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制“云峰飞弹”射程可达北京 军事专家:极具吓阻力

0

资料照:台湾海军一艘驱逐舰在演习中发射一枚SM-2地对空导弹。

台北 —

台湾立法院长游锡堃日前指出,台湾自主研发的中程高空巡航导弹“云峰飞弹”,射程可直达北京,且已进入量产。他此番言论意在警告中国,勿对台轻言动武,但随即引发两岸论战。中国国务院台湾办公室发言人马晓光甚至怒呛,台湾“如果胆敢以卵击石,必将加速灭亡”。针对云峰飞弹的威力,多位军事专家认为,这款射程高达2000公里的导弹,确实可有效攻打中国内地的军事目标,是台湾极具吓阻力的武器。

台湾中山科学研究院(中科院)研发的“云峰飞弹”据悉是台湾军火库中射程最远的巡航导弹系统,开发多年来,台湾军方不管对其实际的研发进度与性能始终高度保密。

但台湾立法院长游锡堃6月12日在一场视频演说中首度透露,他十多年前出任行政院长时就已知晓,云峰飞弹射程“可以打到北京”,而且现在已经进入量产阶段。他强调,台湾不会主动发起攻击,但他呼吁中共在决定武力犯台前要三思,以免“伤敌八百,自损一千”。

不过,游锡堃随后改口称,他主要诉求还是两岸和平,至于云峰飞弹量产的进度,他则是辗转从媒体报道中得知。

国台办痛批游锡堃“狂言呓语”

游锡堃的一席话,随即惹来中国官方与网民的强烈抨击。

中国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在6月15日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痛批游锡堃为台独顽固份子,他还引述中国古训“天欲其亡,必令其狂”,称“台独顽固份子的狂言呓语,再次暴露其丧心病狂的本质。”他还说,台湾“如果胆敢以卵击石,必将加速灭亡。”

中国网民对游锡堃的“飞弹说”,也多所反弹,微博留言充斥着对他相当不客气的冷嘲热讽。有网民留言讽刺:“你那破导弹能飞过台湾海峡就算你赢”,还有网民使出激将法,留言称“建议(台湾)尽快发射(云峰飞弹),以加速统一进程。”

云峰飞弹技术成熟专家:量产进度可信度高

综合台湾媒体的报道,早在1996年台海爆发“飞弹危机”后,台湾就警觉到中程导弹的需求。因此,在时任台湾总统李登辉的指示下,展开研发,但过程波折不断。多位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军事专家表示,台湾中科院研发天弓、雄风等不同谱系的导弹时,已在导弹用发动机、燃料及精准制导等领域取得突破,而且自2018年以来,美国又对台放宽飞弹相关之关键零组件的管制,因此,根据这些进程来研判,游锡堃的说法具有相当的可信度。

根据位于美国华盛顿的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2021年发布的“导弹威胁(Missile Threat)”报告,“云峰飞弹”为一款超音速巡航导弹,且是台湾为数不多,射程可直达中国中部及北方地区的战略资产。该报告称,云峰飞弹的飞行速度为每秒1030公尺,亦即3倍音速,也就是3马赫,一般射程在1200公里左右,但“增程型”的射程则可扩大到2000公里。另外,云峰弹头的有效载荷为225公斤,可携带半穿甲高爆弹药或破片弹。

虽然225公斤炸药的杀伤力有限,但前台湾国防部参谋本部防空飞弹指挥部(飞指部)计划处长周宇平认为,飞弹设计的重量、射程跟威力等参数难免相互排挤,但若能做到精准制导、准确命中目标,其所能携带炸药的多寡并不是那么重要。

台北台湾国防部参谋本部防空飞弹指挥部前计划处长周宇平

台北台湾国防部参谋本部防空飞弹指挥部前计划处长周宇平

周宇平告诉美国之音: “精度越准,相对的,爆炸部(位)就是所谓弹头就不需要那么大。就像美国战斧(飞弹)基本上可以从窗户进去,中长程的未来开发的所有飞弹系统应该都是如此。”

冲压发动机技术突破 “云峰”射程跃升

台湾《上报》去年12月报道称,“云峰一型”飞弹的各项技术成熟后,台湾中科院今年将启动“云峰二型”飞弹的研制工作。两者在外型上的最大差异,是该导弹从发射到加速的“推进加力段”,由原本的4具捆绑式固态火箭,改为单节式推进火箭。当弹体飞行速度到达超音速后,导弹才会与单节式推进火箭进行分离,并启动冲压发动机,以展开巡航。

报道指出,台湾中科院研发的冲压发动机,不仅近年来效能有所提升,且体积也变小,能有更多空间搭载高效益弹头,且导弹发射系统可安装在机动的载台上,而非固定式的,可以有效避开敌方侦测,并提高战场生存性。

台湾发展中长程飞弹的用途、射程和威力,一向是敏感的两岸政治议题,而台制导弹已可攻打中国城市的话题也并不新鲜。

早在90年代,台湾政坛就曾议论纷纷并直指,只要中共动武,台湾就会对上海、香港发射飞弹。尤其随着台制巡航导弹的射程提升,从上海的东方明珠塔,到长江三峡大坝,都曾被舆论锁定为可能的攻击目标。

台湾研发中程导弹发挥吓阻之战略效果

但位于台北的国防安全研究院国防安全与产业研究所所长苏紫云强调,基于国际法与国际规则,台湾研发的长程武器不可能被用来攻击对岸的民生目标。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防资源与产业研究所所长苏紫云。(陈筠摄)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防资源与产业研究所所长苏紫云。(陈筠摄)

他说,台湾研发巡弋飞弹,目的不在发动攻击,而是作为反制武器(Counter Forces),也只会瞄准解放军的机场和雷达站等军事目标,最终希望达到吓阻解放军动武的战略效果。

苏紫云告诉美国之音: “譬如说,你可以威胁到(解放军的)中部战区,更远一点就是可以到北部战区,这些机场或是支援部队就可能会被(台湾的)飞弹打击,这种情况在战略上可以产生一个效果,也就是,打乱中共的整个作战节奏,开创出台湾的战略机遇点。”

不少台湾军事专家分析,未来中共若武力犯台,解放军的“火箭军”将扮演重要角色,除攻打台湾的军事设施和基础建设外,也将在台海周边发射中长程飞弹来执行“反介入、区域拒止”任务,以封锁周边海空域,阻绝美军驰援台湾。

随着中国列装“东风-17”高超音速导弹等新型武器,其射程之远有利于解放军将发射阵地“后退部署”到中国内陆地区,在此前提下,台湾加强“纵深打击”,以确保自身安全就更显迫切。

苏紫云认为,依照中共军用机场等设施的数量来部署,台湾应备妥500枚以上的云峰飞弹。

俄乌战争前车之鉴凸显远程打击重要性

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美国智库“2049计划”研究所资深主任易思安(Ian Easton)以电邮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也表示,台湾量产云峰飞弹的进度,具有相当的可信度。

2049计划研究员易斯安(Ian Easton)

2049计划研究员易斯安(Ian Easton)

易思安指出,台湾拥有攻击北京的武力,代表一旦中共袭台,台湾就有能力反击中国境内重要的军政目标。例如,他说,中国若以导弹袭击台湾总统府,台湾军队就可以瞄准中国的政治中枢所在地“中南海”,来进行反击。解放军若想轰炸台湾的立法院,就得做好准备,北京的“人民大会堂”也可能成为台湾飞弹的标靶。

易思安说,以俄乌战争为鉴,若乌克兰持有足以直接攻击克林姆林宫的导弹,俄罗斯总统普京或许就不敢轻启战端。因此,台湾若拥有射程可达北京的导弹,让中共领导阶层基于自己的安危而有所忌惮,就构成合理而有效的威慑。

易思安说:“台湾完全有权发展长程导弹,这也是台北当局在面对中共日益增加的武力胁迫下,能维系和平的明智抉择之一。”

位于台北的前中科院雄三飞弹项目总工程师张诚则认为,两岸无论是战是和,台湾都须厚植国防科技以作为后盾。他说,俄乌战争带给台湾的重要启示之一就是,善用国防新科技,如无人机等设备,就可以扭转战场模式。

张诚是主导雄风三型导弹研发的总工程师。他指出,早于1970年代,台湾率先仿制以色列的“加百列”飞弹,生产出雄风一型反舰导弹以来,就一直积极研发各种谱系的导弹,包括反舰的“雄风”、地对空导弹“天弓”以及空对空导弹“天剑”等不同系列。

台湾强化“源头打击”自卫战力

他说,以当年的国际局势,台湾取得导弹相关的技术及零部件十分困难,就连精准制导性能所需的陀螺仪都需要自行研发,从机械、电子到光学陀螺仪,一步步发展起,但也正是前期各类导弹的研发经验,台湾才积累出开发云峰飞弹所需的技术。

台北前中科院雄三飞弹总工程师张诚

台北前中科院雄三飞弹总工程师张诚

张诚告诉美国之音:“探空计划要用到的火箭推力器,我们可能会用到云峰飞弹上。天弓飞弹所需要用的导航系统,我们可能会用在云峰飞弹上,中科院会成功的原因,就是矩阵式管理运作的成功。”

所谓矩阵式管理,指的是一种组织结构的管理模式。有别于直线式管理,矩阵管理架构下的人员来自不同部门、拥有不同技能、知识和背景,但因某特定的任务而共事,具有灵活和有效的特点。

张诚分析,台湾自主研发中程导弹的另一层意义是,过去经验显示,无论战机或导弹,台湾往往得自主研发到相当阶段,才能争取到美方出售同类型的军武。他说,以目前台湾亟需的“源头打击”战力为例,台湾在自主研发雄二E型巡航导弹及云峰飞弹后,又获得美国军售的海马斯(HIMARS)多管火箭发射系统及64枚射程达300公里的陆军战术飞弹系统(ATACMS)。国产和美制武器发挥加乘效果,让台湾在遇袭时,有能力击溃共军在台湾沿海集结的兵力。

 

2022年6月22日 18:15
文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