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栾城一天主教地下教会堂遭拆除威胁

0

教友在栾城区油通地下忠贞教会堂聚会的情形 董保禄提供

位于河北石家庄市栾城区的天主教油通地下忠贞教会堂,目前正面临着被拆除的危险。有当地宗教局和公安局的人员近日来到当地地下教会主教董保禄家中,要求他和教友必须加入官方的天主教爱国会。

董保禄主教6月20日告诉记者,当地宗教局和公安局的人员近日找到他,要求他加入中国官方的天主教爱国会。他表示,他听到消息说,石家庄方面的官员最近在栾城召开了宗教会议:“开了宗教会议,人家石家庄的领导到我这里了,没有说拆毁。过了两天后,人家宗教局来了,说要取缔我。以前从来也没有说过,这次说必须要加入爱国会。取缔的目的,就是让我们去爱国会。如果要是愿意,就给政府写一个保证书。”

董保禄说,他不敢写保证书,因为这样会导致失去信仰。他对前来找他的宗教局人员表示:“我只好说,你们去拆,让我们自己拆,我们敢吗?这是尊敬天主的地方,人家去拆可以,我们自己不能去拆啊。我们拆是严重的问题,人家拆人家不怕,我们拆我们怕啊。主要是这次,详细的事情人家不说,人家只说体制里,你要服从国家管理、服从爱国会体制。”

被威胁取缔和拆除的栾城区油通地下忠贞教会堂,处在距离石家庄市区二十公里的农村地区,平时有上千名教友聚会读经。这次要求董保禄加入爱国会,并威胁取缔、拆除这一聚会点的人员,来自栾城区宗教局和公安局。董保禄表示,在宗教局的人员找到他之后几天,公安局的人也找到了他。这些人员敢于这样做,是接到了上级的指示:“如果是上边的指示他敢做,不是上边的指示他不敢做。不是石家庄市说的,他敢说?”

记者为此在6月21日致电了石家庄市民族宗教事务局,试图查询相关详情。接线人员表示,她不清楚栾城区发生了什么事,并说道:“要是这个事,你问栾城。”

董保禄表示,目前他正遭受着当局的监控,但他并不感到恐惧:“实话实说,咱也不怕了,怕什么,这么多年我们都是在刀刃上生活。电话不敢在身上带,人家监听。我一出门,人家有摄像头。我们家里的事情,人家看得非常清楚。一来人,人家马上来人了。农村里人家还住着工作组呢,我这里一来人,人家摄像头看到,人家二十四小时监控啊!”

董保禄在2022年6月17日于网上发布的文字,描述了当地宗教局和公安局对他的威胁。(当地教友提供)

董保禄在2022年6月17日于网上发布的文字,描述了当地宗教局和公安局对他的威胁。(当地教友提供)

董保禄于6月17日在网上发布了一段文字,表示“教友必须进入爱国会大堂,神职者必须入爱国会,不入不允许行宗教职务,这就是没有人权,信仰自由,这就是中梵协议的结果。”根据中国和梵蒂冈于2018年签署、在2020年10月延长两年的协议,梵蒂冈要求中国承认教宗对中国主教的最终决定权,梵蒂冈方面则承认中方任命并曾被开除教籍的主教。不过,这一协议的细节并未披露。

董保禄多年来持续在媒体及网上发声,反对中梵协议的签署。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当地教友表示,根据他的了解,董保禄是一名秘密祝圣的主教,有坚定的信仰。他透露了他和董保禄的一段对话:“我问他,(政府)怎么不抓你呢?他说,他倒想进去,人家政府不让进,因为他在国际上多少有点出名了,好多人知道他,怕把他抓进去对中国政府的‘影响不好’。”

董保禄告诉记者,目前当局尚未拆除教堂。根据他的看法,当局不会亲自动手拆除,而是会找人进行拆除。接下来,他将继续向本台透露这一事件的发展情况。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诚旧金山报道    责编:嘉远    网编:洪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