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宜敬:台湾是不是得了荷兰病?

0

一、最近几年,台积电勇猛异常,杀遍四方,台湾凡是跟半导体相关的产业都赚得满坑满谷。但是相对的,服务业跟传产业一方面受到疫情的影响,一方面还必须面对高涨的薪资与物价,惨不堪言。
于是许多国内外的经济专家都在问,台湾是不是得了「荷兰病」?

二、所谓的「荷兰病」,指的是1959年荷兰在外海发现天然气,结果他们在整个1960年代,经济大好,薪资高涨,货币升值。但是荷兰其他的产业却也因为薪资高涨、货币升值而急遽萎缩。
到了1970年代,荷兰天然气产业的荣景逐渐消退,而其他的产业也残破不堪,于是英国的经济学人杂志在1977年帮这种现象取了个名字 — 「荷兰病」(Dutch disease)。

三、最近台湾的产业界流行着一句话:「半导体挖高科技;高科技挖传产;传产挖服务业。」

台积电说他们今年要征才八千人,但是台湾所有半导体相关科系的毕业生,一年加起来恐怕也不到八千人。怎么办?台积电只好降低标准征才,同时去半导体之外的高科技产业挖角。

而其他非半导体高科技产业的人才被台积电挖走了,在新人市场也抢不过台积电,怎么办?他们也只好降低征才标准,同时去传统产业挖角。

然后传统产业要怎么办?他们也只好降低征才标准,然后去服务业挖角。

四、我认识的许多企业界老板们私下跟我说,现在最让他们困扰的,不是高涨的薪资,而是在降低征才标准之后,找到的人不适任。

找到不适任的人来公司工作,造成的灾难往往比缺人还可怕。

五、我有一位学弟在台湾某金控集团担任高阶主管。他跟我说,他们集团最近想在南部某县市帮小学盖房子,但是却找不到营建工人。他们心一狠,决定开出两倍的价格抢人。

但他们还是抢不到,因为附近的台积电建厂工程开出了三倍的价格。

六、所以「荷兰病」真的是病吗?也许不是,至少对广大的劳工群众来说,荷兰病不是病,而是台湾数十年来最好的就业环境。

而对半导体之外各行各业的老板来说,荷兰病是病吗?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做营建业的,应该想办法去帮台积电盖厂房;做餐饮业的,应该想办法去台积电的工厂附近开餐厅;做旅游业的,应该想办法去帮台积电的员工们安排国外旅游;做软体业的,应该想办法去帮台积电写软体。

然而,这也正是「荷兰病」的前期病征。一个国家的大部分经济活动,都是围绕在某一个特别强大的外销产业周边。

七、就算「荷兰病」真的是一种病,那严重病情的出现,恐怕也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跟我们这一代人无关。

我们不要忘了,荷兰是在 1959 年发现天然气,但是一直要等到十八年后的1977年,经济学人才注意到这种现象,才发明了「荷兰病」这个名词。

八、当荷兰病发生的时候,大部分的人都会欢欣鼓舞,享受派对。也许,这正是荷兰病可怕的地方。

但是谁知道呢?也许台湾半导体业未来的荣景不只十八年,可以常常久久的宰制世界,千秋万世,直到永远。

那台湾的「荷兰病」,就可以被归类为「无症状感染」了。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