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而复得的法院卷宗让陕西商人赵发琦背上窃密黑锅?

0
7

赵发琦个人微博 微博

“陕西千亿矿权案”当事人赵发琦在消失三年多后,他的家人再次得知他的下落,却是赵发琦因”非法获取国家机密罪”被判处七年半徒刑。这起涉及中国最高法院院长周强的官司,背后究竟有多庞大的利益牵扯,必须得有像赵发琦这样的中国民营企业家来承受赢了合约官司、输掉人身自由的代价?中国建立法治社会又会有多少阻碍?

2017年12月21日,本该是征战中国多地、多级法院十多年的赵发琦能如释重负的一天,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当天在二审判决书中认定,赵发琦创立的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与陕西省地质矿产局(后称西勘院)签署煤矿权开采的合同有效,应继续执行。

此案涉及陕西北部榆林横山县榆横矿区北区面积达339平方公里、地质储量15.68亿吨、可开采量近11亿吨的波罗井田价值千亿的矿权归属,中国舆论称为“陕北千亿矿权案”,赵发琦缠讼多年胜诉,可他没挖出一吨煤,还碰了一身抖不完的灰,得进监狱。

“他们做的这一切,就是为了夺走我们的探矿权。王林清说,是我先生指使他偷拍卷宗,我就问了,从头到尾王林清和我先生都是分开审理,又都是秘密审理,两个人都没有对质,这不是连基本法律程序都不遵守,连戏都不演了吗?”赵发琦的太太李女士承受着庞大的身心安全压力,接受本台书面采访时质疑这次审理的合法性。

疑点一:法院监控巧妙黑屏 卷宗消失又出现

王林清是当时负责审理赵发琦诉西勘院合约纠纷的其中一名法庭审判员。要先厘清的是,在2018年12月底,因前央视主持人崔永元爆料,外界才知道,涉及赵发琦千亿矿权合约案件的二审卷宗离奇消失,而王林清自称承受来自上级领导的庞大压力。

当时崔永元直指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是幕后黑手,“连老鼠都进不去的最高法院,审理卷宗可以说丢就丢”,院内监控录像也会碰巧“失灵”黑屏。

最高法院第一时间曾否认二审卷宗消失,中国舆论沸腾后,2019年初中共中央政法委介入,成立多部门参与的调查小组后,王林清遭带走、成为另一个上央视电视认罪的犯罪人,赵发琦也卷入。

但根据《财新》报道,王林清与当时审判庭长程新文的一段录音对话显示,王林清在被要求补卷的过程中发现,丢失的部分卷宗又神奇地回来,只是没了关键的领导批示、纪要等内容;《财新》当时报导指出,王林清认为卷宗的一些重要内容被人偷走了,程新文还反问王林清“是不是怀疑是他偷的?

李女士还想问一句,“那判决书怎么又说王林清说是我先生指使他偷拍卷宗?我们不可能指使他去拍一个不存在的东西”。

赵发琦(视频截图/CCTV)

赵发琦(视频截图/CCTV)
疑点二:被指控者与指控人没有当庭对质的机会

熟知这起案件的中国法律界人士告诉记者,“赵发琦的案件显示,现在的中国司法实践,只要安上一个涉及国家机密,就可以不公开审理,像赵发琦的例子,被指控的当事人确实应该和指控者有当庭对质的机会,但中国的司法环境目前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这名法律界人士出于安全考量,不愿具名受访。

疑点三:国家机密成不公开审理保护伞

李女士转述赵发琦“非法获取国家机密”一案的二审代理律师莫少平的见解说,莫少平认为,赵发琦这次的案件存在“事实不清、证据不明”的问题,且究竟是否涉及国家机密也有疑问。但显然莫少平的见解,法院不采信。

“我们提出的新的事证,还有新的证人,法院连审都不审就急着宣判了,也不留下记录,都不写。”李女士感慨。

她也指出,赵发琦这次所谓涉嫌获取国家机密的案件,一审是在没有辩护律师的情况下秘密审理的。周强、赵乐际 派系与权钱之争?

赵发琦是在2003年8月25日与西勘院签订《合作勘查合同书》。而当时的陕西省委书记先后有李建国、赵乐际,直到2012年底,赵乐际才进京担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组织部长。

后来接任陕西省委书记的赵正永在赵发琦的举报下,牵扯出赵正永涉及人民币高达七亿元的受贿案,他2020年被判处死缓两年,后减为无期徒刑,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本台多次尝试拨打中国最高人民法院网上总机与举报电话号码,都无人接听,或是响一、两声后自动断线。而网上陕西省机关党委的电话则不通。

最高人民法院上还有更高人民法院?

《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就告诉记者,从2019年崔永元爆料、到中央成立工作组介入,中共官方自己的说法与做法不但前后矛盾、破绽百出,也凸显中国的法律是为党服务。

“联合调查组来出面认定或调查最高法院的判决,这本身完全就荒唐到了极点,这就是有的律师所说的,这个调查组不就成了更高法院?单单这一点,就完全违反法治。”胡平说。

他形容,程序的荒谬绝伦与内容破绽百出,背后反映中共的权力斗争与运作,却没有公开审理程序让赵发琦与王林清坐牢。

李女士说什么也不愿接受,她坚持相信赵发琦是无罪的。

如此看来,这个千亿矿权归属牵涉的利益复杂,黑金开挖不易,中国司法更没能在赵发琦的案子上成为一道光。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道    责编:梒青    网编:洪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