做好中央和省市委要求的常态化扫黑除恶工作,让唐山当好首都政治“护城河”,迎接二十大召开。

外界注意到唐山扫黑除恶会议的时间点:6月8日。也就是说,会刚开完两天,6月10日当地就发生了恶性打人案。那9个恶棍无疑是撞到了中共运动枪口上。

郑杰认为,现在全国各地恶性事件不断。这是在中共统治下,人们道德沦丧,世风日下的必然结果。它们的执政合法性越来越受到质疑。一个黑帮组织,就是靠以黑治黑。

郑杰说,这样的事儿在唐山根本就不是个事儿,打人者也没当回事儿。许多暴发户都有自己的打手,前几天还捅死了一个人,也没上热搜。

这次唐山事件被选中,黑恶势力和背后的保护伞成为打击目标。6月8日,中共公安部两次召开会议、继续深入推进常态化扫黑除恶斗争,并称要以此迎接中共二十大,从中共公安部的会议内容看就可以明白为何唐山警方关于打人事件的录影,会被精准放出,为何逮捕打人者的命令来自公安。

郑杰分析,这也许与习近平要求的政治安全有关,即在二十大前扫清北京周边地区的不确定因素,防止黑势力做大,或者是为清剿政治对手,或是为利益重新分配。

对此,关注大陆政治经济走向的北美投资顾问Mike Sun对大纪元记者说:中共其实已经提前准备好要搞一场“打黑扫恶”运动,唐山这几个黑帮恶棍正好被抓了个典型,可能会被严判,赶上运动了,“从快从重”是中共打黑运动惯例。

Mike说,疫情封城是一场运动,现在过渡到打黑运动。中共所有这些动作都是一个目的:巩固政权、转移矛盾、收买人心、打击异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