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虫:两件大小事

0
 木虫 木虫 2022-06-24 06:26 Posted on 河北
 

Image

吃过夏至面,一天短一线。夏至已经三天,昼与夜此消彼长,气温越来越高,湿度越来越大,心情有些落寞和烦躁。今天,简单谈两件大小事,不做过多评论,请读者自己思考:

第一件事,河南滥用红码事件有了初步结果。

一段时间来,河南郑州给储户乱赋红码,用红码控制公民的人身自由,造成极为恶劣的社会影响,众口抨击,怒火汹汹,舆论滔天!

据调查统计,共有1317名村镇银行储户被赋红码,其中446人系入郑之后,扫场所码被赋红码,871人系未在郑,但通过扫他人发送的郑州场所码被赋红码,令人惊愕万分。目前已经查明,滥用红码事件责任人共计五个:

郑州市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社会管控指导部部长冯献彬;

郑州团市委书记、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社会管控指导部副部长张琳琳;

郑州市委政法委维稳指导处处长赵勇;郑州市大数据局科员、市疫情防控指挥部社会管控指导部健康码管理组组长陈冲;郑州大数据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耀环;

郑州市纪检监察部门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法》,经研究给予冯献彬撤销党内职务、政务撤职处分;给予张琳琳党内严重警告、政务降级处分;给予陈冲同志政务记大过处分;给予杨耀环、赵勇同志政务记过处分。

关于这个处分,网络上议论纷纷。有人表示是罚酒三杯,挠痒痒式问责;有人认为官民不平等,处罚太双标;有人拷问法治,提出应该承担刑事责任;有人说后续处理尚未展开,或许还有续集;有人开玩笑说,说是大事吧处理得很轻,说是小事吧,影响又如此之巨大!

第二件事,司马南向莫言扔了一块大石头。

起因是莫言这段话:“如果谁想用文学来粉饰现实,如果用文学来赞美某一社会,我觉得这个作品的质量,是很值得怀疑的。我有一种偏见,觉得文学艺术永远不是唱赞歌的工具,文学艺术就是应该暴露黑暗,也包括人类心灵深处的阴暗面。”

司马南闻之,扬鞭拍马而出,当即提出质疑:“文学作品怎么能只能用来批判社会、揭露黑暗呢?赞美祖国、赞美人民有什么不对呢?”

其实,司马南因为急于表态,理解错了。莫言没有说文学作品不能赞美祖国和人民。莫言只是说,赞美某一社会的作品,质量是值得怀疑的!而且不要沦为赞美的工具。

木虫认为,莫言之言,从文学艺术的角度看,是有道理的。因为,单纯赞美的作品往往深度有限,达不到必要的高度。相反,批评和揭露阴暗面的作品,往往能够打动人心。我们闭上眼睛想想,几乎所有的中外文学名著,全部是揭露人性和社会阴暗面的。这是为什么呢?

其实,根据文学实践来看,真正的赞美性作品,也必须有黑暗和不幸来衬托和支撑。否则,很难写出艺术效果。我们可以任意拿出一部正能量作品来考察,他们在树立伟光正的时候,必定也有负面描写。

其实,光明和黑暗是一对矛盾。有黑暗就有光明。有光明必定有黑暗。没有黑暗如何理解光明?如果全部是光明,光明已经非常可疑了!

 

揭露丑就是对美的向往、谴责恶就是对善的期许、批评假就是对真的赞美!尼采说:“其实人跟树一样,越是向往高处的阳光,它的根就越要伸向黑暗”。文学艺术何尝不是呢?这是文艺批评之常识。

 

文学作品不是宣传稿,更不是讲话稿,而是人性的展示,是人类灵魂深处的审判,是对恶的警觉,是永恒的爱和美,是慈悲和良知,更是灵魂的觉醒。

 

司马南教授用力太猛,马失前蹄,眼睛被树叶遮住了,脑袋撞上了岩石,显得有些滑稽和落魄了!2022.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