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晓康:巨星和巨富也想当救星

0

【按:名气和金钱都是Power,于是跟政客一样,会像春药上瘾。他们不是胡扯,而是有瘾,他们一点都不比政客干净。当「救星」是最高理想,这一点所有西方巨星都跟毛泽东一样,只不过用词不同,如「美国梦」的代言人,「硅谷钢铁侠」等等。这段文字是我2006年记在日记里的,据爱尔兰摇滚乐队U2主唱Bono波诺的「天下一家」有感而发,这些艺人可以把旧戏演四十年不换新鲜的,大众要不成白痴才怪呢,今天又遇瘟疫,盖茨他们这些人对疫苗最感兴趣,就是像当救星。 】

西方的巨富和明星正在成为他们社会的灵魂和良知,政客(总统、首相、议员)被角色限定只能代表国家利益而令人厌恶,常常是越清醒者越冷酷,而””知识分子””已被缘化,其批判、教化、良知的功能也越来越稀释,倒是巨富和明星的私人魅力和金钱实力构成的强势权力,超过国际组织、政府、跨国公司、非政府组织等,引领了一场救赎式的全球慈善文化,其象征性人物,便是成为《时代》周刊2005年度封面人物的盖兹夫妇和波诺,他们的捐献方向是”世界卫生”,耐人寻味地恰与两三个世纪前西方人地理大发现带给”新世界”的病毒、瘟疫、灭种巧合了——他们要改善穷国的免疫率。

盖茨夫妇基金会捐款2.87亿美元,帮助十九个国家的研究人员加快对爱滋病疫苗的研究,这些拨款将于未来五年中分到全球十六个科学小组手中,他们希望这笔研究资金能够改变目前各研究小组各自研制疫苗的现状,实现大范围的合作,尽快找出破解爱滋病的方法。基金会还募集了四亿五千万美金,于二〇〇五年六月份起提供研究计画给九个国家的研究团队,来突破达成全球健康目标的多项技术障碍,其中包括「制造可立即给予初生儿使用的单一剂量疫苗」、「研发无须冷冻储存、不需使用针头的疫苗」、「在基因遗传和化学领域研发减少病媒虫数量或使其丧失传播疾病的能力」等十四项传染性疾病控制的新技术。盖兹已捐出了十亿元以上的资金,去推行计划,改善落后国家人口的免疫率。计划的目标是要为落后国家预防肺炎、麻疹及腹泻等致命传染病。每年死于这些传染病的人数,远远超过死于爱滋病的人数。而与爱滋病不同,这些传染病都能透过疫苗注射而得以预防,而注射疫苗的成本亦极低。

明星的奇理斯玛甚至大于巨富。”爱尔兰摇滚艺人,U2的主唱波诺,曾是都柏林一家助听器商店名的男孩,整个2005年最坚挺的摇滚艺人毫无疑问就是这支来自爱尔兰的U2乐队。从上世纪70年代末诞生至今,还没有哪支健在的摇滚乐队能持续散发如此夺目的光芒。U2制造了摇滚乐的永久神话,正像U2的主唱波诺(Bono)在2005年11月接受美国CBS电视台大名鼎鼎的《60分钟》节目采访时放出的”狂言”:”我热心公益事业的行为也许要不了多久就会被人们遗忘,但是我的音乐却具有100年的影响力。”

自上世纪80年代,波诺领军的U2就开始关注政治与社会范畴。他们曾在作品中表达了对马丁·路德金的崇敬、声援南非领袖曼德拉、长期致力于化解北爱政治冲突的事业、参与绿色和平组织(Green Peace)的行动、与国际特赦组织合作走进波斯尼亚传播和平信息,许多摇滚评论家也把U2视为上世纪80年代以来摇滚乐社会良心的代言。

以1984年的”天下一家”为例,那一年,他和其他艺人一起参加了演出,演出结束后,大多数人继续自己的演艺事业,波诺却和妻子去埃塞俄比亚做了6周的义工,亲身体验非洲贫穷的严重程度。 二十多年来,波诺一直在扮演着双重角色,摇滚艺术家和政治活动家。以摇滚社会学的目光审视,他也是摇滚乐历史上,把摇滚社会意义最大化的艺人。这位老牌摇滚巨星从1999年起便开始频繁同美国民主党、共和党的执政人和立法人交涉,热心于帮助第三世界国家的债务免除、防治艾滋病以及援助非洲贫困等问题。”我希望人们能忘记我对公益事业的付出,因为到那时,问题都已经解决了。”波诺在《60分钟》节目中发出这样的感慨。 这一年,波诺戴着他标志性的太阳眼镜,与比尔·盖茨一起,和世界政要平起平坐,讨论如何解决世界的贫穷问题。波诺这一次不是用音乐而是用犀利的语言痛斥:”历史会记录我们这个网络时代,记录反恐战争。但历史也会记录我们如何面对非洲饥荒与艾滋病的蔓延,我们的水源丰沛,却坐看整个非洲大陆被烧成灰烬!”于是,2005年7月,一场跨越全球10个城市的摇滚盛会”天下一家”上演了,与20年前同一主题的演出有着同样的宗旨——终结非洲贫穷。不同的地方正如波诺所说,”在于利用互联网作为创造一个全球共同体的工具,鼓励民众参与”。

Live8针对在苏格兰召开的全球最富有国家的集会——八大工业国会议(G8),目的是要求这些国家的领导人承诺增加对非洲的援助。在全球10大城市义务参与演唱的共有150 位知名艺人。互联网在这次摇滚慈善盛会中发挥了最大功效——在线直播、短信声援、eBay拍卖、博客记录……所有网络因素都被最大程度地调动起来,形成了20年前无可比拟的巨大声浪。

波诺用行动表示,摇滚乐不再仅仅是愤怒的产物,也不再与破坏、颓废这类词汇等同,摇滚乐开始用它的力量拯救人类。对于波诺的义举,也有不同声音。有人批评他组织的Live8比什么都不做还要糟糕,有人认为打着公益旗号参演的艺人歌手上台动机不纯,有人甚至指出比尔·盖茨上台是莫大讽刺。对此,波诺岿然不动,他坚信自己在音乐之外的这些所作所为是有意义的。

—作者脸书

马斯克的人设,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