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纯钩:苹果的风月版与天下兴亡为己任的怀抱

0

有人在我昨天文章后贴文,指责苹果日报的风月版,似乎只因曾有一个风月版,苹果日报就很不堪了。我不知道这个留言者是道德洁癖,还是根本出身于五毛,不过这种对苹果的攻讦也不新鲜了,无损于苹果的光芒。

黎智英创办苹果,要冲决传统报纸的藩篱,吸引不同阶层的读者,因此不免要「出尽八宝」。风月版在通俗报纸中不是首创,只是苹果在尝试打破常规,探寻这种版面的底线。

香港是自由社会,召妓并不违法,市面上各种类型的色情杂志多如牛毛,黎智英初创苹果时,生存是第一要义,打败传统报纸是目的,因此有风月版之设无可厚非。至于其中内容是否太过份,这也是见仁见智的问题,底线是不能违法。

不喜欢风月版不看便罢,苹果有不同精采内容提供,各取所需即可。因为有风月版,你便否定整份报纸,放弃其他版面的内容,那当然是你个人的选择,但因为一个风月版,就否定苹果日报的宗旨,否定它直面权贵,为小市民发声的理想,那是倒洗澡水把孩子也倒掉而已。

当年郑经翰先生创办中文版《花花公子》,版权购自英文版《花花公子》,整本杂志充斥情色图片与内容,但杂志每期都有认真的社会文化专题,郑先生礼聘著名女作家施淑青,负责每期的人物专访,我就曾经多次买过这本杂志,也不曾因浏览过那些情色图片而中毒身亡。

熟悉李敖的人都知道,他学贯中西,家中藏书数万,但他家里到处张贴大幅裸女照片,沉迷于情色图像,并不影响他作深刻的学术思辨。

男女之大欲本是人性,只是每人对性有不同理解与需求而已。在一个自由社会,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反之,没有人有权对他人的生活方式指手划脚。苹果初创时荆棘满途,生死未知,唯有什么都试,成功的就坚持,失败的就改进,这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用不着如此大惊小怪。

岂只风月版,苹果创办初期,也曾出过陈健康采访事件。当事人本就无耻,媒体为争夺读者出尽八宝,苹果记者陪同陈健康赴深圳采访,事后给过他一点钱,事情暴露后引起社会批评,黎智英事后以头版全版刊登道歉声明,为属下的过失承担责任。

争取读者是正当的,但无底线的追求却会失去更多读者。当年首创狗仔队,没有人知道狗仔队是如何操作,也是边做边检讨,做过火了要承担责任,慢慢摸索监察政府与尊重私隐之间的平衡,这是所有始创者必经的路径,无可厚非。

更大的问题还在于,我们看一件事,判断一个人或机构,要看他的整体和主流,而不是攻其一点不及其余。苹果日报的主流是什么?就是它以天下为己任的道德力量,就是他的民间立场﹑家国情怀与普世价值,有这个主流,苹果就足以立足于当代中国传媒的高标位置,这是一个区区的风月版无法否定的。

今日当我们想起苹果日报,我们会想到它当年的风月版吗?会想到陈健康事件吗?我们想到的是,他们的爆料把政府与权贵搞得狼狈不堪,逼他们遵纪守法;我们想到的是每逢香港人抗争运动,它的立论与报道紧贴社会现实,为民发声;我们想到的是他挑战中共的邪恶统治,宣掦人间正道。

一份报纸影响世道人心,这是最难能可贵的。只有香港这样自由的环境,才能产生黎智英这样富于自由开创精神的人,香港为黎智英提供了充份发挥个人特质的广阔天地,黎智英个人的追求,也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香港。

苹果日报自创刊到停刊,就是一个自我完善的过程,就是一个不断进步与确认定位的过程,不看它的全过程,不看它的自我完善,却抓住一点纰漏大作文章,如果不是用心不良,只能说你缺乏最低限度的人生智慧。

今日香港传媒都成为中共邪恶统治的应声虫,传媒以取悦统治者为能事,香港七百万市民只成为洗脑对象。苹果日报是旧时香港的象征,苹果不在了,我们心目中的香港也已不在。

苹果风月版早就取消,类似陈健康事件也从未再发生,狗仔队暴露社会阴暗面,实现民众对政府的监察,这都是简单的道理,正常人一点就明。苹果虽不在了,但苹果日报宣扬的普世价值却深入人心,人心不死,世道就会变,这便是我们今日仍怀念苹果日报﹑怀念黎智英的原因。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