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说:冯献彬、张琳琳擅自“赋红码”的权力是谁给的?

0
8
 慎说sk 民国地平线 2022-06-23 23:10 Posted on 湖南

Image

6月22日,“清风郑州”发布了关于部分村镇银行储户被赋红码问题调查问责情况的通报。该通报中提到:

经查,郑州市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社会管控指导部部长冯献彬,团市委书记、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社会管控指导部副部长张琳琳,擅自决定对部分村镇银行储户来郑赋红码,安排市委政法委维稳指导处处长赵勇,市大数据局科员、市疫情防控指挥部社会管控指导部健康码管理组组长陈冲,郑州大数据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耀环,对储户在郑扫码人员赋红码。

按照通报的说法,对存款储户“赋红码”仅仅只是郑州市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冯献彬、团市委书记张琳琳的个人行为,是这两个无足轻重的处级干部擅自做主,干了一件让许多中国人感到恐惧的事情。

Image

冯献彬何许人也?竟然如此胆大妄为!从资料来看,冯献彬在仕途上是一个并不得志的庸庸之辈,年过半百的冯献彬早年曾在武警北京总队服役,1992年9月到郑州市公安局,先后在防暴警察支队、巡逻警察支队工作,担任过交通巡逻警察支队一大队副大队长,金水分局党委委员、副局长,金水路分局党委书记、局长等。

2018年12月,冯献彬出任郑州市公安局副局长,负责社会面稳定、重大群体性事件处置工作,分管治安支队、特警支队等。2021年11月,冯献彬担任郑州市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享受副厅级待遇。防疫工作开始后,担任郑州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社会管控指导部部长。

而担任郑州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社会管控指导部副部长的张琳琳更是一个无权无势的女干部,虽然贵为郑州团市委书记,但现在的团干几乎都是边缘化的人物,稍微有点能量的人都不会去这个部门历练,更何况张琳琳是从团市委副书记任上挪过来的。

Image

郑州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是一个临时机构,总指挥应该是书记或市长兼任,对储户“赋红码”,特别是对省外储户“赋红码”,肯定不是郑州市领导的个人行为,最起码都是经过市委班子成员研究并且报请河南省级领导同意批准的,而现在处罚冯献彬、张琳琳,显然是柿子拣软的捏,让这两个官运不佳的人当了背锅侠!

根据公开报道,6月13日,多名在河南村镇银行存款的储户在网络上反映,他们到郑州后健康码变红,随即被有关部门人员带往相关隔离点。中新网曾就此刊文称,2022年4月,河南多家村镇银行被曝无法取款,有当事人称,他们通过度小满、天星金融等第三方机构,存入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商丘柘城黄淮村镇银行等村镇银行的本金和利息至今无法提取。

Image

为了解决取不出钱的问题,一些储户前往郑州,却发现健康码变红,连正常出行也受到影响。6月14日,数位来自河南省外的储户向媒体出示了车票及其红、绿码对比截图,称其乘坐火车到达郑州后扫码出站时因红码被限制出行。

《齐鲁晚报》新媒体梳理称,6月15日,有媒体记者致电河南省行政审批和政务信息管理局,该局工作人员表示,赋码工作并非省里操作,而是属地管理,由各地市赋码。河南省卫健委方面称,从外省抵达河南,赋码工作由河南省大数据管理局负责;在省内流动时,赋码工作由市一级大数据管理局负责,卫健委没有赋码权限。

Image

乱赋红码,不仅是对健康码赋码规则和使用规则的肆意更改,更是法治意识、公民权利淡薄的表现。客观上来讲,能够随意在别人的健康码上动手脚,绝不是小事,不仅给疫情防控带来极大的安全隐患,同时也对他人的生活造成了非常大的困扰。如果不从严从重问责追责,就会产生负面示范效应,引来更多地方领导干部效仿,把赋红码视作维稳利器。

冯献彬、张琳琳擅自“赋红码”的权力是谁给的?毫无疑问是上级领导所给予的,如果仅仅只是处理冯献彬、张琳琳,不揪出幕后操纵者或决策者,真正主导“赋红码”的领导干部就会彼此相安无事,也会更加的有恃无恐,这样侵害公民基本权利的事情还会频频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