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沛:墙内外的邓丽君效应

0

邓丽君在辞世27年后影响力不仅没有消失,而且被中共利用来混淆视听。仅举一例:江苏电视台在澳门全球直播2021年跨入新年的宣传晚会,收视率不仅获得全域第一,而且在大陆35个城市提升3%。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再次用科技让邓丽君亮相,观众以为她与90后的男歌手周深合唱《漫步人生路》﹑《小城故事》等三首歌。其实邓丽君是由邓氏唱法的大陆传承人之一:陈佳配音,也因此在墙内外引发批评。

不仅江苏电视台,大陆媒体都是共产党的宣传工具,不可能报导被拐卖到江苏的女生比如铁链女李莹的遭遇与下落。

被网民曝光的李莹只是匪区女生沦为性奴的冰山一角,在社交媒体与此相关的词语都被共党封杀,但还是有人借用标题「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调查组成立」再次让此话题在墙内登上微博热搜, 截止5月22日早上9点半,该话题总阅读次数高达39.5亿,讨论次数232.6万。这才是大陆真实的民意与民心。所以,李莹堪称剥夺人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形象大使。

共产「统战」术

无论谁,只要进入墙内,都会像大陆居民一样失去民权,但只要不揭露谎言,就可以享有特权。毛匪泽东死后,中共发现可以利用因反共逃到墙外的各族各省人的乡情亲情,于是改变政策,过去因有海外关系而遭受迫害的「黑五类」被允许与亲友联系。八十年代初中共还专门普查有墙外关系的大陆人,每个在大陆有亲友的墙外人都被查出。从此在中华民国的各界要员都会被「统战」,也即成为中共收买利用的对象,不少统战对象因此不知不觉沦为中共的喉舌,比如费翔。 1987年中共让中美混血的费翔在春节宣传晚会上演唱《故乡的云》,以致歌中的故乡从此被偷换,2019年,该歌被选入「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优秀歌曲100首」。幸好邓丽君经得起无孔不入的「统战」考验,并在1990年接受法广中文节目采访时预言中共「对整个世界来讲是一个灾难」。

如果我没有在墙内亲历共产党发动的「批林批孔」等祸国殃民的运动,又有幸在六四屠杀前到也因马列匪帮被一分为二的德国留学,我也难以明白共产党是国际性的邪恶势力。马列子孙,不论国籍与种族,自成一体,共产体系与各国各民族的正邪大战持续至今。

在越来越多的大陆人爱上中华民国时,生长在自由中的政客却无视共党的威胁与中华民国的宪法,为了争权夺利,公开承认匪区为中国。共谍被平反,而保家卫国,抵抗共军的中华民国党政军警宪特却被抹黑成白色恐怖的制造者。蒋中正为捍卫自由,指示把背信弃义渗透国军的共谍徐会之(1900-1951)改判死刑,何错之有?

多亏以蒋中正为首的中华民国创建者能够以三民主义为本抵抗赤焰焚烧,红潮侵蚀,保住台澎金马免遭红祸,让居民比如邓丽君能自由成长,用歌声与言行承上启下,传播中华文化,展示真善美的人生境界,引领大陆民众在红潮中向往民国,追求自由。

君在匪区

2008年有大陆媒体为了配合中共宣传改革开放,专设「30年中国十大骄子」,因六四屠杀拒回大陆的邓丽君居然榜上有名。大陆媒体被迫为中共掩盖罪行,无法透露邓丽君生长的台湾属于主权在民的中华民国,尽管如此,也不能否认邓丽君的歌声使被中共摧残的心灵恢复人性,让被禁锢的个人情感得以抒解。邓丽君填补了中共在大陆制造的文化真空,被誉为「破冰者」与「青春引路人」,不仅如此,通过邓丽君,大陆人比如我开始了解中华民国的过去与现在。邓丽君支持国军反共防共的电视片「君在前哨」在墙内外传播至今。

邓丽君的忌日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欧洲以纳粹德国的失败而结束的纪念日。德国总统舒尔茨(Olaf Schulz)特别选择在77年后的5月8日,就普京(Vladimir Putin)入侵乌克兰发表电视讲话并终于明确表示:德国不单独行动,加强德国防御能力,支持乌克兰反侵略,但北约不参战。

普京与习近平都生长在被共军变成匪区的国家,从小被灌输马列主义,都加入共产党……现在无论他们如何自我标榜,都已沦为用民族主义的幌子掩盖罪行的赤纳粹,其共性是践踏生命,剥夺自由。

乌克兰军民齐心保家卫国,得道多助,多国都放弃对普京的绥靖政策……这对口口声声要「解决台湾问题」的习近平无异于当头棒喝。

中共从被共产国际在上海成立起,就想消灭中华民国。趁日本投降之际,共谍便进入台湾,企图赤化台湾,并在1947年2月暴动,失败后共谍谢雪红等逃亡大陆,但共产势力从此利用228颠倒黑白,美化共产暴徒,抹黑镇暴国军,大搞红色宣传……当年鼓动中华民国各族各省独立的共党渗透台湾,以致谢雪红在台海两岸都被美化,危及国本,何以卫国?好在台海两岸有诸多共识,其中之一便是邓丽君。

穿墙而入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邓丽君的歌声穿墙而入,冲破共党禁令,俘获大陆民心,引发的社会效应持续至今。

正是邓丽君的歌声有助大陆人克服红色恐怖,引领大陆人拒绝邓小平强加于民的四个坚持(社会主义道路、无产阶级专政、共产党的领导、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甚至促使共军飞行员比如吴荣根冒着生命危险驾机投奔退守台湾的中华民国。

吴荣根属文革一代,他们那一代连听歌跳舞的自由都被剥夺。 1983年,在邓匪小平的指示下,中共发动「可抓可不抓的坚决抓;可判可不判的坚决判;可杀可不杀的坚决杀」的「严打」,在按需惩处刑事犯的同时又制造一批冤魂冤案。有人只因爱听邓丽君的歌,参与家庭舞会,便不幸被打成流氓,还有人被以「流氓罪」枪毙。即使如此,自由的温柔还是无法被掐死,我正是在这一年考上大学,依然无知无畏地唱歌跳舞,享受青春,追求自由。

中共见无法禁止邓丽君,便开始利用她的乡情亲情与人们对她的喜爱。

1984年大陆媒体报导邓丽君的姑母。

1985年就有中共青年报记者把电话打到邓丽君在泰国下榻的酒店,并在报上刊登题为《邓丽君说:真高兴,能有电话从北京来》的宣传报道。

1986年,河北电视台播出《邓丽君故乡行》。

1987年时任天津电视台副台长的徐少英在香港碰到邓丽君,为了播报此消息,这位昔日的囚徒拒绝向中共驻香港的相关负责人交出录像带,最后在天津最高共干李瑞环的支持下播出有邓丽君清唱《小城故事》片段的报导。

1988年4月,中共通过邓丽君大姨妈等亲友邀请她参加对台统战的第四届海峡之声宣传晚会。邓丽君未接受邀请,但此后,有关邓丽君的书籍、唱片、磁带在大陆便随处可见。

1989年5月,被中共渗透的亚洲开发银行首次到北京举办年会,中华民国要员被迫首次前往沦陷区,为此有一百多位记者从台湾涌入北京。他们也见证莘莘学子如何因和平请愿被中共污蔑为「动乱」后自发集结在天安门广场要求与中共对话。然而标榜为人民服务的中共却罔顾民意,调动「中国人民解放军」用坦克辗压和平的民众。

1989年6月4日前大陆人就「不爱老邓,只爱小邓」,六四屠杀更加彰显邓小平的凶残与邓丽君的可敬。大陆各省各族民众在唾弃中共,流亡海外的同时,民国热一浪高过一浪。

邓丽君辞世后,中共央视首次播报艺人死讯,并且播放邓丽君生前演唱的电视画面,从此大陆人便不需要从「敌台」中收听邓丽君,当然听不到邓丽君1991年在金门对大陆同胞的广播,那时邓丽君就知大陆人像李莹一样是共产党的人质。

2001年4月底,一位邓丽君歌迷在其现已被封杀的博客发表《淡淡幽情—— 一张珍贵的唱片》和《1984年,我写信给邓丽君》,引起强烈反响,读者纷纷撰文抒发对邓丽君的思念,邓丽君歌友会在大陆应运而生,遍及各地,即使都得接受中共的监控。

2003年,在邓丽君弟弟的协助下,邓丽君衣冠冢及汉白玉纪念像,在上海文化陵园落成,这是大陆第一个邓丽君纪念场所。上海曾是中国近代音乐摇篮,为躲避红祸,有的上海文艺工作者移居香港,有的追随国民政府迁到台湾,正是邓丽君让不少在上海原创的老歌流传开来。

邓丽君的父亲邓枢来自河北大名邓台村。这位既抗过日也反过共的黄埔军人离开大陆后就从未回去。邓枢的故乡在暴政的摧残下荒凉破败。因为几乎每年都会有君迷慕名前去,尤其是在邓丽君逝世20周年纪念日,有四、五千名君迷前往。

因此,2016年,河北当局耗资8亿把仅有100来户,600多口人的邓台村打造成「丽君小镇」。邓台村被复原到邓枢离家前的民国风貌,同时也复制了邓丽君在台湾的墓地「筠园」。村里不仅修建早已不复存在的邓家祖宅、丽君广场、以邓丽君歌曲为名的咖啡屋、酒吧等,还把村里的街巷命名为台中街、台北街、台南街、台东街等。而多个大陆城市此前就有以邓丽君命名的纪念馆与音乐主题餐厅。

民意代表

邓丽君爱唱的《梅花》被误为中华民国国歌一直被禁,却因此促使好奇的大陆人了解真相后认同中华民国。她爱唱的《中华民国颂》则因中共的禁令被改成《中华民族》而在大陆传唱。不仅民国热与中国风离不开邓丽君,连大陆的摇滚乐都得力于邓丽君才能在马列戈壁开花结果。邓丽君猝逝后,大陆多个摇滚乐团合作发行专辑《告别的摇滚》以示纪念。

邓丽君传播情爱,象征自由,对六四屠杀的幸存者,比如2001年流亡巴黎的张健(1970-2018)而言,邓丽君代表中华民国,毕竟邓丽君从六岁起便开始为国军义演,一生奉行三民主义,热爱中华民国,关心大陆民众,支持大陆民运。

可喜的是越来越多的大陆民众唾弃共产党,在大纪元退党网站发表声明的墙内外大陆人已超过三亿九千万,而上海人在5月22日公开宣布成立上海自救自治委员会,号召不甘为奴的大陆人,各尽所能,群起抗争。

简言之,台湾问题只是共产党制造的一个问题。正是共产党分裂了中华民国,台湾想要独立或要想和平,都必须解体共产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