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沈德咏升官无望发牢骚 惹怒习近平

0
Delegates listen to speeches during the opening session of the Chinese People's Political Consultative Conference (CPPCC) at the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in Beijing on March 3, 2018. / AFP PHOTO / NICOLAS ASFOURI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2022年3月21日,中共最高法院前常务副院长沈德咏落马,资料照。(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原中共最高法院副院长、一级大法官沈德咏,今年3月落马后,有关内幕仍在网络发酵。有消息披露,沈德咏落马是因升官无望愤而辞职并大发牢骚,惹怒习近平。

习安排陈一新在政法委顶掉汪永清

自由亚洲电台《夜话中南海》专栏近日连续刊文介绍沈德咏的落马内情,涉及习近平人事布局冲击官场固有势力的秘辛,最初是由于中央政法委人事变动的连锁反应。

文章说,中共中央政法委的现任秘书长为陈一新,是习近平从浙江带进中央的主要政治心腹之一。虽然现任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至今未被公开整肃,并不说明他获习近平的信任。中央政法委的实际日常工作主持人其实是陈一新。

据称,习近平在浙江任职时看上了陈一新,日后习在北京掌权,时任浙江省委常委兼温州市委书记的陈一新就进京被任为“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专职副主任,2016年底被习近平外放至湖北,任湖北省委副书记兼武汉市委书记,并被安排为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

2018年3月,陈一新二次进京,担任中央政法委秘书长。而在两会之前,许多人认为,已经连任十八和十九两届中央委员的原中央政法委秘书长汪永清至少会官升副国级,出任最高检察长。但他在两会上仅安排全国政协副主席的“二线职务”。

汪永清曾传是接班系官员,意外转入政协闲职,有说法指是因被习近平认定,“从根本上说是周永康、令计划的人”。不过《夜话中南海》文章认为,汪永清被宣布为中央政法委委员、秘书长的时间是2013年4月,政法委书记是孟建柱,应该就是孟建柱的人。之前在孟建柱担任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时,汪永清任国务院副秘书长身份。

文章认为,汪永清其实是因为揭露周永康有功,而能够继续安坐中央政法委秘书长。但是他毕竟不是习近平本人的政治亲信,所以习近平才会在勉强让郭声琨依序“递升”为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前提下,把政法委秘书长安排成自己的政治亲信陈一新。

杨晓渡接监察委 张军退掌最高检 沈德咏升官接连失利

《夜话中南海》文章说,正是因为汪永清与孟建柱和郭声琨之间默契配合了太长时间,再加上当时被王歧山推荐为中纪委常务副书记接班人选的张军被习近平换成了自己的上海亲信杨晓渡,曾经在中纪委配合王歧山“打虎”有功的张军退而成为最高检察长接班人选,所以才导致了孟建柱退休之前,关于安排汪永清接任最高检察长的动议也被他习近平否定。与此同时,习近平毕竟也还得承认汪永清的资历和功劳,于是才有了给他一个和最高检察长一样都是副国级待遇、但却完全没有实权的全国政协副主席职务的安排。

现任最高检察长张军,本来在最高法被明确为正部长级副院长之后不久,即先后担任了中央纪委副书记和司法部长。在担任中纪委副书记期间,除了协助时任中纪委书记王歧山“打虎”,张军还短时间负责了一项重要工作,就是筹组成立国家监察委。

据说当时筹组成立国家监察委之初的设想,就是该部门的一把手应该是副总理级待遇,即党内级别是政治局委员。所以,当时张军主持筹组国家监察委工作时,身边人已经开始祝贺他在十九大上“入局”。结果习近平把上海纪委书记出身的杨晓渡任为国家监察委的首任一把手。杨晓渡和习近平在上海有短暂交集。而由于张军在接替司法部长之后很快把自己的前任吴爱英的问题查清,习最终把最高检察长接班人落实到张军身上。

时任最高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也是和汪永清一样,本来因为资格甚高而被考虑过安排副国级职务的可能。

周强2013年3月被安排为最高法院院长时,沈德咏已经担任了整整5年时间的最高法院的常务副院长,以及一级大法官。周强一心要“入常”,至少也是要先“入局”的。如果当年周强的“入局”成真,沈德咏在2012年十八大上被安排为中央委员之后,早在2013年就会是最高法院院长的最可能接班人选。但是周强在最高法院院长位置上一坐就是两届。这就让沈德咏在最高法就地晋升的可能性变成了零。

文章揭示,张军和沈德咏都是最高法院副院长出身,但沈德咏担任副院长的时间更早。但沈德咏担任过的正部长级职务就只是最高法院长的常务副院长,而张军则是在最高法被明确为正部长级副院长之后不久,先后担任了中央纪委副书记和司法部长。在担任中纪委副书记期间,还短时间负责了一项重要工作,就是筹组成立国家监察委。故此最高检察长也选了张军,没有考虑年龄也偏大的沈德咏。

于是,沈德咏先是因为年龄偏大而被从最高检察长接班人选的考虑名单中剔除,继而又没有机会任最高法院院长,在被考虑安排任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时,又因为汪永清被习近平突然动议安排进政协,因一届全国政协里不能有两个分工法制口的副主席,以致沈德咏抢在年满65岁之前晋升副国级的可能性被完全排除。

不过文章觉得奇怪,习近平担任上海市委书记期间,杨晓渡是时任市委常委兼市委统战部长,而沈德咏则是时任上海市委常委兼市纪委书记,一样都应该是“习近平的人”。但是习近平在中南海掌权,怎么就没有像提拔杨晓渡一样提拔沈德咏呢?

沈德咏进任政协闲职 辞职告白发牢骚惹怒习近平

在2018年3月出台的新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汪永清的工作分工之一是分管社会和法制委员会,而这个委员会的主任被安排给沈德咏。于是沈德咏成了当时的全国政协所有下属委员会负责人里,唯一的一个十九届中央委员。而像沈德咏那样,在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上刚刚被安排为中央委员,几个月后便又被安排为全国政协的下属委员会主任的情况,非常少见。

文章说,在十三届全国政协召开之前公布的全国政协委员名单里,沈德咏的名字出现在“中国共产党界别”里。其时最高法院系统里都盛传,沈德咏应该会被犒赏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了。但最后公布的副主席名单里却只有汪永清而没有沈德咏,沈德咏一气之下便递交了一份辞职书“抗议”。

沈德咏是2018年6月被宣布免去最高法院副院长职务的,时年64岁。免职通知下达当天,沈德咏立刻把一纸离职告白书分发至最高法院下属的各部门,告别书开始就说明,自己是“中央决定提前一年左右的时间”被免的。

沈德咏说自己在这个岗位上已经坚守了18年,尤其是在常务副院长的位置上坚守了创纪录的10年零2个月,“这是一个难度不小、风险不低的岗位,我自认为基本上做到了立足岗位、守好本分、尽力而为,没有贪渎擅权,没有媚上欺下,没有揽功诿过……。”

《夜话中南海》文章指,这些话中暗含牢骚。意即18年的最高法院副院长、还有10年零2个月的常务副院长的“创纪录坚守”,却只换得了仍然还只是部长级待遇的二线职务,这是多么的不公平。

沈德咏的这份离职告白书还说,经历肖扬、王胜俊、周强三任院长,“新老领导班子各位同事的鼎力相助,使我得以完成了个人工作史上时间最长的一次’坚守’……。”

《夜话中南海》文章认为,这段文字他沈德咏还是在继续发牢骚。真正的意思就是,我一个人连续辅佐了三任正院长,到头来还是要继续留在常务副院长位置上直到年满65岁。“无奈”之余,还不如提前一年主动加入“老同志”的行列。

在中共政坛,辞职的官员一般都闷不吭声,但沈德咏却写了一封致同事的《离职告别书》,这篇告别书在当年流传网上,被形容为战败者的“宣泄”。

《夜话中南海》文章披露,沈德咏那份离职告白书后被密报习近平处,挨批“牢骚太盛”,进而导致了中纪委“一定要给他查出点问题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