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甘肃到四川委身成都秋雨圣约教会的基督徒龙克海被抓回拘留

0

秋雨圣约教会小组为龙克海过生日(来源:龙克海的脸书)

(中国成都- 6/27/2022)据成都秋雨圣约教会透露,2022年6月25日,从甘肃陇南到成都寻求在秋雨圣约教会委身、正在等待转会过程中的基督徒龙克海被甘肃老家国保带回老家后处于失联状态。6月26日,秋雨圣约教会一位基督徒打电话给负责龙克海案件的国保警察,已经确认龙克海被行政拘留。

龙克海于6月25日曾在脸书透露此事,他留言说:“再见了朋友们,明天早上我由四川成都被户籍所在地的甘肃陇南的国保带离,等待我的是什么?大家都知道的!虽然因言获罪被剥夺公职,失去社保、医保沦为难民,但感谢神的保守,我眼还是不瞎,耳还是不聋,嘴也还是不哑。

对于一个仰望上帝的基督徒,‘因真理得自由以服事’,已是免于恐惧困扰的人,感谢主。”

为寻求真信仰,龙克海特地从陕西搬到成都,希望转会成为秋雨圣约教会的会友。2022年6月12日主日,秋雨圣约教会教会的小组,为他和一个小女孩庆祝生日。龙克海说:“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在教会过生日,满满的喜乐,哈利路亚感谢赞美主,感恩教会姐妹在基督里彼此的相爱好快乐好开心!”

然而就在当天,龙克海接到甘肃国保送给他的另一份“生日礼物”——两份由甘肃省徽县公安局做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各十天拘留,合计二十天。其中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称:现查明:2022年5月5日初,龙克海通过本人使用电话号码注册的微信账号接收、观看和评论暴恐音视频,龙克海的行为构成非法持有、宣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物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条例反法》第八十第二项之规定,民警对龙克海行政处执行十日执行方式,由徽县行政机关立即执行,由徽县行政机关决定执行。

龙克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来源:龙克海的脸书)

另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称:2022年5月份以来,尤克海通过本人使用电话注册和使用的微信账多次评论并向他人转发谣言等虚假信息,该行为构成虚构事实扰乱社会秩序。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法》第二条规定,现对龙之管理规定,现决定由克海行政十日治安处置及期限,由徽县公安局民送达徽县行政机关执行。

国保告诉龙克海这两项处罚因疫情缘故,暂不执行。还明确告诉他:“这次不带你离开成都,以观后效,在二十大前不能再网路上出现对党和政府不利的言论,谨言慎行,否则新帐旧帐一起,就上升刑事案件办理。”

龙克海在脸书问大家:“姐妹和朋友们对中共这种赤裸裸地违反宪法,突破法律和道德底线,伤害公民人权的警务行为,我该怎么办?”

龙克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来源:龙克海的脸书)

龙克海是四川简阳人,生于1966年6月1日,坐牢前为中国铁路西安局集团有限公司汉中工务段员工,常住陕西宝鸡市。2019年3月4日,龙克海被陕西省宝鸡市国保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抓捕,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至同年5月15日后正式批捕,转送至陕西省宝鸡市渭滨区看守所关押。 判刑后龙克海被其供职的公司除名。

据龙克海自述,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每天不仅有12名警察和协警看守他,还对他进行连续疲劳审讯,有7天6夜把他固定在老虎凳上,直至他昏厥后才将他从老虎凳上放下来。在龙克海被移交至看守所关押期间曾遭遇多种酷刑。2020年9月20日出狱后的龙克海,依然面临着各种各样莫名其妙的干扰。首先,由于工作原因他长住宝鸡市,却在出狱后被陕西省宝鸡市国保公开逼迫搬离宝鸡市。被原单位除名后,龙克海为了社保医保问题多方奔走,至今无果。他还被逼退回到户籍所在地甘肃陇南市徽县嘉陵镇,继续被国保长期监控骚扰,银行卡被停,妻子孩子也受到牵连。

2021年7月6日龙克海被甘肃省徽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以“散布谣言,故意扰乱公共秩序”传唤,并出示“证据保全决定书”一式两份,将其两部手机(苹果和OPPO)扣留,后又给予龙克海行政拘留十天的处罚。

2021年11月17号午后3点,龙克海居住地的国保打电话约谈他,两个国保开着警车从县警局到他住的镇街道,原因是龙克海加入了一个名叫 “城市植堂”的基督徒交流学习微信群。

2022年2月24日,甘肃国保再次约谈龙克海,因他签名声援徐州丰县铁链女。龙克海在与国保交谈中希望国保良知尚存,劝他也签个名。

秋雨圣约教会在6月26日的公祷文里特别为龙克海祷告,龙急公好义,充满喜乐地见证福音,他为公义受了许多的苦,被逼迫、驱逐、关押乃为家常便饭。求主保守他的心,使他不受到非法的对待,信心更加坚固。

(对华援助网特约记者玉冰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