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晓康:惊心动魄

0

【按:第一、惊心动魄什么?第二、在中国最「惊心动魄」何者?这又分几点:高科技奴隶社会、贫富分化不可逆转、中国像一艘巨轮就要撞上冰山等等,最后是那个「蓝金黄绿」——中共统治者早已从「江山」、「钱眼」里爬出来,追求永生之术了。所以,「上万中共官员携八千亿外逃」,相比之下,就不是什么坏事了。然而,这一切的源头,正是六四屠杀,假如忘了这一条,那么三十年就白过了。 】

沙叶新书写中国腐败的“惊心动魄”,归纳出诸如集团化、部门化、市场化、黑帮化等规律,以及“贪官品性底下、肮脏”之吃、喝、玩、赌、色等骇人奇观,然后写道:

『我“野心勃勃”地试图勾勒当代中国的腐败全景。 “勾勒”之后才深感我的不自量力。这个“力”还包括“想象力”。因为当代中国的腐败,是全社会的,是各方面的,是极疯狂的,是无底线的,是难理喻的,是超想象的;当代中国的腐败,没有做不到的,只有你想不到的,因为没有人具有这样超凡的想象力。如今连幼儿园的孩子都会给阿姨送红包,你能想象得到吗?在当代中国,在机关、在银行、在军队、在课堂、在法庭、在病房、在超市、在菜场、在大街、在小巷……24小时,任何角落,随时随地都在发生腐败。腐败就在你眼前,腐败就在你身旁,腐败就在你不会怀疑之处,腐败也在你想象不到的地方……腐败在当今中国已经成为了行为准则,成为了生活方式,成为了政治制度一个组成部分,已经成为可以侵蚀精神生命、影响民族性格的一种“文化”! 』

沙叶新的诚实,已经预言了“腐败”的超越性,那的确是他没有见到的。迟至2018年,坊间流传一段神秘录音,里头是两个人的对话,破解者分析,乃是“一位有留学背景的民间策士,向一位来自部队大院的红二代”讲解世道秘闻,前者口音是潮汕人说普通话,而且大舌头。这段录音所透露的腐败内容,不仅挑战国人乃至西方的想象力,而且还给出相当直率的答案,毫不讳言中国今日的现实:

『八九年中国人还有梦想,无非是左梦或右梦。今天的民众看不到前路,感觉没有奔头了;

中国商人赚到1000万元以上,必须官商勾结;赚到5000万元以上,商人的命就不在自己手里了;

共产主义是虚无缥缈的口号。最现实的选择就是江泽民的“闷声发大财”;

军队形成了以老乡为基础的帮派,最大的是山东帮与河南帮。中国人就是爱认地域和血缘。习的军改初步打破了军内帮派体系,作战能力还不行;

贫富分化不可逆转。掌握货币发行权的中共统治者终极思考的问题不是赚钱,而是不惜一切代价保证政权永固,并让个人生命以更高质量活下去,活得更久;

中共统治者追求永生之术,用士兵血液提炼血清,用于消除器官移植的后遗症;

党内有人想搞比希特勒还希特勒的统治,这是建立高科技奴隶社会的幻想;

党国鉴于苏联东欧的教训,必做两手准备,一手是更凶狠地镇压,另一手是预留退路,把子女钱财转移到外国;

中国像一艘巨轮就要撞上冰山了。谁有直升机?谁有救生艇、救生衣?大家心里很清楚。 』

这段录音的最大特色,是透露了以颜色标志的一个极新颖的腐败话语:蓝金黄绿。

『蓝:即互联网。通过收买台湾香港的通信商、网络商、名人、大V、媒体,控制这些人,用金钱收买、抓小辫子、给市场给利益等等;通过网络控制港澳,控制香港这个金融中心。更重要的是通过网络控制言论,控制人们整个的精神世界,也就是洗脑。
金:金钱,往哪里输送利益?通过上海、昆山的台胞,上海在广东开厂的台胞,主要这三个地方,故意放水让他们免税,到最后让他们偷税,给他们输送利益,进行法律的绑架。

黄:女色。有几个地点,是台湾人的坟墓:昆山上海和东莞,还有澳门;香港人的坟墓,是东莞广州澳门。因为台商爱赌,爱洗钱,港人也如此,通过赌给你输送巨额的筹码,让你赢钱,也可以让你输得家破人亡。凡是去澳门赌的,大多数就跟着嫖。这样就掌握了所有台湾高官商人名人的性、吸毒、赌的丑闻,永远威胁着你。 』

最后这个绿,骇人听闻。

中共统治者追求“永生”,现在归类于一种叫异种共生的生物技术,将“年轻血液”输送到老年人体内可达到逆转年龄的功效。大舌头说:

『这个在中国是很成熟的啊。这么多年轻的当兵的,他们是第一梯队。提炼出来的血清可以很大程度上缓解器官移植以后导致的各种复杂的症状。你看呐,器官移植啊,有一个巨大问题,就是排异,需要吃药。而那些药呢是致癌物。中国器官移植有多少例?为什么从零七年以后爆发性增长?全世界现在都跑到中国来,参与这个东西。这不重要。包括以前军队里的军医,体系里面的知情人,跑出海外说,也没掀起什么波澜。因为这是一个世界通行的暗渠黑沟。现在中国在全世界哪方面是真正领先的?中国最大优势是啥呀?人口啊!中国这么强大的人口基数有多么丰富的DNA库啊!这些东西是世界上最顶级的统治阶层真正通用的货币。不是钱。不是什么飞机,游艇。钱都是他们负责印的,他会在乎他挣多少钱?如果你懂得这种技术存在的话,假如你有这方面情报的话,你就会发现,现在社会上发生的一切事情就都可以解释了。如果人的寿命和身体健康,是以前人的自然的生老病死只有短短的撑死了八、九十年的话,社会就会形成,自然而然地有个良性循环。因为生老病死这是最关键的一个转轮。这是人类社会权利也好,财富也好,最核心的。如果你明白了这东西现在可以操作,而且呢是存在着很大的成功率的情况下,你就明白了为什么有那么一群人选择不撒手。但是,作为台上的领导跟以前也不一样啦。为啥?他可能死不了啊!也就是说,他对整个会场啊,整个局面的控制能力啊,比以前强的很多。这个领导,他已经积累了三十年的筹码。 』

中国的现代极权,可以说已经出现“狂人”,他们为什么可以如此肆无忌惮?大舌头说:

『中国人的遗传基因是选择私欲的满足而不是理想的实现。社会最大公约数是消灭贫困;

中国十几亿人没有宗教信仰,只能靠血腥集权,适用于以家庭为单位的中国人像蚂蚁一样的向心力。胡锦涛之后,换薄,换习,都得走这条路;

中国农耕时代留下的政治文明受到工业文明和信息文明的冲击,处于上下不匹配的关键时期,最大的隐患是崩盘;

中国只能走民族主义,表现形式是国家集权;

北京风水坏了,四合院文化不适应现代文明的要求。解决方案有三条:一是迁都;二是将行政格局全部重新划分;三是要建立扁平化的信息系统和利益分配结构;

中国转型会很困难很血腥。潮流和国运推着人走,一不小心就沉到水底或被拍到岸边;

现在的格局必定会打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谁是黄雀? 』

这段录音,透露所谓“长生不老技术”之际,也暴露了中共权力继承的一个重大危机,那是从前闻所未闻。自称“法道济”者,在网上评论大舌头录音有以下分析:

『如果你了解现在长生不老技术和器官移植技术已经发展到很高很成熟的阶段的话,而且你能够掌握实现这些技术的手段、财力和人脉,你就会明白,掌握最高权力的帝王为什么迟迟不愿放弃权力的原因。不论是谁,追求高科技条件下的生命延续以及健康长寿,本来也是人之常情;但是,问题是江泽民在垂帘听政依然完善运转,依然掌握着党政军根本大权,中共第三代到第五代的权力交接还没有进入实质阶段,远没有完成;而老太上皇不但没有表现出按照事先约定好的计划交出权力的应有意愿和诚意,而且同时却热衷于和新一代领导分享权力,讨价还价,试图保存一部分政治权力,在这种情况下,必然会给中共高层一种恶梦的感觉,这是很自然的事。试想如果新的生命科学成果,使江泽民焕发青春,得到额外的10年甚至20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健康与生命,那这将对中共第五代、第六代意味着什么? 』

邓小平陈云选对了江泽民吗?

这是不是“六四”屠杀的报应?

中国人接受这样的统治者,难道就为了自己一点微薄的物质改善吗?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