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学礼:反制中国的恫吓与胁迫

0

◎费学礼(Richard D. Fisher, Jr.)/ 星期専论 20220619

对台湾、美国及其盟友来说,加紧反制中国共产党的军事恫吓和胁迫行动至关重要,以免北京当局以为小规模的挑衅不会被究责,进而膨胀为可以放胆入侵台湾的自信。

台湾总统蔡英文似乎对此有所体认。二○二二年六月二日端午节前夕,她前往台湾海军陆战队第六十六旅慰勉官兵,出人意表地突然停下脚步,举起台湾设计制造的「红隼」(Kestrel)肩射式步兵反装甲火箭,实际体验如何操作。


二○二二年六月二日端午节前夕,台湾总统蔡英文前往台湾海军陆战队第六十六旅慰勉官兵,出人意表地突然停下脚步,举起台湾设计制造的「红隼」(Kestrel)肩射式步兵反装甲火箭,实际体验如何操作。 (总统府提供)

蔡英文扛台制红隼 严正表态

在那一刻,蔡总统亲自向台湾人民与自由世界表明,反抗中共的入侵和宰制并非不可能─如果她能发射火箭击毁入侵的中国装甲车,其他任何一位台湾成年公民也可以做到。

这是一个极其严正的表态,让人想起前英国首相温斯顿.邱吉尔(Winston Churchill)一九四○年七月下旬前往哈特浦(Hartlepool)视察海防前哨的历史画面,他在这张知名照片里举起汤普森冲锋枪(Thompson submachinegun),嘴里还叼着雪茄。

当时,不列颠战役(Battle of Britain)的最后胜负仍未尘埃落定,人们有理由担心纳粹德国会向英国发动大规模的两栖入侵,邱吉尔正是以一种当时亟需的不屈形象,来激励英国人保家卫国。

今天,台湾之战(Battle for Taiwan)也尚在未定之天,以这种方式鼓舞士气是可行的。不过,重要的是我们必须思考中共和中国人民解放军(PLA)已经侵门踏户到何种程度。

在一九五○年代的台海危机中,台湾空军是在中国大陆,而非台湾上空作战。做为台湾的正式军事盟友,美国认为应提供台湾可装载廿千吨(kiloton)当量级战术核弹头的「斗牛士」(Matador)巡弋飞弹,而且也准备使用这些核弹头。

然而,在美国、欧洲、以色列,以及后来的俄罗斯提供技术协助下,中共领袖邓小平得以推动中国的军备重整,到了一九九五年,邓小平的继任者江泽民开始紧盯台湾,在一九九五年和九六年发射「东风-15」和「东风-11」飞弹恫吓台湾选民。

接着在一九九九年,已经强大许多的中国空军开始进逼台湾海峡中线,实际控制了台海半部。到了胡锦涛统治下的二○○○年代,这种空中侵扰愈来愈频繁。

当前的中共领袖习近平藉由在台湾周边进行实战化演练,推动中国空军和海军的新一波现代化,约从二○一五年开始,可携带核弹的「轰-6K」轰炸机开始在台湾周边出现,现在则是几乎每天都出动战斗机和情报支援机群骚扰台湾,而且已经持续三年之久。

中俄联合战略巡航 核武恫吓

二○二○年五月,这种恫吓行径在两个层面上进一步升级。中国海军航空母舰「辽宁号」首次率领完整的航舰战斗群出现在台湾东部海域,与侵扰台湾南部和东部的大批战机编队协同演练。

然后在今年五月廿四日,中国空军四架「轰-6K」轰炸机和俄罗斯空军两架「Tu-95MS」轰炸机,编队执行第四次中俄轰炸机联合战略巡航。

辽宁号航舰战斗群先是通过日本海,然后开往西太平洋海域演训,这再次表明俄罗斯将支持中共侵略台湾,而且可能与解放军联合发动核武攻击,对抗美国和其他可能协防台湾的国家。

到目前为止,中共和解放军还没有向应对解放军恫吓演习的台湾军机开火,也没有击落频繁出动监控解放军侵扰日本、台湾,甚至南海空域的日本、美国和其他盟国的飞机。但在五月廿六日,解放军以实际行动展示它可能越界,当时在南海的国际空域,一架中国空军的「歼-16」攻击战斗机拦截一架皇家澳洲空军的P-8A反潜巡逻机,在急遽逼近掠过P-8A机鼻之际,还释放束状的铝箔干扰丝(chaff flares)。

这些铝箔干扰丝可以制造出含有金属微粒的小型碎片,它们的密度可能足以损坏澳洲巡逻机的引擎,如果这种损坏发生在中国在西沙群岛或南沙群岛的新建基地附近,远离菲律宾或马来西亚的备降机场,这架P-8A巡逻机就可能迫降在中国的新建基地,遭到扣押并大肆搜刮情报。

中国两场军事行动 已经获胜

中国将持续突破其胁迫性演习的尺度,甚至开始「猎杀」(killing)台湾、美国、日本或澳洲的飞机,充分证明中国在亚洲的两场长期军事行动已侥幸获胜。

首先,在几乎没有遭遇实质抗拒的情况下,中国从一九七○年代中期开始,逐步侵占南海各个岛礁,并于二○○○年代后期在南沙群岛快速辟建新的大型防空、反舰飞弹基地,成功地霸凌东南亚国家和美国。

第二,自二○一○年代初期以来,中国已经转移足够多的飞弹相关技术,协助北韩成为一个核飞弹国家,却没有受到任何制裁或惩罚。

除了台湾空军和日本航空自卫队的战机愈来愈频繁地升空拦截解放军飞机,日本最近出动小型航空母舰监控较大的中国海军航空母舰,美国也已经开始对中国不断升级的恫吓做出巧妙的军事回应。

这包括美国海军的常态性巡逻演习,有时是为了回应中国海军的演训,以及美国军机的大量巡逻任务。五角大厦并未「张扬」这些行动,或许是为了避免国内出现恐慌。

然而,我们现在有必要开始向解放军证明,其侵扰行动将导致中国海军舰艇和中国空军飞机的惨重损失。

这么做的必要性在于可以阻止中共开始将不定期猎杀纳入其骚扰行动的一环,也可以阻止它决定发动入侵台湾这类的重大攻击计画。

解放军很早以前就开始模拟日本和美国在亚洲的固定基地,做为测试长程飞弹精准度的标靶,而且已经开发出移动目标平台,演练以反舰弹道飞弹攻击美国海军的航空母舰,现在我们也应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由于解放军将主要依靠大型「民用」滚装(RORO)渡轮、民航货机与客机来运送大量兵力、装甲车和占领部队到台湾,美国、日本和台湾应该建造这些渡轮的大型塑料模型,当它们被反舰飞弹击中时,爆炸的场面将会十分壮观。

同样地,台湾也可以简便地建造代表中国不同类型军机的大型精准看板,做为配备防空火炮,甚至红隼肩射火箭弹的台湾海军陆战队、陆军、警察和后备军人的练习标靶。

反恫吓训练 美日台要行动

另外一个反制中共恫吓的果断对策,则是将美韩联合演习扩大到接近廿万人的规模,就像一九八○年代的「团队精神」(Team Spirit)演习一样。

此外,日本和美国也可以发动一系列大规模的两栖和空降部队攻击演习,以保卫或夺回琉球岛链(Ryukyu Island Chain)上人烟稀少的岛屿,特别是一些靠近台湾的小岛。

中共和解放军正在利用其恫吓与胁迫行动,协助演练未来可能针对台湾、日本、南韩、菲律宾、澳洲、印度和美国发动的真实战争。

美国及其盟友和台湾现在应该展开反恫吓训练,以不断扩大的动力学效应(kinetic effects)向中共证明,它会输掉它发动的任何战争。

(作者费学礼 / Richard D. Fisher, Jr.为美国智库「国际评估与战略中心」资深研究员。国际新闻中心陈泓达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