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宝海鲜舫葬身南海 被指暗喻香港失自由

0
HONG KONG, CHINA - JUNE 14: Staff members perform a ritual on board as tugboats tow the Chinese imperial-style Jumbo Floating Restaurant out of a typhoon shelter in Aberdeen on June 14, 2022 in Hong Kong, China. The iconic Jumbo Floating Restaurant in Hong Kong is set to depart the city, amid a lack of funds to maintain the restaurant following months of COVID-19 restrictions. (Photo by 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2022年6月14日,拖船将珍宝海鲜舫(Jumbo Floating Restaurant)拖出香港仔(Aberdeen)避风塘,工作人员在船上举行仪式。这家香港标志性的珍宝海鲜酒家将离开该市。港府执意实施COVID-19(中共病毒)限制之际,该餐厅缺乏维护资金。(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2006年,黎汶洛(Oscar Lai)第一次登上香港的珍宝海鲜舫(Jumbo floating restaurant)时,他才12岁。在近半个世纪的风风光光中,该餐厅曾为英国女王、美国总统及好莱坞明星提供过服务。它一度撑起香港饮食界文化。然而,随着其葬身南海,这一切都已成为历史,就像香港曾经拥有的民主和自由。

27岁的黎汶洛曾与资深活动家黄之锋(Joshua Wong)一起为民主而战。这位前学生活动家为珍宝号不幸翻船哀悼,认为它是当局极端的COVID(中共病毒、冠状病毒)清零政策的又一受害者。

上周,该餐厅的海事执照过期,被拖船拖出香港。居民们蜂拥而至,争先恐后为其拍照留念。然而,仅仅几天后,就传来其翻船的消息。

2022年6月14日,拖船将珍宝海鲜舫(Jumbo Floating Restaurant)拖出香港仔(Aberdeen)避风塘。这家香港标志性的海鲜酒家正在离开该市。港府执意实施COVID-19(中共病毒)限制之际,该餐厅缺乏维护资金,无以为继。(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黎汶洛告诉《金融时报》,这代表香港一个美好时代的结束。

周一(6月21日)晚上,运营商香港仔餐饮企业(Aberdeen Restaurant Enterprises)表示,周末,珍宝号被拖过南中国海(南海),到一个秘密新家。在西沙群岛附近遭遇“不利条件”后翻船。

2022年6月14日,拖船将珍宝海鲜舫(Jumbo Floating Restaurant)拖出香港仔(Aberdeen)避风塘。这家香港标志性的海鲜酒家正在离开该市。港府执意实施COVID-19(中共病毒)限制之际,该餐厅缺乏维护资金,无以为继。(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最终,珍宝海鲜舫沉没。因事发地点水深超过1,000米,因此船只打捞工作将非常困难。

“对许多香港人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其集体记忆的一部分被切断。”黎汶洛告诉《金融时报》,他的父母几十年前就是在珍宝号上举行的婚礼。

2022年6月12日,位于香港岛南面香港仔附近避风塘的珍宝海鲜酒家,部分用木板封住,准备驶出城市。港府执意实施COVID-19(中共病毒)限制之际,该餐厅缺乏维护资金,无以为继。(DANIEL SUEN/AFP via Getty Images)

这是一艘三层楼高的船,曾一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浮动餐厅。1976年,澳门赌场大亨何鸿燊将餐厅大门打开后,这个水上宫殿便以其豪华的帝国风格外墙、绚丽耀眼的霓虹灯、楼梯间的大型委托画作和多彩的中国风格图案以及饭厅里金色的宝座吸引着八方来客,并因此撑起了香港饮食界的文化。

2022年6月12日,位于香港岛南面香港仔附近避风塘的珍宝海鲜酒家,部分用木板封住,准备驶出城市。港府执意实施COVID-19(中共病毒)限制之际,该餐厅缺乏维护资金,无以为继。(DANIEL SUEN/AFP via Getty Images)

珍宝海鲜舫和它的姐妹浮动餐厅太白海鲜舫(Tai Pak,也已关闭),在过去的四十年里为超过3,000万顾客提供过服务。在它的黄金时代,珍宝王国成为许多香港和国际电影取景地,并频频接待来访的名人,包括伊丽莎白二世女王、美国第39任总统吉米‧卡特(Jimmy Carter)和好莱坞影帝汤姆‧克鲁斯(Tom Cruise)等。

2022年6月12日,位于香港岛南面香港仔附近避风塘的珍宝海鲜酒家,部分用木板封住,准备驶出城市。港府执意实施COVID-19(中共病毒)限制之际,该餐厅缺乏维护资金,无以为继。(DANIEL SUEN/AFP via Getty Images)
珍宝沉船暗喻香港失去自由?

然而,香港仔餐饮称,自2013年以来,珍宝王国已录得1亿港元(近1,300万美元)的累计损失。之后,随着港府实施病毒清零政策,游客从这个城市消失,社会疏离规定下本地居民也无法靠前,该餐厅于2020年3月停止运营。

黎汶洛和许多社交媒体用户感叹,在香港公民社会崩溃的情况下,拯救珍宝的努力乏善可陈。由于北京于2020年在香港强行推出实施的全面国家安全法,权利团体的活动家和许多反对派议员要么入狱,要么逃离这个城市。

甚至在珍宝号沉没之前,香港漫画家“阿涂”(Ah To)等便指出,它的消亡象征着在2019年的民主抗议活动后失去政治自由和司法独立后的香港。

2022年6月2日,位于香港岛南部香港仔(Aberdeen)附近避风塘内的珍宝海鲜酒家。这家香港标志性的珍宝海鲜酒家将离开该市。港府执意实施COVID-19(中共病毒)限制之际,该餐厅缺乏维护资金。(DANIEL SUEN/AFP via Getty Images)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拒绝使用公共资金来拯救这家私营企业,称没有必要“强行通过一个不可行的计划”。

香港仔餐饮说,林郑月娥曾推动将珍宝餐厅捐赠给香港非营利的海洋公园计划,也“没有达到预期效果”。该主题公园集团称,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第三方机构来运营珍宝。

此类事件并非首次发生。2008年,地方当局不顾活动人士强烈反对,拆除了位于中区的王后码头。时任发展部长的林郑月娥承诺将在其它地方重新组装码头。但14年后,这话仍未兑现。

40多岁的香港居民菲利斯(Phyllis)说,她“不顾一切”地想办法推动当局拯救珍宝,但她觉得人们向当权者表达意见的方式受到越来越多的限制。

“如果不是香港公民社会崩溃,议员和政客们会更积极推动(拯救珍宝),居民可能会对其命运进行抗议。”她说,“所有这些自由,都消失了。”

对许多人来说,很难不把珍宝号充满耻辱的结局与香港倾覆的民主梦以及香港的命运划上等号。而且,中共执意清零之际,这个城市在几年的政治动荡之后仍在坚持大范围限制,在很大程度上仍然与世界其它地方隔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