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通报储户红码事件 诡异漏掉一当事机构

0
4

4月以来,河南多家村镇银行的存款被冻结,无法提供取款服务。储户赶到河南郑州维权 (受访者提供)

河南一些村镇银行爆雷。储户从各地赶往郑州维权。但原本正常的健康码,到河南就被赋红码,在家的储户也被红码;事件不断发酵,郑州出台对红码事件问责通报。外界指,通报漏掉当事人诡异,以党纪代替国法为中共官员开脱罪责。

河南储户红码事件 郑州官方通报出炉

6月22日晚间,中共郑州市纪监委就河南部分村镇银行储户健康码绿码变红码事件发布问责通报称,对郑州市政法委常务副书记等5名“乱作为”官员进行惩处。

根据该通报,郑州市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冯献彬及共青团市委书记张琳琳授意政法委维稳指导处长赵勇、大数据局科员陈冲和郑州大数据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耀环等人擅自把千余名村镇银行储户的健康码由绿码变为红码。

冯献彬是郑州疫情防控指挥部社会管控指导部部长,张琳琳则是副部长。通报称,冯献彬与张琳琳分别负主要和重要领导责任;而陈冲、杨耀环、赵勇等人负直接责任;撤销冯献彬的党政职务,给予张琳琳党内严重警告和政务降级;而对陈冲、杨耀环及赵勇的处分则分别是政务记大过和政务记过。

事情源于4月18日河南禹州新民生村镇、上蔡惠民村镇、拓城黄淮村等镇银行没有任何预警关闭线上提款与转账功能,理由是正在进行系统维护。

财经报导,河南省等多家村镇银行“爆雷”,全国几十万存户权益受损,累计人民币近400亿元。

各地储户在线上提不到钱,陆续赶往河南省会郑州维权。然而一些储户的健康码莫名其妙地变成“红码”,储户们更是持续拉起横幅维权。

官方通报诡异漏掉一当事机构

对此,时事评论员王赫6月23日对大纪元表示,河南村镇银行储户健康码变红码事件,涉事银行是当事人之一。但是郑州当局的问责通报中却只字不提涉事银行,显得诡异。

“如果没有涉事银行提供相关储户个人信息,红码事件不可能发生,但银行竟没受到处理,这很诡异。

“很可能,几家涉事乡镇银行,后面的问题很大,因此,在处理健康码事件中,(当局)就把银行这一头按住不提,不想让社会关注这一点。而‘选择性执法’是中共的惯用套路。”王赫说。

另外,对于冯献彬对红码事件负主要领导责任,时事评论员章天亮教授在其近日的视频节目中分析指出,河南红码事件不但横跨IT、卫生等行业以及相关管理部门,而且还跨地区,如果没有政法系统及河南省委一级的参与,不可能协调那么多的行业。

网易等大陆媒体也报导称,河南一些村镇银行爆雷事件系河南新财富集团操控利用这些银行犯罪所致,已抓获一批犯罪嫌疑人。“该案涉嫌犯罪行为持续时间长、参与人员多、案情十分复杂”等等。

律师:涉红码事件人员触犯了滥用职权罪

根据中共郑州市纪委监委的通告,在被赋红码的1317名村镇银行储户中,有871人并未到过郑州,446人是在进入郑州场所扫码后被赋红码。

中共郑州市纪监委在问责通报中还称,冯献彬等5人擅自赋红码的行为是“是典型乱作为”。

旅美大陆人权律师陈光诚6月23日对大纪元表示,中共这种处理5名涉事人员的做法,是典型的“黑帮的帮规来代替法律”。

他还表示,以维稳为借口,无端的随意改别人的健康码,用来控制他人,这本身就是一种犯罪行为。

“他们的行为实际上触犯了中国刑法当中的滥用职权罪,触犯这个条款就涉及判刑等问题。这要根据具体情节及造成的后果来确定。”陈光诚说。

陈光诚强调,根据中国《刑法》,郑州当局问责的5个人的行为,“造成严重不良社会影响”,应该是犯罪情节特别严重的,至少也要判3年有期徒刑。

中国《刑法》第397条第1款规定,犯滥用职权罪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而“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属于情节特别严重一类。

中共帮规凌驾于法律 为红码涉案人员开脱罪责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在其6月22日的视频节目中也指出,他们的行为性质是犯罪。

他说,他们把一个原本不存在的红码扣到储户头上,就是不折不扣的在伪造健康码,导致这些储户遭受变相拘禁,损失了自己的金钱、合同,甚至耽误了考试机会等等,“这已经构成严重的社会危害性”。

唐靖远还强调,根据冯献彬等人的职务,看不出他们与银行金融系统有任何直接的交集,他们不可能了解储户的银行信息,再加上无缘无故把储户的健康码随意赋红码,“至少涉嫌触犯了妨害传染病防治以及非法获取储户信息进行权钱交易这两方面的违法犯罪行为”。

“当局仅仅给予一点党内处分,用帮规代替国法,实在是有点侮辱大众智商”唐靖远指出。

他认为,冯献彬等人首先应当接受司法调查,也必须接受调查。查清他们这么鞍前马后为爆雷银行擦屁股收拾烂摊子的原因,他们究竟得到了什么好处。

陈光诚也表示,在中共治下的中国,到目前这种状态,司法部门已经不可能调查这5个人了,中共的黑帮帮规凌驾于法律。

“什么事情根据它(中共)黑帮的帮规处理过了,只要它决定不移交司法机关,司法机关就无权介入。党的纪检部门发出了这样一个东西(问责通告),(接下来)跟你国家的司法系统根本没关系。

“而在法律上来讲,检察院就是有这个权利,可以这样做,可是共产党不让这样做,它(检察院)不敢这样做啊。这是一个流氓制度,所以,中国的法律就是形同虚设”陈光诚强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