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ytto chan:香港究竟曾否是英国的“殖民地”?

0

香港夜景图片来自对华援助新闻

香港在回归的过程中曾经有过三个细节引起争议:一,将英国的法律格言“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写进基本法;二,将特首的年龄规定在四十岁以上;三,承认英国“对香港的殖民统治”,却否认香港曾经是英国的“殖民地”。

以上三点都曾经引起过责疑:

一,既然规定了1997年后香港的法律体制继续沿用英国的普通法制度,就没有必要再单独将一句普通法的格言“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以作为俗语的意义写进基本法,似有画蛇添足之嫌。

二,为什么特首一定要年满“四十岁”?当时查良镛的解释是认为如果有年龄不满四十岁的特首,就会容易沦为傀儡。问题是:难道年满四十岁的特首,就必定不会沦为傀儡?

三,中国政府一向不承认南京条约,因为这是不平等条约。不承认就对了,但是,据说有人对南京条约重新解读,发现清朝并未丢失过香港的主权。

香港岛是割让,九龙半岛也是割让,新界是租借,这是没有争议的。但是,如果说香港岛与九龙半岛的主权“从无丢失过”,那是不是胡说八道呢?首先,既然不承认整个南京条约,为何还要引用其个别条文来说事?其次,既然清朝早就灭亡了,谁又有权代表道光皇帝来重新解读南京条约?须知,南京条约的中方效力来自道光皇帝的批准,你要重新解读南京条约,有没有去问过道光皇帝的意见?现在,即使你像梁美芬那样,将大舜当成是大禹的爸爸,恐怕道光皇帝也已经驳不了你了!

其次,如果现在还要引用南京条约的具体条文来说事,那你自己到底承不承认南京条约?

再者,英国一直都视香港为殖民地,并且通过联合声明,明明白白地将香港的主权与治权都移交给中国。既然如此,香港究竟只是受过英国的“殖民统治”,还是曾经是英国的“殖民地”,还有需要大张旗鼓地争辩吗?这是在玩文字游戏吗?

什么叫做“主权”?一般而言,主权应该包括三大因素,即:对内的行政权,对外的外交权,以及境内的军事自卫权。请问中国在香港地区,历史上曾否失去过这三大权力?什么叫做“恢复行使主权”?如果“从无丢失过”,则谈何“恢复行使”?

中国不承认英国统治香港的合法性,因为不承认不平等条约。香港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故有领土,却在一百多年前被英国以武力侵占了(即包括先后割让的香港岛与九龙半岛,以及租借新界)。英国当年侵占香港,是赤裸裸的侵略,满清朝廷在战败之后,才不得不先后割让香港岛与九龙半岛以及租借新界,丧权辱国。这在逻辑上是非常清楚明白的,完全没有丝毫模糊的地方,绝对不容混淆。

既然香港是被英国武力侵占的,中国当然也有权武力抢夺回来。如果像梁美芬所言那样,“从无丢失过主权”,那是不是说,香港岛与九龙半岛的统治权是被满清朝廷自行遗弃的,随时可以“恢复”,而英国的殖民统治也只是他们去“检回来”的?历史的事实显然并非如此。

只因为香港是在满清的手上被侵占的,签订南京条约的时间是1842年,而中华人民共和国于1949年才成立,所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想收回香港,首先是与英国谈判。

但是,既然香港是被英国武力侵占的,如果我们现在还在声称香港岛与九龙半岛的主权“从无丢失过”,那岂非掩耳盗铃、自欺欺人?正是因为英国的侵略,香港岛与九龙半岛才会被割让,这叫做“城下之盟”,这种现象在中国历史上随处可见,有什么可争议的?

所以,在中国看来,即使香港曾经是英国的“殖民地”,也是非法的。如果是只承认英国“对香港的殖民统治”,那是不是说,这是“合法”的?

什么叫做“殖民地”?维基百科的解释是:

殖民地,旧称植民地,是指由宗主国统治,没有政治、经济、军事和外交方面的独立权力,完全受宗主国控制的非宗主国本土地区。广义的殖民地还包括:虽然拥有行政机关、军队等国家机构,但经济、军事、外交等一方或多方被别国控制的“半殖民地国家”、卫星国和保护国,还有委任统治地、托管地,以及殖民主义国家在这些地区设置的“海外领地”、“附属地”、“海外省”等诸多不同名称的各种非本土行政区。联合国定义的“非自治领土”为前殖民地的遗存。

简言之,由“宗主国”统治的“非本土行政区”,即谓之“殖民地”。既承认香港受过英国的“殖民统治”,也就是承认英国曾为香港的“宗主国”,香港又并非英国的“本土行政区”,那么,为何香港在回归前不是英国的“殖民地”?

在百度百科中,也有一个“英国殖民地(British Colonies)”的条目。这个条目如此特别申明“殖民地”的定义:

如果一个殖民地被列为“海外领地”或“海外省”,但其居民因肤色、种族、信仰等原因不能享有与宗主国公民完全平等的政治权利,则该地区仍被作为殖民地看待。

在这个条目的小标题“英国海外殖民地·亚洲”之下,如此介绍香港:

中国香港 1842年鸦片战争胜利后英国取得香港岛;1860年英国又获得九龙半岛;1898年英国与清朝签订租约,将新界置于香港的管理之下,租期99年。 1984年英国同意在新界租期届满后将全香港归还中国,1997年政权顺利转移,香港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

既然对于香港曾经的“殖民地”身份的定义,全世界都没有异议,为何却要在特区标奇立异,难道如今的香港特区连文化也要搞一国两制,以便自外于中华母体吗?

为什么香港需要“二次回归”?因为香港还是实行一国两制,行政权还没有完全回归,中央政府不能在香港收税,也不用香港负担军费,有此三者,香港即非真正的回归。

阻挠香港真正回归的,是香港特有的海盗习性、毒枭社会、码头文化与舞女心态这四大负能量,是海盗富豪、毒枭富豪与作为这两者屏障的黑帮势力。

如果是真正的爱国志士,应该为香港的“一国一制”与真正回归而枕戈待旦、闻鸡起舞才对。

清朝道光帝以前,香港从来都不是英国的领土,但是英国为何能够在香港实行了一百余年的“殖民统治”?英国自认是通过武力征服,而不是什么“国际法”。

世界上并无什么“永远的国际法”。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 “国际法”归根究底都是由人制订的,为何不可更改?这个世界,永远都是以实力说话,只有实力才是永远。如果像梁美芬那样,将大舜当成大禹的爸爸,难道还有什么样的“国际法”能够把你变成“国学大师”吗?

英国在香港回归期间,也曾经发动过对阿根廷的福岛战争,试图以“武力威慑”的方式的逼使中国放弃真正收回香港的意图,即钟士元所谓的“主权换治权”,但最终失败了。

为什么英国最后不得不交还香港?当然不是依据南京条约的规定,而是对中国国力的屈服。或许不能说,是出于对中国武力威慑的屈服英国才自愿交回香港,但显然是出于对中国综合国力的畏惧,英国才会在连钟士元也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不得不交还香港。

如果是我国的固有领土被侵占,当然要引用“国际法”据理力争。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而言,对于一个主权国家而言,所谓的“国际法”并非至高无上的,主权国家自身的宪法与法律才是至高无上的。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主权国家的宪法与法律,与所谓的“国际法”的关系,就是“皮”与“毛”的关系。这一点可不能搞错了。美国入侵伊拉克与阿富汗,依据的并不是什么“国际法”,只要符合美国自己的宪法与法律就行。

随着中国国力的日趋强大,如果有世界上某些“自古以来就不属中国领土”的国家或地区,自愿像克里米亚地区自愿入俄那样地想加入中国,我想,中国也可以慎重地考虑,而不必因为“自古以来就不是中国领土”而断然拒绝。须知,“国际法”可以利用,却不可以让“国际法”捆绑了自己的手脚。这就是国际政治的现实。当然,这样说邓小平会不高兴,但邓小平已经死了,他的政见,例如全国性强制计划生育政策,难道还要“一百年不动摇”吗?

在基本法起草期间,作为第一个被邓小平接见的香港人,查良镛曾经很有政治地位。但是,查良镛并非属于香港传统的“亲中爱国阵营”,他的生父查枢卿是被中共处死的,他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极力鼓动港英政府对港共势力进行镇压,被称为“豺狼镛”。他死的时候,现今因为触犯国安法而系狱黎智英也曾经亲自到场送葬。查良镛在中国香港的政治地位,来自邓小平的欣赏。当然,邓小平对香港的欣赏,不仅仅有查良镛,还有马会、夜总会与黑社会这“三会”。

黎智英公开宣称「为美国而战」,现在因触犯《国安法》而系狱。但是,黎从创办「壹传媒」以来,其在政治立场方面的动机与行为基本上一以贯之。我只是疑惑:在香港的《国安法》制订与实施之前的二十多年来,那些庙堂之上的「肉食者」都能够寝食安和、岁月静好吗?难道在关乎国家安全的大是大非问题上,他们也只能够因人成事吗?

古人说:“公等录录,所谓因人成事者也!”我相信所谓的“爱国”,不应该停留在人云亦云、滥竽充数的阶段,不应该是廖晖、张晓明说你“爱国”你就是“爱国”,而应该有一些起码的客观标准,尤其是像中国香港立法会议员这样的职位,对于中国历史、中华文化更应该有一定程度的认识。梁美芬将大舜当成是大禹的爸爸,无疑令我大开眼界。我在此建议:凡参选立法会议员者,都强制参加中国历史与中华文化的考试,不合格者一律DQ。

“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我想,假如当初在香港回归的过程中,不曾出现过那三个饱受争议的细节,而是一早将《国安法》写进基本法,那该有多好啊!

===================
[附一]《请教梁美芬:可否骂道光皇帝“丧权辱国”? 》

承认香港曾经受英国的“殖民统治”而否认曾为“殖民地”的原因,在于从国际法上消除香港独立的可能性。但是,这种极其渺茫的“可能性”只在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发表以前存在,因为从英国的角度而言,无论香港是否其殖民地,英国已经确定会将香港的主权与治权都移交给中国。而从1997年开始,中国开始在香港实施一国两制,即使中国政府从不否定香港的殖民地身份,香港也绝无独立的可能性。难道现在说一百年前香港是英国的殖民地,联合国就会推动香港独立或自决的公投吗?

所以,香港在被英国统治期间,算不算“殖民地”?这如今已经纯粹成为一个历史问题。黄华在1972年的声明,更主要的是一种政治技术的操作。当时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支持香港独立或自决,自然就不会有谁反对黄华的说法。

对香港主权的合法性,中国的说法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政府的一贯立场是:香港为中国领土,不承认帝国主义强加的三个不平等条约……”

但是,梁美芬却提出了一个奇怪的“从无丢失论”,特别强调:“个主权从来都无丢失过……”,这似乎是一个罕见的论点,究竟什么才叫做“主权丢失”呢?

南京条约生效于1843年6月26日,清朝在1911年灭亡以后,历届中国政府都不承认南京条约。现在梁美芬认为:“中国从来没有丢失过香港的主权。”那么,与此同时,我们现在可不可以骂道光皇帝“丧权辱国”呢?如果说道光皇帝曾经“丧权”,是否等同承认香港的主权曾经“丢失”呢?希望可以请教一下梁美芬。

英国人当年对香港前途的初衷,是钟士元所坚持的“主权换治权”。钟士元当时还准备以英国代表的身份参与中英谈判。在香港回归以后,钟士元当了特区的首任政务司长,执掌香港“治权”,实现了毕生宿愿。我倒觉得,将贰臣钟士元“主权换治权”的曾经的主张写进教科书也很有必要。因为由此可见香港回归的艰辛与曲折。

香港所应该面对的,是真正回归的问题,即将来“一国一制”的落实。须知,一国两制并非真正的回归,一国一制才是真正的回归。

================
[附二]《唐山黑帮手法的凶残有如香港! 》

举世皆知,香港是乱贼之港、禽兽之域、文妖之都、洗黑之城、叛逃之津,五十年来祸害中华之深重,比起历史上的「五胡乱华」有过之而无不及。日前从网络上流传的唐山黑帮袭击数位年轻女士的手法之凶残,深感震惊其邪恶程度竟然俨然如香港。

香港黑帮既为海盗富豪与毒枭富豪之屏障,又为外星蜥蜴之鹰犬,自知实为倭寇遗孽的「假中国人」,故以杀人越货为手段,以毁国灭迹为目标,自居恐怖分子而持续对「非我族类」的中国人发动了半世纪的超限战。当年,陈兽人所指使的陈倭成就曾经指着我的鼻子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不错,「非我族类」正是解码香港黑帮之所以极端邪恶凶残的秘诀。日伪汉奸东游老贼所举荐的姑爷仔白纸扇黄癫狗辈,「贼的资历」最为完备,还曾经当过地下党与CIA的高官,最擅于伪装而且训练有素。此辈狗贼孽种,想必是什么畜牲操了其十八代祖宗的兰花系,才生得出这些猪狗不如的衣冠禽兽。这些狗贼「假中国人」高喊「黄赌毒是人性!」、「男盗女娼光荣!」,只认定其自家的祖宗与子孙,没有一个好人,不是贼就是骗子与婊子,自然视真正的中国人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在中华数千年的历史上,异族之入侵中华者,对待中国人没有谁能比这些港澳新倭寇更加邪恶凶残!
香港有「完贼」黄癫狗、「完贱」向母狗、还有文妖中的「完婊」多才妓、「完骗」清佳兽,百年罪孽所积而生此「四害」,何其不幸乃尔!!!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