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下套 失踪的400亿存款大概率拿不回来了

0

天钧政经评论分析文章:4月19日,一家深圳的银行服务商–君正智达(深圳)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向官方提交了一份紧急报告称,4家河南村镇银行出现大面积投诉、发生严重挤兑。

中共下套 失踪的400亿存款大概率拿不回来了

与此同时,海内外社交媒体上开始不断出现河南几家村镇银行无法存款的文章、图片和视频,线上存的,柜台取不了,外地储户的存款,也都取不了。此次事件影响很大,涉及400亿元人民币存款、接近百万人的储户。

事件发生至今已经过了2个月,从最新情况来看,储户的存款大概率是拿不回来了。
6月20日,河南4家村镇银行发布了相同公告,内容为从即日起开展线上客户资金信息登记工作。

点击该公告后,即进入了客户信息登记表页面。公告中的重要信息是用词存在重大的问题:登记页面写的是“客户”而不是“储户”、“资金”而不是“存款”、“收益”而不是“利息”。

登记表最下方还有“填报人承诺:本人承诺以上所填内容完全属实,如有虚假,本人愿意承担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

我们可以看一下村镇银行的性质:村镇银行是指经中国银行保险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银保监会)依据有关法律、法规批准,由境内外金融机构、境内非金融机构企业法人、境内自然人出资,在农村地区设立的主要为当地农民、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提供金融服务的银行业金融机构。中国官方2007年1月规定,“村镇银行最大股东或惟一股东必须是银行业金融机构”,“最大银行业金融机构股东持股比例不得低于村镇银行股本总额的20%”。

村镇银行已经明确为银行业金融机构,中国《商业银行法》第二章第十一条规定,未经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从事吸收公众存款等商业银行业务,任何单位不得在名称使用“银行”字样。

也就是说,村镇银行是官方监管之下、开展吸收公众存款业务的正规银行。明明这些村镇银行什么数据都有,却用一些改变措辞的公告和登记表来混淆概念,推卸责任。

有人说,中国有存款保险制度来兜底。是的,涉事村镇银行均投保了存款保险,如储户在涉事村镇银行存款低于50万元,且涉事村镇银行出现“被接管”或“破产”的情形,则可请求存款保险基金管理机构全额进行偿付;如储户在涉事村镇银行存款超过50万元,则超出部分将根据银行破产清算的结果按比例获得赔偿。

可问题是,本来是储户的人成为村镇银行了客户怎么办?例如,被移花接木称是购买了理财产品,那就超出存款保险制度保障范围。

6月18日,河南银保监局、河南省地方金融监管局有关负责人表示,禹州新民生等村镇银行线上交易系统被河南新财富集团操控和利用的犯罪事实已初步查明,相关资金情况正在排查。

6月18日,河南许昌市公安局发布通报,表示对河南新财富集团涉嫌重大犯罪立案侦查,初步查明自2011年以来,以该公司实际控股人吕某为首的犯罪团伙涉嫌利用村镇银行实施系列严重犯罪。

通报中的吕某本名是吕奕,国籍是塞浦路斯。目前,吕奕已经在国外。

从上面的信息来看,一个圈套渐渐成形,即把近百万储户变成金融诈骗、非法集资的参与者。

接下来,案子由警方负责处理,案件主谋成为河南新财富集团。而监管部门可以甩手不管,村镇银行也就此脱身。

《尘埃终落定 中国百万金融难民未得一丝生路》,这是我们天钧政经在去年2月发布的分析文章,受害者的处境和现在的储户极其相似。

近几年官方提出金融创新,随后各类金融新业务出现,监管的缺失造成百万计的金融难民。纵观中国现代金融历史,总是沿着“危机-管制-金融抑制-放松管制-过度创新-新的危机”的路径发展。

2021年5月1日起施行的《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条例》第二十五条规定,因参与非法集资受到的损失,由集资参与人自行承担。

官方规定,在警方侦办、法院受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案件的过程中,地方政府只负责组织协调工作,而不能采取财政拨款的方式弥补非法集资造成的损失。参与者的利益不受法律保护,经法院执行,集资者仍不能清退集资款的,应由参与人自行承担损失,而不能要求有关部门代偿。

如果说储户相信能讨要个说法,那么防疫用的健康码直接显示红码,让这些人出不了车站,到不了银行,想讨说法?没门。谁能操纵健康码,是已经注销的河南新财富集团吗?答案已经不言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