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跃升中国最大原油供应国 但对俄经济援助有限

0
俄罗斯远东城镇纳霍德卡附近的一个石油码头(2017年11月15日)。

华盛顿 —

俄罗斯在5月跃升为中国的最大原油供应国,表明尽管面临西方制裁,莫斯科仍能以折扣价为其石油找到新的买家。然而,来自亚洲的需求无法完全抵消西方买家撤离和经济制裁所带来的损失。

据中国海关总署的数据,中国在5月对俄罗斯原油进口达到842万吨,同比增加55%,使得俄罗斯超过沙特阿拉伯成为中国最大的原油供应国。中国上月进口的俄罗斯液化天然气接近40万吨,同比增加56%。

俄罗斯总统普京周三在金砖国家工商论坛开幕式上发表视频讲话称,今年前三个月,俄罗斯与中国、印度、巴西和南非的贸易额增长了38%,达到450亿美元。他提到,俄罗斯对中国和印度的石油出口正在明显增长。

在乌克兰战争爆发4个多月以来,西方主要国家回避了俄罗斯能源,以增加对俄罗斯入侵行为的经济惩罚。但来自中国和印度的需求正在帮助俄罗斯抵消一部分损失,尽管后者不得不以折扣价出口石油。

能源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的高级副总裁萨德夫(Mukesh Sahdev)告诉美国之音:“更多的原油流向中国和印度,无疑为俄罗斯能源经济提供了重要的缓冲和支持。一个明确的信号是,中国和印度将退出中东、非洲和美国的石油供应。原油市场的重新洗牌将减轻对俄罗斯的影响。”

中国大幅采购俄罗斯能源的举动再次证明,尽管面临与西方国家疏远的风险,中国并不想从与俄罗斯的政治联盟中抽身。

上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俄罗斯总统普京进行了2月底俄军入侵乌克兰后的第二次通话,两位领导人在电话中称赞双边关系取得稳步进展,习近平还重申支持俄罗斯“有关主权和安全的核心利益”。

中国能源进口增加

最近几个月,中国国有炼油巨头中石化和国营的振华石油在内的中国公司增加了对俄罗斯石油的采购,巨大的折扣为中国创造了多元化供应和补充国家战略石油储备的机会。

路透社5月报道称,俄罗斯石油的现货价格比入侵乌克兰前每桶少了近30美元,更便宜的俄罗斯石油在与中东、非洲和美国等主要石油出口地的竞争中获得优势。中国5月从巴西的石油进口量同比下降了19%。

大部分额外的石油还流向了印度。Rystad Energy的数据显示,今年3月至5月,印度购买俄罗斯石油同比增加了六倍;印度已经从几乎不进口俄罗斯石油,到目前超过德国,成为俄罗斯原油的第二大进口国。

在乌克兰战争之前,欧洲占据了俄罗斯原油出口的大约一半,这一份额正被亚洲买家填补。专家表示,取决于新冠清零政策对生产的影响程度,中国有能力购买更多俄罗斯原油。

萨德夫说:“我们的预测显示,在2022年6月至10月期间,中国炼油厂的日产量可能会增加150万至200万桶。随着欧盟逐步完全停止使用俄罗斯的石油,这可能会让俄罗斯转移更多的石油流量。”

来自亚洲的需求扭转了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该国立即出现的能源出口不确定性,凸显了在大多数国家仍然依赖化石燃料之际,惩罚俄罗斯这个石油和天然气出口大国的难度。

虽然俄罗斯石油以大幅折扣的方式出售,但全球能源价格的飙升仍然为俄罗斯带来可观的石油收入。

总部设在芬兰的能源和清洁空气研究中心估计,西方的施压运动导致5月俄罗斯能源出口总量减少15%,但高燃料价格为其在过去4个月带来970亿美元的收入。

另据国际能源署上周在其月度报告中估计,俄罗斯5月的石油出口收入增加了17亿美元,达到200亿美元左右。

中国将继续购买多少俄罗斯石油还有待观察,将俄罗斯的原油改道输送到亚洲需要大规模的基础设施,成本比通过现有管道运输石油到欧洲更高。

芬兰国际事务研究所的国际制裁和能源专家沙吉娜(Maria Shagina)告诉美国之音:“北京和新德里能在多大程度上减轻西方买家带来的损失取决于价格折扣、物流挑战和长期石油需求。”

俄罗斯经济受冲击

不过,到目前为止,中国并没有向俄罗斯提供大规模援助。尽管中国购买了俄罗斯的能源和农产品,但遵守了西方对俄罗斯实施的更具破坏力的金融和技术制裁,因为北京担心受到二级制裁失去进入西方市场的机会。

美国从3月起禁止进口俄罗斯的化石燃料,但没有禁止中国和其他国家购买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美国财政部还允许几个俄罗斯银行进行能源相关的交易直至今年底,主要是考虑到欧洲需要时间来剥离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

沙吉娜说:“中国和俄罗斯仍然可以用美元进行能源交易,因为大多数与能源有关的交易被美国豁免于制裁。”

长期来看,随着西方制裁的升级,俄罗斯与中国的交易空间会受到挤压,莫斯科的经济可能受到更大的冲击。

本月初,欧盟通过了第六套制裁措施,包括将从12月5日起禁止海运进口俄罗斯原油,这一禁令将覆盖俄罗斯出口到欧盟的约90%的石油。欧盟还制定计划,要求在年底前对俄罗斯天然气的需求减少三分之二。

在欧洲减少对俄罗斯能源依赖的情况下,要求制裁俄罗斯第三大银行俄气银行(Gazprombank)的呼声也在不断高涨,该行主要为俄罗斯与外国的能源交易提供服务。乌克兰当局正在督促美国和欧盟将该行踢出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这将增加该行进行跨境交易的成本。

俄罗斯的经济增长已经面临相当严峻的前景,所有的非能源收益都面临崩溃的局面,而且西方的制裁已经使俄罗斯无法借贷。据主要国际组织的预测,俄罗斯的GDP将在今年下降10%左右。

俄罗斯最大银行联邦储蓄银行(Sberbank)的首席执行官格里夫(German Gref)上周在俄罗斯年度国际经济论坛上表示,俄罗斯的经济可能需要十年才能恢复到2021年的水平,因为经济制裁切断了该国一半的贸易。

俄罗斯央行行长纳比乌林娜(Elvira Nabiullina)在同场论坛上呼吁,俄罗斯必须减少对原材料出口的依赖并对经济进行结构性改革。

“我们以折扣价出口,以溢价进口。在这些条件下,当然,在我看来,有必要重新考虑出口的好处,” 乌林娜说。

2022年6月23日 07:27
杰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