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永忠:乌克兰这片缓冲地不应变为火药库

0
Le chef du gouvernement italien Mario Draghi, le chancelier allemand Olaf Scholz, le président ukrainien Volodymyr Zelensky, le président français Emmanuel Macron et le président roumain Iohannis Klaus, autour d'une table au palais présidentiel à Kiev, le 16 juin 2022.

Le chef du gouvernement italien Mario Draghi, le chancelier allemand Olaf Scholz, le président ukrainien Volodymyr Zelensky, le président français Emmanuel Macron et le président roumain Iohannis Klaus, autour d’une table au palais présidentiel à Kiev, le 16 juin 2022. AP – Ludovic Marin
作者:流芳

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的侵略战争已经进入第四个月。在过去的100多天的时间里,战争的态势无时不刻地牵动着世人的心弦。整个局势的发展给欧洲地区安全带来了诸多不确定性。这场战争不仅对乌克兰造成重创,也令俄罗斯军队大伤元气,对全球的冲击也不可小觑。这场战争还将持续多久?将以怎样的形式结束?如何解读西方以及中国在这场战争中的表现?对此,欧洲之声副社长潘永忠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法广:首先请您谈谈,您认为俄乌这场战争还能走多远?

潘永忠:首先,我想说的是这场战争本不应该发生的,德国前总理默克尔在位时数次被她断然摁下战争的火药,过去的几年欧盟国家都可以做到,为什么这次就阻止不了呢?这是不是当下欧盟主要国家领导人的责任?

6月19日,泽连斯基总统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针对记者提问「如台湾遇到武力侵犯,如何应对时?」他有一个耐人寻味的回答:他认为,「今天乌克兰的例子是全世界的例子,没有人会从战争中受益,世界必须采取积极的外交,以防止事态升级,一旦战争爆发就为时已晚。」这不是泽连斯基的「事后诸葛亮」,是他的经验之谈,是乌克兰国家血的教训。

这场战争,对整个世界已造成了严重破坏,首先是乌克兰,超过百日的战争,烽火连天,腥风血雨,残垣断壁,满目疮痍,百姓罹难……。在这场战争中,乌克兰人民最为不幸与悲惨,其次就是欧洲国家,陷入了粮食危机、能源危机、经济通货膨胀……深陷于危机中的欧洲百姓,出于道义与乌克兰人民一起在承受与硬抗。事实摆在面前,欧洲经济要恢复正常,要解决通膨,首先必须结束俄乌战争。

6月14日,教皇方济各明确表达:「这场战争可能是被某种方式挑起的,或者说没能被阻止。」「我反对简单地区分好人和坏人,而不考虑事情的根源和各方利益……。」「如果我们希望这些问题得到解决,就不能忘记问题的根源。」

有个叫托·富勒的英国人说:「经验是训愚之师。从经验中学不到知识的人是大蠢驴。」中国人常说,亡羊补牢,犹未迟也。既然事实摆在眼前,泽连斯基明白了这些道理,教皇方济各也说明:解决问题应从根本上落实。

其实,内中的道理谁都知道,默克尔总理一直在坚持「地缘政治」的「生存空间」概念,保持「乌克兰和平中立地带和桥梁作用」,乌克兰成为「北约」与俄罗斯的最后「生存空间」。其实乌克兰夹在北约和俄罗斯之间一直扮演着缓冲地的重要角色,它不能、也不应该变成火药库。

现在的问题是,无论是美英国家与北约,还是德、法、意等欧盟国家,亦或是当事国的俄乌两国,如何面对错误?如何走下台阶程序?如何落实结束战争的条款?

6月20日,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警告:俄乌战争可能会持续「数月甚至数年」。但他在6月16日的说法:「俄乌实现和平是可能的,但乌克兰可能需要为此付出领土等代价。」是不是暗示乌克兰以土地换和平?这两个说法,其实都是结束战争的策略性表述。我的观点是,战争已走到了这一步,应该是数月内结束。倘若终结不了拖下去,乌克兰会沦陷为巴尔干半岛化,更是不利。

法广:俄罗斯发动对乌战争之初,西方各国就纷纷出台了对俄罗斯的制裁措施,不仅见效甚微,还对各国本身的经济造成了许多不良影响。从目前的国际情势看,您认为,什么样的方式才有可能成为制止冲突行之有效的手段?

潘永忠:先说一个传统概念:自古粮食、能源等,均是支撑人类生存和社会发展不可或缺的基础,历史上的一些侵略战争,掠夺自然资源、能源通常是主要目的之一。

美国是原油、天然气和粮食大国,俄罗斯也一样。美国提出制裁俄罗斯方案,这对美国有利,制裁俄罗斯,等于消灭一个市场竞争对手,带领欧洲英国日本等同盟国组团制裁,称得上是「一箭射群雕」,轻易掠夺了欧洲的能源、粮食市场。

对欧洲国家来说,能源、粮食主要依靠输入与进口,以自己短处与俄罗斯的长处「拼刺刀」,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今天的尴尬和失败的结局。

2月23日,俄乌交战前,美金与卢布兑换率为1:79,但是眼下美金与卢布兑换率为1:56,卢布非但未贬值,反而升值了29%。

对俄罗斯经济制裁,得不偿失。人们看到的是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俄罗斯提出了经济发展朝东的政策,这对欧洲不是好消息。

欧洲的有效方法与对策,就是回到默克尔所说的:「俄罗斯是搬不走的邻居,必须找到共存方式。」

法广:除了对俄罗斯实施制裁以外,西方国家对乌克兰提供了多方的支持。但是随着这场战争成为一场持久消耗战可能性的增加,西方将采取怎样的应对方式?能否长久地坚持下去?

潘永忠:说三点想法:

1、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一个国家使用武力侵犯另一个国家的主权、领土,无论从现代文明来说、从国际法来说、从国家主权,或者人权人道来说,俄罗斯、普京不能被世界人民所接受和支持,从道义上、从感情上,普京遭到世界人民的谴责与批判,这是人心所向。

2、政治家不能混同于百姓,不能感情用事,不能意气用事,必须在事前阻止与遏制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行动,欧盟国家不是做不到,而是没有担当起来;而泽连斯基总统也不是做不到,不够理性,前瞻性不足,倘若战前就有「外交」手段的思维,相信他一定会遏制住这场战争。

3、泽连斯基应该想到:核大国之间不可开战,对哪一方来说,都是自戕行为,是亡无日矣,国将不国,甚至是毁灭世界。大国之间也不会直接开战,即便一方得胜,也将是深度自残、惨绝人寰,未来大国地位难以为继。所以美欧入场参战是没有可能的,拜登总统一开始就表达了这层意思。仅靠美欧国家武器增援,由乌克兰拖死俄罗斯,可战场在乌克兰岂不遭殃?而且是以牺牲乌克兰人民生命作为代价。

所以,现在的状况,乌克兰还能坚持多久?欧洲国家以牺牲国家经济利益作为陪葬,应该也拖不起了,所以各方都应该回到冷静与理性,各方妥协是必然途径。

法广:最后请您谈谈中国在俄乌这场战争中的表现?

潘永忠:1、中国从一开始,就没有强势劝阻俄罗斯停止进兵,抵制与阻止战争爆发不力。中国始终保持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

2、美欧国家制裁俄罗斯的能源,中俄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前签署了未来长期的能源、粮食系列合约,此时中国是坐收渔翁之利,赚的盆满钵满。

3、6月13日,习近平签署了一项命令,为中国军队履行「非战争军事行动」提供法律依据,这些天第三艘航空母舰下水,又是第5次陆基中段反导成功等,中共如此抓紧武备,意欲何为?难道是效仿俄罗斯,对台湾采取「特别军事行动」?中共如此频频的军事表现,令世界人民警惕与反对,按照泽连斯基的经验之谈,世界必须采取积极态度,反对战争,保卫和平,海内外华人都应该站出来,共同保卫民主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