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院盗卷案重判爆料法官和维权矿主崔永元被边控 多份录音曝光证实最高法隐瞒真相

0

赵发琦(左)在崔永元爆料后秘密羁押3年多,再遭秘密审判判刑7年半。原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右)公开自揭最高院丢卷后,以数罪并罚重判14年。 网络图片

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公开爆料敏感案卷被盗三年半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涉国家机密等罪名,分别判处王林清和赵发琦14年和7年半刑期,并将于下周一(20日)对赵发琦的上诉进行二审宣判。在整个案件中,北京方面都以涉密为由禁止律师参与庭审。

据千亿狂犬案维权人赵发琦的妻子李女士告诉本台记者,他们聘用的律师于周末收到北京二中院一位元李姓法官的电话通知,称赵发琦案二审不会开庭审理,但将于下周一宣判。

此前,赵发琦的律师刚提交了多份录音、录影证据、证人,以及要求对是否涉机密进行重新鉴定,但法院方面完全不予理会,直接就要宣判。

赵发琦秘密一审 律师亲友皆不知情

李女士透露,赵发琦被抓3年多来,他们几乎不知道他的情况,以及被关押在何处。直到今年5月5号才被突然告知,秘密进行的一审已经于去年底结束。审理过程中,既没有他们的律师参加,也没有提供法律援护的律师。北京二中院以非法获取国家机密罪,判了六年,再加上单位行贿罪判刑一年半,两罪共判七年半刑期。

李女士还透露,就在他们获悉自己丈夫刑期的两天后,王林清的一审结果也出来了,三罪并罚,刑期长达14年。当初官方为了稳住还在国外的崔永元,就一直秘而不宣王林清已经失去自由,等崔永元刚回到北京机场,官方立即宣称是王林清监守自盗,并在同一天,以协助调查的名义,将正在西安出差的赵发琦抓捕,并带回了北京。崔永元最后没有被刑事起诉,但从此遭严厉的边控,禁止出境。

李女士说:王林清是5月7号判的,一个是泄密,一个是贿赂,还有一个是什么职务犯罪吧。总共判了14年。崔永元是在非洲, 2019年的2月22号回到北京机场,然后就控制住,所以就那一天同时宣布调查结果,是王林清监守自盗。而崔永元和赵发琦都没想到,实际上从2018年12月崔永元公开曝料后仅几天后,王林清就已经被秘密羁押,并遭受严重的折磨。

新录音证实关键时刻最高院监控「坏了」

一位知情人士向本台记者提供了多份、总时长达数小时的王林清录音,显示从2018年上半年开始,已经被调离赵发琦和陕西西勘院矿权纠纷的王林清,就开始寻找最高法院民一庭庭长程新文和当年的实际办案人员、审判长韩枚等,逐一调查2016年11月案卷被盗一事,并对调查过程进行了秘密录音。

在一份王林清与时任民一庭庭长程新文的对话录音显示,王林清本人连监控都没让看,而是民一庭庭长程新文看了之后告诉他,关键的那一天他办公室门口的两个监控都坏了。而王林清对此表示了异议,而最高法院的相关领导不愿意报案。

其中一些对话如下:

王林清:我门口两个监控,程庭长,现在咱也可以去看看两个监控,怎可能两个都坏了?

程新文:没有,就是没有。

王林清:它不可能黑的。

程新文:调了,看了没有啊。

王林清:它不可能黑,我跟你说这个卷肯定是咱们内部人给偷去了。

程新文:那你怀疑谁呀,你怀疑我?

王林清:你说程庭长,你在这个案子里还有一点利益,我什么利益都没有啊,您这个事连查都不查吗?你就派个书记员把我办公室去帮收拾就完啦?这个事儿肯定里面有问题。

程新文:没报案了,你也知道,报了事儿就大了……

另一份王林清和该案的审判长韩枚的对话显示,王林清专门赶到了韩枚位于北京香山附近的家中,就该案卷被盗后,一些卷宗却出现在新的办案法官和负责人手中,并要求他和原来的经手法官在疑似伪造的笔录中签字。

但本台记者没有能联系上程新文和韩枚本人。最高法院民一庭也一直没有回应本台记者的采访请求。

王林清自诉遭严酷折磨

另据一份本台记者收到的,来自王林清亲属转给全国人大的一份求助信显示,王林清从2018年12月底被抓后,就一直被秘密关押56天,不能通风,不见天日,并一开始就遭受严酷的折磨,导致下肢萎缩,甚至精神多次崩溃,而被迫自证有罪。

2月22日崔永元回国当天,他就被以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的罪名监视居住,实际被关押在一个疑似名为《北京通达招待所》里长达6个月。在这段期间,他只被允许坐在一条凳子上,连站起来和躺下去,都需要得到允许。然后又被转移到北京昌平区,北京市委监察留置中心4个月,直到2019年12月才被转移到看守所。

王林清还在求助信中强调,他的悲剧源于和周强之间的战争。从周强到高院后不久,他就因为办理山西王永安和王建刚煤矿产权纠纷案,顶了周强要求改判的指示,此后就不断地被打压,穿小鞋,直到他在抑郁中公开视频举报凯奇莱案卷宗丢失事件,并遭至了严酷的报复。

但迄今为止,最高法院对王林清和赵发琦非法获取国家机密等罪,依然保持沉默,本台记者分别致电赵发琦案的办案法官,最高院院办,高院民一庭,但电话都无法接通。

记者:黄小山 责编:锺广政 网编:刘定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