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向对抗逻辑 中国与西方大脱钩

0

周一(6月20日),法国各大日报无不以总统马克龙未能取得国会绝对多数,在左翼极左翼联盟和极右势力虎视眈眈下,未来五年他将如何治理分裂的法国来开局。有关中国的报道,观点杂志发表一篇由Nicolas Baverez 署名的社论《中国:大脱钩》。

今秋中共20 大上,习近平将开始国家主席的第三个任期,虽与邓小平为避免滥用终身职权而制定的原则决裂,但习近平承诺他将解开扼杀中国经济和社会的绞索。

以“清零”抗疫目标之名,把3.5 亿的中国人禁足在家中的严厉封控正在逐步解除。导致房地产崩盘的银行信贷条件开始松绑,并启动了一项新的基础设施计划。曾遭监管机构整肃的科技行业也重新受到当局青睐,例如滴滴出行等公司的应用程序恢复上架。

此次放宽的目的是恢复动能——目前来看2022 年经济增长不会超过 4%,远低于 5.5% 的目标——在年轻毕业生遇到越来越大的困难时,支持就业,以及化解新冠疫情期间因加强人口控制而造成的社会紧张局势。

内在问题和外在压力

文章续道,中国的困难确实不断地积累。在 14.1 亿人口中,出生人数从 2019 年起不断下降。通过封锁和边境关闭的“清零”政策削弱了生产、供应链和消费,4 月份这些消费下降了 11%。占 GDP 30% 的房地产崩盘继续导致房屋销售下降 42%。中国以工业出口为基础的发展模式,受到全球化退潮、安全和生态转型需求搬迁的挑战。乌克兰战争又加剧能源和粮食危机及全球运输持续混乱,欧洲━中国为解通胀威胁的的关键市场━亦因此被削弱。

除内部问题外,中国对外的紧张也在升高。遏制中共威权政府的扩张野心,是美国两大党政治立场趋同的唯一因素。因此,拜登总统会在解放军攻台问题上做出表态,这导致北京回应“如果有人敢于将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将不惜一战”。新冠疫情也彻底打消了欧洲对中国政权性质和做法的幻想。另外,在亚太地区,北京企图确立其统治地位的愿望越来越强烈,促进印度、日本和澳大利亚在四方安全对话(Quad)中决定增强军备。最后,参与北京主导的新丝绸之路的新兴国家,仿效中国模式后,却尝到过度负债的恶果,斯里兰卡的悲剧性内爆就是例证。

文章接着指出,2022 年 2 月 4 日,习近平宣布无条件支持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更强化了前述的这些警讯。中俄间的“友谊无限”协议组成了威权帝国反对民主国家的神圣联盟。日后,中国便可从中获取控制俄罗斯的西方资产和自然资源的好处。

对抗的逻辑

习近平无疑将在 20 大期间巩固他的权力,一旦他通过以反腐败斗争的名义进行的清洗、控制政治职务,以及在党国一体、党军不分的情况下进行统治。他还享有被民族主义宣传烧得白热化的舆论支持,甚至,从俄罗斯到伊朗和委内瑞拉、再到中东和非洲的独裁政权的支持。

所以说,北京暂时放宽的举措其实是出于战术原因,以维护习近平其建立在寻求战略自主权和建立广阔的帝国影响力基础上的中国战略路线。换言之,北京已经转向对抗的逻辑,并正在积极准备通过与西方脱钩来应对类似针对俄罗斯的制裁。

一系列的脱钩

在经济与能源、原材料和食品供应的保障上,中国展开脱钩,特别是大量储存小麦。技术脱钩,以实现降低对半导体依赖的愿景。在多边机制外,与在亚洲和非洲、中东或拉丁美洲的国家建立自贸区,进行商业脱钩。货币和金融领域脱钩,架构独立于美元、机构、平台和美国市场的交易系统。与美国日益公开竞争的战略脱钩,同南方组成战线以创建后西方的世界秩序,军队的强制现代化……

文章总结说,我们已经不是 1972 年了。以全球化为基础崛起的中国现在是经济和全球地缘政治不稳定和不安全的根源。中国内部的困顿,比如说意识形态固化,只会加强中国的民族主义和帝国野心。

原则上,中美缓和对两国都有利;事实上,这种可能性很小。脱钩的逻辑盛行,加剧了对抗的风险。

作者:夏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