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国公司对中国的信任危机

0

法国立法选举尘埃落定,新政治版图正在形成。周二法国各全国性报纸头版无一例外、继续聚焦总统马克龙在其阵营选举失利后陷入的政治困境,他将如何寻求结盟以保证在国民议会的几乎不可能的绝对多数。马卡龙今明两天将邀请有望在议会中形成党团的政治力量前往总统会谈谈,但无论是被认为最有可能的右翼共和党(LR)还是部分左翼政党,都不会轻易送他送这一大礼。在选举结束的翌日,爱丽舍宫大门紧闭,而亟待回答的问题很多:即将进行的内阁改组时间及范围?总理博尔内是否留任?以及已被推迟的国家重建委员会(CNR)项目的启动等等。

中国-俄罗斯: 不同的时间表

有关中国,《费加罗报》观点版刊载一篇法国记者、地缘政治学者雷诺 吉拉德(Renaud Girard)的文章,从普京与习近平6月15日进行的电话长谈内容及回避的议题,分析中俄关系的现状。指出50年前的敌人今成朋友,但各自怀揣不同的目标和时间表。就此次会谈,中国官方新华社说两位领导人称赞自今年年初以来,在被称为 “动荡 “的国际环境中,两国的政经关系继续取得的进展。但对于这一”动荡”没有提及乌克兰战争,仿佛是乱从天降。文章回顾中俄贸易一年来不可否认的发展:中国对俄石油天然气进口增加超过55%。6月初中俄开通第一座长1300米,宽15米的高速公路大桥。中国已取代欧洲成为俄罗斯主要的制成品供应国。文章说,1969年中俄边界事件曾导致数百人死亡。今天,两国正不断增加海陆联合军演数量,以此提醒美国其掌控太平洋的时日不会太久。两国一致认为,美国在该地区是不受欢迎的入侵者,他们也同样不能容忍美国以人权为由干涉其内政。因此双方决定互为帮衬。中国没有在联合国谴责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而在此次电话交谈中,普京重申俄罗斯反对一切对中国内政、包括新疆、香港和台湾等议题的干预。作者认为,尽管中俄针对西方做出这一外交战略调整,但并不意味着两国议程相同。事实上他们各有目标和时间表。

首先是普京对乌克兰决定玩一个长期游戏,因为他认为西方无法做到长时间援乌。因此俄军在顿巴斯的行动缓慢但扎实推进,预计到年底俄军将很可能征服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整个州,同时普京还将巩固对赫尔松市及具有超大型核电站的扎波里耶的控制,他会等到乌克兰和西方厌倦了战争之后才提出和谈。 而中国则有完全不同的议程。习近平希望乌战尽快结束,这在声明中被提及,习不希望乌战影响到今年11月即将举行的中共二十大,乌克兰人的抵抗对台湾提供榜样,习近平希望人们淡忘它。其次是中国领导人和西方一样担心战争造成的经济放缓,为确保中国工厂的运营,北京需要西方消费不会下降。作者最后提到,在美国的眼中,普京和习近平是 “两个怀揣不同梦想的坏家伙”。这是一个复杂的情况,也是美国还未找到其应对方法的原因。

跨国公司对中国的信任危机

此外,经济性报纸《回声报》刊载一篇题为“跨国公司对中国的信任危机”的分析文章,聚焦对上海的野蛮封禁令商贸界感到震惊。中国的清零防疫政策、乌克兰战争以及中美紧张关系等因素正推动他们重新评估 “中国风险”。

文章说,之前一直对上海赞誉有加的企业商贸界对疫情下上海受到的突然和残酷的严格封禁震惊不已,封禁以及中国清零政策带来的更广泛的干扰,意味着巨大的经济成本,习惯了在中国获利丰厚的外国公司已大规模降低了他们的预测:根据中国欧盟商会的数据,截至4月,60%的欧洲子公司已经降低了对2022年的营业目标。任何时候生产都可能被停止,疫情和中国的严格防疫政策成为悬在企业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位在华法国企业家惋惜说,“中国已经变得完全不可预测,”。中国法国工商会的一项调查指,80%的法国子公司表示中国的清零政策正影响其投资战略。76%认为中国形象恶化。

但企业的不安不止于此,地缘政治及中美之间日益激烈的竞争是另一大主要长期因素。报道指贸易战已使跨国公司在中国的事务复杂化。而俄乌战争更突然性的提升了新的风险。试想如果北京武力攻台将可能会导致的后果,恐会比乌战后西方公司纷纷撤离俄罗斯影响更甚。此外,企业考量的还有中国本地竞争者的崛起,监管限制的加剧以及因新疆香港等议题遭西方谴责而导致对华做生意带来的声誉风险等,诸多因素使企业长期重新评估”中国风险”。文章最后也指出,虽然今年对中新投资意愿可能会降低,但这些问题还不足以让跨国公司对中国市场失去兴趣甚至离开,疫情肯定会推动企业寻找替代性供应链,但中国目前仍然是众多外国企业希望征服的巨大市场,其增长前景也仍然远大于其他国家。

作者:林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