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零政策促中国人认清中共并永久逃离

0
This picture taken on September 4,2012 shows an Air China plane preparing to land at Beijing Capital International airport. Boeing announced on September 5, 5260 planes would be sold in China over the next 20 years worth a total of 670 billion USD.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WANG ZHAO/AFP/GettyImages)

对于许多中国人来说,封锁成为对中共政策幻灭的象征。导致一些人认为移民基本上是“逃离”他们认为在中国失去的未来。此示意图为北京机场一景。(WANG ZHAO/AFP/GettyImages)

“内卷”和“躺平”是用来形容很多中国人,特别是年轻人的两种现状。现在,在经历中共清零政策下严酷封锁之后,第三个趋势出现了:润学,很多人开始研究如何永远离开中国。

几年前,一些中国年轻人试图通过辍学或“躺平”来逃避中国的生活压力——高房价、激烈的就业竞争、缺乏工作与生活的平衡等。现在,中共政权的清零封锁已导致一些人寻找更进一步的解决方案:“runology”(润学),类似于“逃跑的研究”。

先前有关3月上海封城将是一次性的希望正在迅速消退。尽管经济和社会成本高昂,中共已经明确重申坚持清零政策,即无情的快速封锁、严格的大规模测试和关闭边界等限制。随后润学开始兴起。

润学现象凸显出普通中国人深感沮丧。他们的日常自由取决于强制性Covid-19测试的结果,通常每48或72小时进行一次测试。在当局封锁措施下,很多中国人被迫与家人分开,以及随着经济在衰退边缘摇摇欲坠,对工作保障和家庭收入下降的更深层次焦虑也大量涌现。

对于许多中国人来说,这种封锁成为对中共政策幻灭的象征。导致一些人认为移民基本上是“逃离”他们认为在中国失去的未来。

封城让中国人看清中共:再多的繁荣也不会胜过政治权力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委员会(CFR)的一项研究发现,4月3日,在中共政府重申“动态清零”政策的同一天,微信上“移民”的搜索量增加了440%。加拿大是最受欢迎的目的地,腾讯报告称,在3月28日至4月3日的一周内,“移居加拿大的条件”一词搜索量增加了2846%。过去一个月,移民咨询公司的咨询数量也猛增。

《金融时报》6月27日报导,专家们表示,清零持续的时间越长,中共领导层与中国社会的“社会契约”,尤其是中共迄今设法与城市中产阶级之间的“社会契约”越有长期磨损的风险。而城市中产阶级是中共当局拉拢的对象。

自1980年代以来,中国经济增长一直是中共自称合法性的一个主要理由。但是,一直在追踪润学传播的CFR研究员凯西·黄(Kathy Huang)对《金融时报》表示,今年再次全面封锁向许多人表明,在中国,再多的繁荣也不会胜过政治权力。

黄说,上海正在逐步重新开放,但恢复封锁的冲击引发了中国人态度的“转变”。

此前,许多人指责地方官员随意实施清零防疫限制。现在,大多数人都同情那些陷入官僚主义的人,“承认每个人在(中共)中央政策下是多么无能为力。”她说。

被困在一个不可预测和混乱的封锁规则网络中,许多中国人现在梦想着永久逃离。

“对于许多精英来说,早在封锁之前,移民就已经是一个可行且受欢迎的选择。”黄对《金融时报》说,“但搜索引擎和移民咨询公司透露出(人们移民)兴趣的突然飙升告诉我们,更多的人口,很可能是中产阶级,在封锁后开始考虑它(离开中国)。”

“他们正在寻找一个长期而非暂时的解决方案,来解决他们在中国不满意的生活。”黄说。

中国人将清零类比文革再现

许多经济学家预计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将在本季度收缩。迄今为止,全年增长预测已下调至约4%,低于北京设定的5.5%的目标,这已经是30年来最低点。

《金融时报》报导,野村分析师警告称,“一些基本面”可能比中共官方数据所暗示的还要糟糕。这家日本银行分析师指出,备受关注、衡量经济活动的中国公路货运指数同比下降近20%,新房销量下降近三分之一。他们还注意到包括电力、水泥、粗钢、汽车和智能手机在内的主要大宗商品和产品的产出收缩。

就业数据也很糟糕,18至24岁工人的失业率达到创纪录的18.4%。

报导说,智库荣鼎咨询负责中国市场研究的洛根·赖特(Logan Wright)表示,许多人现在将这场危机与共产党统治下的一些最黑暗日子进行比较。

“中国自己的公民……在讨论当前的危机时,不是将其比作非典或其他流行病,而是将其比作历史上中共的政治运动——尤其是1960年代的历史(文化大革命)。”赖特在最近的一份政策分析中写道。

专家警告说,如果经济状况恶化,社会控制再次加强,对中共领导层的信心将进一步受到削弱。

中国人“正在失去耐心和信心”

中共目前正在严管中国人出国,一名现居华盛顿特区的中国企业家出于安全原因要求不具名,他认为自己是在北京限制出国之前逃离中国的“幸运”者之一。

“我2月份从广州飞往肯尼迪机场……即便如此,我还是花了四个小时才通过所有检查。在第一个检查站,我被公安局民警盘问,问我‘旅行的原因’和携带的物品。他们正在检查人们的行李。”这名企业家告诉《金融时报》。

中共官方数据显示,与大瘟疫前相比,第一季度中国护照(包括新护照和续签护照)的发行量已经下降了95%。

北京的严管很可能扼杀了更大规模的外流。然而,CFR的Yanzhong Huang对《金融时报》表示,人们试图离开表明他们“正在失去耐心和信心”。

“在压制性的政治气氛和疲软的经济中,他们觉得没有未来。他们用脚投票。”Huang说。

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社会人类学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Social Anthropology)专门研究移民问题的主任项飚(Xiang Biao)6月15日对《华盛顿邮报》说:“这是一种由梦想破灭被驱动的移民。”“人们不是在逃避瘟疫,人们是在逃避这种自上而下管控政策和对个人感情和尊严的漠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