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村镇银行案涉数十万人 受害者叙述细节

0
4

从2022年5月18日到21日,受害储户接连到郑州省政府和银保监局维权,要求河南村镇银行还钱。(受访者提供)

河南多家村镇银行爆雷事件从4月18日至今已过去60多天,期间数十万储户每天都在焦虑和绝望中度过,有人因此急火攻心,结果一只眼睛几近失明,有人因财政困难放弃治疗病危的母亲,有人此前已遭遇P2P爆雷,如今经历“二度伤害”……不少家庭陷入了绝境。

60万取不出来 急火攻心下女子一只眼睛几近失明

《凤凰周刊》与百家号联合出品的“凤凰Times”官方账号6月17日报导,这次河南、安徽6间村镇银行爆雷涉及的人数多达40万,资金高达近400亿元(人民币,下同)。

4月18日,张星星发现6间河南、安徽村镇银行相继无法提款后开始寝食难安,她的左眼在5月中旬突然看不见了。她以前视力是1.5,现在左眼只有0.25。医院检查,她是眼底静脉血栓出血造成的继发型的黄斑水肿,出血的诱因是高血压。“医生说我是有了着急的事了,一下子急火攻心,发生了小血管梗阻。”

张星星今年50岁,2020年在两家村镇银行共存入了60万元,这是她在太原棚户区的房屋被拆迁后拿到的赔偿款,这笔钱是她和儿子的全部生活支撑。在此之前,张星星得了二十多年红斑狼疮,一直不能工作。

事件发生以来,张星星每天什么也不做,一天发十几条微博。这些取不出钱的人们互称“难友”。“难友”聚集的QQ和微信群组里,每天都有人呼吁大家“转、赞、评论”。他们希望此事得到传媒、大众和官方的关注,更希望事情上热搜。

“我一天除了吃饭睡觉,就都耗在这个事情上。”她说,“因为我这不是理财。要是理财,我认赔。但这是银行存款,我怎么能认呢?投资的法人能跟我耍流氓,银行能跟我耍流氓吗?我不甘心。”每天,张星星都要靠安眠药入睡。过了一段时间,安眠药也不起作用了,“头发一把一把地掉”。

她的儿子即将上大学,她每月还有1400元的房租、数千元的医药费。这两个月,她只能频频向亲属借钱。

许多“难友”主张去河南当面维权。但张星星不敢去,“我怕我还没到河南就死在路上。我孩子这么小,我死了不要紧,我要是瘫了呢?”

男子奋斗20年攒的4000万全没了 精神支撑坍塌

叶峰是浙江温州的建筑商人,47岁。他从十几岁开始就在市场上打拼,白手起家。四十多岁时,他攒下近4000万的现金。为了保住自己辛苦挣来的钱,叶峰坚持一点:钱只存银行。

2020年,经朋友介绍,叶峰注意到河南的村镇银行,第一次就存入了2000万。2021年10月,业务员还发来了河南银保监部门关于“发起行兜底保障”的文件。他说,“这文件,把我的胆子搞大起来了。”之后,叶峰又存入三笔钱。

事发前,他在柘城黄淮、上蔡惠民、开封新东方三间村镇银行分别存入了1300多万,合计近4000万元。

一位福建储户表示,此次村镇银行的受害储户中,福建、浙江有不少是百万、千万级的储蓄量。他们利率可能达到10%以上。

失去了这4000万,叶峰意识到,他前半生的精神支撑倒塌了。加入许多难友群组后,叶峰发现,许多此次受损失的“80后”、“90后”的钱,都是继承了父母的资产,“但我们这代人,基本都是自己辛辛苦苦一辈子打拼挣来的”。

60天来,叶峰瘦了十多公斤。有一天,叶峰的妻子看到,他瘫倒在客厅的地板上,默默流泪,“这么多年,我就没看他哭过”。

4月18日至今,河南政府与中共银监部门一直没有建立与四十多万储户的沟通机制。储户们心急如焚。“一声不吭,不发布公告,不给个说法,这是最让我们痛苦和难受的。”叶峰说。

曾遭遇P2P爆雷 90后再次掉进“坑”里

在这次村镇银行爆雷以前,李玲想不到自己会又一次掉进“坑”里。

她不到30岁,是个单亲妈妈。儿子出生后,她就开始拚命攒钱留给孩子。

李玲打了四份工,攒下35万。2020年,她通过微信小程式把钱存入了(河南驻马店市)上蔡惠民村镇银行。

李玲也买过理财产品。2018年P2P爆雷的时候,她的5万元“蒸发”了。这次村镇银行的爆雷,她怎么也无法接受。“这是国家银行,这是银行存款,写了50万存款保护,我才存进去的。”

她想去给自己、给孩子讨说法,但她不知道找谁去讨。李玲说,“我省吃俭用那么多年,只想少些辛酸,可是莫名其妙又回去了。你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吗?”

因为受不了打击,李玲病倒了。但她没钱可以买药。

女子每月薪水2000多 事发后放弃病危母

徐丽萍也是单亲妈妈,在安徽宿州一间超市上班,每天要做些搬运的重活,每月工资2000多元。

今年4月27日,她72岁的母亲身体不适。母亲在六七年前患了膀胱肿瘤、宫颈肿癌,但手术后,病情控制得一直不错。徐丽萍担心母亲复发,打算送她住院,但已取不出银行里的钱了。此时她仍不知道河南、安徽的6间村镇银行从4月18日开始就已经不能提款。

取不出钱,她就让母亲在家里休息了几天。此后看到新闻,加入难友群组,她才发现银行真的出问题了,“当时一下就懵了,跟做梦一样:怎么可能?”

5月2日,母亲上厕所时摔伤了头部,徐丽萍匆匆把母亲送进医院。入院后,母亲的诊断书上多了一项“尿毒症”。医生说,这是肿瘤扩散引起的。徐丽萍这下更慌了。

离婚后的十几年里,徐丽萍一个人供女儿上学,赡养母亲。

2020年6月和10月,她通过一款金融App“挖财宝”,分别在河南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上蔡惠民村镇银行陆续存入了23万多,那是她省吃俭用的积蓄。

5月2日之后的一个多月,徐丽萍没法工作,每天在医院陪母亲。她自己也有风湿病,这次陪护母亲的过程中,她顺便看了看医生,查出甲状腺结节三类。但她不敢治疗。

母亲病情加重,多次透析后日渐垂危,徐丽萍借了4万多块钱。6月4日,72岁的母亲去世了。医院死亡记录的结尾写着,患者(家属)拒绝进一步治疗,拒绝进一步抢救措施……

当时她借不到钱,绝望了,“也不想让母亲多受痛苦”。

“是我放弃治疗的。很愧疚。我对不起妈妈。”徐丽萍哭了,“我实在没有办法。”

事情还没完,宿州禁止土葬,所有逝者要统一安葬在公墓区。但买一个墓地又要花四五万元。60天过去,村镇银行的钱,依然没有丝毫消息。母亲的骨灰只能一直放在殡仪馆。

上述报导近日在社交平台上引起关注。6月20日,“头条新闻”微博转发该文后,截止20日下午,有近34万人次转发、点赞,参与评论的网友近万人。

网友议论纷纷,“这个案子才是真正会危害到老人、小孩,并且后续会有严重的后遗症。”“看到里面每一个人的遭遇都看到了自己。”“抢银行不如开银行,原来银行真的能赖账!并且可以赖账以后注销,全身而退!”“银行必须先行兑付储户存款,这是必须的!存款取款自由在哪里?”

“银监局有重大监管责任,监管10年未发现问题,股东老赖组成,你们不可能查不到!有猫腻还是懒政,你们心里清楚。存款保险条例和先进金融的牌子是你们给出事银行发的。如果这次不按存款保险兑现,其它银行的储户也应该担心,经济下行的状态下,银行无法收回的烂账,银行可以找理由让储户承担损失了!”

据中共银保监会官网显示,此次涉事的6家河南和安徽村镇银行都取得了金融许可证编号。

两个多月了,河南、安徽多家村镇银行储户的钱无法取出来。很多声音质疑:储户的钱这样凭空“消失”了吗?储户的钱怎么办?

对大陆普通人来说,很常见的理财方式就是银行存款。不管是大银行还是村镇银行,都是国家的银行,中共法律都要求存款自由,取款自主,存款有利息。但是,近期河南、安徽几家村镇银行无法取款的问题引发了市场关注,原来把钱存在银行也不一定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