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情结幻灭 解封之后,离开之时

0

「静默」两个月严酷的封锁与回忆,使许多市民对上海的情感「幻灭」,他们开始重新思考人生规划与去留。图为解封后的上海外滩,仍不复往日的热闹。 (法新社)

2022年春季的上海疫情,是自武汉以来最严重的一回。不同的是,封城期间的次生灾害,让许多「老上海」或有上海情结的中产族群,经历了情感上巨大的幻灭。解封后,有人为封城期间「断药」的长辈搬家,也有人准备移民。

有美国留学背景、2018年到上海工作的「85后」杨先生(化名),解封后第一件事,是为任职的基金会确认外资机构的联络人员是否在职。他和女友在上海注册的一家商业公司,原本接到一年来最大的业务、来自领事馆的订单,「后来联系了几次,他们负责的文化副处长已离职了」。

封城时社区天天吵架 居民失同情心

当时已有不少人离开上海。早在4月底,杨先生与女友便离沪到外省「避疫」,其间加了许多移民群组。目前,他正申请泰国的留学签证,准备9月前赴泰,未来亦打算定居当地。他说,原本对移民没有紧迫感,但封城让一切变得贴近。 「太大的不确定性,每天社区随时都有人在吵,从微信群吵到线下,大白非常重的敲门,非常惊扰人神经,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

杨先生忆述,小区里一名有咳血症状的女子阳性感染者,因被方舱拒收,滞留在社区门口。居民惊慌地提议给她上锁链,只有他解释行为涉嫌违法,才成功阻止。 「在这种氛围下,大家都没有了最基本的同情心」。他离开后一周,小区响应政府要求,安装铁栏防止居民外出,即所谓的「硬隔离」。

「这次后,大家对上海的依恋或归属感变弱了,小区的年轻朋友在搬家。我的朋友不移民也会出省,有回老家的,也有去香港的。」喜欢研究历史的杨先生,居沪4年做了一个田野调查,作品还未出版,就要离开上海了。

知识分子世家 未料要为长辈「抢药」

抱持移民想法的,还有在上海土生土长,成长于知识分子家庭、从事咨询行业的Ricky。他年近90岁的外公、外婆住在其他区,他们患有糖尿病、高血压,过去两个月他要为他们「抢药」,想尽办法问医院的朋友、找快递,但长辈仍然一度断药,「我外公是教授、外婆是医生,一直生活都比较体面,也享有社会声望,但没有想过在上海、在晚年会遇到这种事情」。

解封后不到一周,Ricky在自己小区租下一个单位,准备过几天让长辈搬过来,以便照顾。他说,上海一度传出会再封控的消息,尽管不知真假,封城的教训告诉他,「at least I can prepare for that(至少我能为此准备)」。

「我最shocked(震惊)的一点是,我对上海还是有一点仅存的幻想。尽管理智告诉我,上海还是totally一个中国城市」。他和许多上海人一直相信,上海正如封控前的3月26日,上海疫情防控专家吴凡所说「上海人不止是上海人的上海」。在老上海人心中,上海是世界大都会;在中国,也是本土基因强烈、有自主性的城市。 ──过去两年影响小到只封一间奶茶店的精准防控、封城前从未全民检测等等,就是上海与别地不同的例证。

但是这一次,Ricky看到了上海专家在电话里哭诉「专业没人听」,而中央派来的官员则在新闻中高喊「保卫战」,「我从来都没看到他们下过现场,解决过一个实际问题,尽说一些假大空的话」。

感赴沪京官「假大空」 怀念旧时本土干部

封城期间,一些老上海人又「怀念」起旧时的上海本土干部。 Ricky说,过去本土官员多有工厂背景,具备技术人员的务实精神,偏好亲临一线。 「我小时候的官员,在上海长大、会讲上海话,对上海有很强感情。来了台风会第一时间到现场,会在高峰时间坐公交车,了解塞车情况」。他知道自己没有投票权,但「至少他们在务实解决问题」。

「现在中央派来的领导,只把上海当镀金石,希望不摊上事就好……在我看来,上海已经愈来愈没有特色,外来人也不学上海话,官员愈来愈北京。她现在就像北京的一个区。」Ricky说,看清这一点,使他萌生移民念头,「之前在看泰国推出数字游民的签证,只是考虑到外公外婆的照顾,如果他们不在,我会第一时间考虑离开上海」。

他希望,此后一定要认真参与业委会投票和社区事务,「这是我唯一能真正做到有影响的事情,至少能帮助邻里、社区」。

(疫后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