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当局要挟威胁天主教地下教会董保禄主教加入官方爱国会组织,否则取缔教会

0

(中国河北-2022 年 6 月 24 日)河北石家庄市天主教区地下教会一主教受到当地宗教局和公安局官员的要挟,官员威胁教区主教必须加入爱国会组织,否则,要取缔主教,主教和神父受到 24 小时监控,要挟和恐吓。

6 月20 日,自由亚洲电台报导说,河北石家庄栾城区的宗教局和公安局人员近日上门找教区的董保禄主教,要求他加入中国官方的天主教爱国会。董保禄主教表示,有消息说,石家庄方面在栾城召开了宗教会议,两天后,宗教局就来了,说要取缔我。以前从来没过这样说,这次说必须要加入爱国会。

“如果愿意,就给政府写一个保证书。”“你要服从国家管理、服从爱国会体制。”官员对董主教说。董主教拒绝写保证书,因为这样会导致他失去原本纯正的信仰。

董保禄主教说他目前正遭受中国当局严格的监控。他说:“这么多年我们都是在刀刃上生活。电话不敢在身上带,人家监听。我一出门,人家有摄像头。我们家里的事情,人家看得非常清楚。一来人,人家马上来人了。农村里人家还住着工作组呢,我这里一来人,人家摄像头看到,人家二十四小时监控啊!”

官员找上门之前,董保禄于 6 月 17 日发网文称:“教友必须进入爱国会大堂,神职者必须入爱国会,不入不允许行宗教职务,这就是没有人权,信仰自由,这就是中梵协议的结果。”

2018 年,中国和梵蒂冈签署了一份协议,2020 年 10 月延长了两年,梵蒂冈要求中国承认教宗对中国主教的最终决定权,梵蒂冈方面承认中方任命并曾被开除教籍的主教。但是双方协议的细节并未披露。

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成立旨在宗教监管组织“爱国会”的国家,表面上“爱国会”属于信徒自发的爱国组织,但实际上“爱国会”从始至终都受到共产党的严密控制。该组织的骨干基本上全是共产党内部操纵钦定的。在功能上履行党对教会的政治任务。

天主教“爱国会”的宗旨明文规定是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团结全国天主教神长教友,还必须遵守国家宪法、法律、法规和政策;高举爱国爱教旗帜等等政治任务和宣言。由于共产党对宗教组织的严密监管,加入“爱国会”的天主教及基督教都受到严密的控制,还必须服从共产党对教会的领导,即使违背教会教义也不得不接受。导致忠于梵蒂冈的天主教会(习惯被海外称为“地下教会”或“忠贞教会”),以及基督教方面的“家庭教会”都拒绝加入“爱国会”组织。

过去数十年,梵蒂冈采取秘密祝圣的形式维护教会圣秩,加入“爱国会”方面的官方教会则自成体系,私自祝圣主教及神父。这些被祝圣的中国官方神职人员先被教宗定为“非法”,但后来为防止教会的进一步分离梵蒂冈逐步认可了这些由“爱国会”非法任命的主教及神父的合法性。中国共产党则对忠于梵蒂冈的天主教神职人员实施迫害,迫害程度严重与否是随着共产党高层的意志而不断变化。梵蒂冈方面考虑到中国教会的分离状况及“地下”神职人员受到迫害。希望通过与北京的谈判——主教任命协议,获得教会圣秩的维护和避免中国天主教会的进一步分离。

这份主教任命协议受到普遍的批评。因为中国共产党单方面的利用梵蒂冈和中方的协议,作为鼓动“地下教会”主教加入“爱国会”的藉口和助力,让“地下教会”受到压力,实际上也面临中共政权的持续迫害。董保禄主教多年来持续发声,反对中梵协议。董保禄是经秘密祝圣的主教,但信仰坚定。

河北保定教区今年曾发生大批神父被中国当局秘密失踪,缘由和此次相似。中共官方要求加入官方的天主教“爱国会”以便于当局控制。

目前,河北当局威胁董保禄主教,如果他不加入“爱国会”,就要面临“取缔”,但会否进一步拆除该教区的一座“地下”教堂,还有待密切的观察。该堂位于距石家庄市区二十公里的农村地区,平时有上千名教友聚会读经。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通讯员高珍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