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村:健康码—中国“新时代”的电子镣铐

0

在中国的“新时代”,有一项具有中国特色的重大发明——健康码。特别是最近半年来,健康码得到了广泛应用,做到了家喻户晓、人人皆知、甚至谈码色变的程度。在很多城市的很多小区,居民们被强迫进行频繁的核酸检测,有时一天一测,有时两天一测。人们打着伞(有时防雨有时放晒)去排队,等待时间从半小时到3、4个小时。被捅过嗓子之后,回到家就是焦急地等待,看看什么时候手机上才能变出绿码,简直是寝食难安,有时半夜起来都要看看手机。由于检测量巨大,于是突然涌现出很多检测公司,鱼龙混杂,良莠不齐,经常延误和出错。有的夫妻两个同时去做核酸,一个人健康码变绿了,另一个还是红的,于是打电话到居委会去询问,居委会说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再帮你问问吧。现在不仅进住宅小区需要出示健康码,去医院、去食堂、去商店、坐公交车,甚至上公共厕所都要出示健康码(绿码)。有报道说有的老人不会扫码,就不让进公共厕所,真是天下奇闻。现在在中国,如果没有智能手机和健康码,你就寸步难行。除了自家的门,在外面几乎进每一道门,都需要扫码和出示健康码。

健康码是怎么创建和运作的呢?根据中央的要求,各省、市地方政府委托科技公司开发和运行,所以各省、市对健康码的叫法是不同的。比如,北京叫健康宝,上海叫随申码,天津叫津心办,广东叫粤康码,吉林叫吉祥码,安徽叫安康码,四川叫天府通。这些健康码实际上是一个由政府掌控的公民动态信息库。公民用手机下载并安装本地区的健康码应用软件,输入个人有关信息,在政府的信息库中建立个人的动态信息卡片。这些个人信息卡片中既包括静态信息(如户籍信息、电话号码等),还包括动态信息(如核酸检测结果、疫苗接种情况、近日行踪等),其中很多信息是由相关部门(比如公安局、卫建委、移动通讯公司等)提供的。如果你的手机启用了健康码,相当于有个信息员常驻在你的手机里,随时把你的动态信息报告给政府信息库。你得到的就是它转来的通行证(绿码)或者隔离命令(红码)。

如果你的核酸检测是阴性,近日没接触过阳性病例,也没去过高风险地区,那么健康码系统就会为你生成一个绿码,你读取并显示绿码后就可以作为你的通行证。如果你的核酸检测是阳性,或者与阳性病人有过密切接触,或者去过高风险地区,那么你的健康码就变成红码,警察或者大白志愿者就会找上门来把你带走隔离,或者去医院,或者进方仓。黄码则赋予和阳性病例有过时空交集(又叫时空重合、时空伴随)的人员,这些人存在可能感染的风险。被赋于黄码后,并不需要进行隔离,原则上仍然可以出门,但是出门会受到多方面的限制,不能乘坐汽车、火车、飞机等公共交通工具,不能出入商场、饭店、医院等公共场所。待两次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后,黄码才会转为绿码。如果你没有按照当地政府的要求按时做核酸检测(比如漏做一次),也会变成黄码。黄码的一个最大麻烦是,如果你生病了,进不了医院。即使不生病,别人如果知道你是黄码也会躲着你,因为黄码是嫌疑犯。

什么叫时空交集呢?就是根据手机自动定位,你和新冠确诊病人在同一时间段及同一区域(800米×800米范围内)共处了10分钟以上,你就成了被传染的嫌疑人,于是你的健康码就变成了黄色。比如有一天某人戴着口罩,从北大坐地铁去王府井买东西,在百货大楼和东安市场等处待了两个多小时,又到天安门广场玩了一个小时,然后再坐地铁返回。如果他第二天的核酸检测是阳性,那么可能会有几万人被他殃及,变成黄码。你想想看,在王府井大街和天安门广场,在800米见方的范围内会有多少人。但实际上他可能并没有传染任何人。这种政策其实就是“宁可错杀一千,也不能放过1个坏人”的逻辑思维。有的小区连续两个月都没有1例阳性,却被要求天天做核酸;有的小区只有一、两个人是阳性,却把整个小区的几千人都拉出去隔离,都是这种荒谬的思维方式。

现在除了要求有健康码,还要求有“行程码”——记录最近14天以来到过哪些地方。这是和健康码不同的应用系统,它是在工信部指导下,由中国信通院联合三大运营商推出的,利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移动三家电信企业的通信大数据,为全国16亿手机用户提供行程查询服务。这也需要下载“通信行程卡”小程序,进门时把查询结果展示给门卫看。其实这也是多此一举,有绿码还不行吗?我去商店买东西,你要问我最近14天到过哪里干嘛?据说国务院正在考虑把这两卡合一,以减少检查时的麻烦。

有人说,我不想让政府知道我到哪里去了。为了减少麻烦,我经过高风险地区时把手机关掉不就行了吗?专家告诉说,你躲不掉的!我们的手机在关机之后并不会完全停止运作,而是在内部维持着一定的工作状态,以备不时之需,手机的专属识别码imei号就是在这个时候派上用场的。基站搜索到这个信号,就知道你在哪里了。一位IT技术人员说:只要你身上有一部智能手机,不管有没有网络,有没有电,只要你不把他砸烂,行程码都能知道你去过什么地方,而在这背后就隐藏着很多人所不知道的秘密。有人说,我干脆不带手机总可以了吧?不带手机你哪里都去不了,你出了小区就回不去了!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做手机的奴隶吧! 以前有科幻电影说机器人控制了人类,现在是手机控制了中国人,既控制思想,又控制行动。

有些地方除了健康码和行程码之外,又增加了“地点码”(又叫场所码)。在几乎所有的公共场所(办公楼、商店、医院、公共厕所等)的门口都贴上包含本场所地址信息的二维码,进门和出门都要扫码。你必须向政府报告,几点几分进了哪个超市,几点几分出来的。就连上下公交车和出租车也要扫“地点码”,现在已经做到一车一码了。因为手机定位精度不够高,只能知道你的大概位置,不能确定你到底进到那个场所去了。加上“地点码”之后,你就无处躲藏了。

本来健康码和行程码都是为了对付当前大瘟疫的,可是现在有人发现了它们的新用途——维稳。最近有报道称,河南的村镇银行为了阻止储蓄户找他们讨要存款,把这些客户的健康码都弄红了。内幕究竟如何,据说河南的纪检部门正在调查。大家很想知道,金钱是如何买通权力部门的?以前地方政府为了阻止访民进京告状,派人在车站、码头拦截。现在好象不用那么麻烦了,只要把访民的健康码搞红,他们就哪里也去不成了。

   孟晚舟被扣留在加拿大时,戴上了 “电子脚镣”,行动受到很大的限制,中国人为此愤愤不平。可是如今的中国,人人都“戴上”了健康码和行程码,比电子脚镣又好多少呢?从表面上看,好象大家都接受了、习惯了,实际上内心里都烦透了,谁不喜欢自由呢?谁愿意老被折腾呢?

时空伴随.jpg

1红码+行程码.jpg

孟晚舟的电子脚镣.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