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华:临终遗书,还是送终遗书?

0
3

2022/06/29 05:30  自由时报

三年前我出版《我的杂种人生》,当时认为是遗书了。因为这个世界上充斥中共歪曲历史、歪曲现实的内外宣,尤其是对全球许多国家的渗透及颠覆活动,而许多国家不但懵然无知,甚至与之共舞,因此我必须把自身经历写出来。写完后以为可以较轻松的过日子了,岂料接踵而来的是香港反送中运动与武汉肺炎的蔓延,肇事者都是中共,形成浩劫,而中共居然厚颜无耻的大肆庆祝它成立一百周年,编造更多的谎言。

民主国家对中共的批判,多偏向眼前发生的现象,没有探讨它的本质而容易遗忘。他们的误区在于把中共类同于西方国家共产党,甚至苏联是「铁幕」,中国则是「竹幕」,不了解通过竹子缝隙看到的,是精心编造的马戏。

我有幸学的专业是全球唯一的中共党史系,又有幸在中国住了廿一年,又在中共霸凌下的香港、台湾各住廿一年、十六年,还在被中共严重渗透的印尼与美国各住十七年与九年,虽然理论书籍读得不多,但是亲身的各种感受非常深刻,更感中共对世界的危害。因此在中共庆祝建党百年之际,兴起对它顺藤挖根的决心。然而个人学识与能力有限,也不想长篇大论吓走读者,只想抛砖引玉。所以在最近出版了《用鲜血和谎言写下的百年中共党史》一书,道出这个流氓无产阶级政党百年演变「扼要」,并与若干史评集结成书。

我打破中共的党史分期,因为会被它误导,例如抗日战争时期毛泽东就自称「一分抗日、两分宣传、七分发展」,其主要精力放在生产鸦片的大生产运动来维持自己存活,也才得以开展整风运动清除异己,为推翻民国做了充分准备。邓小平设计了改革开放骗局,包括一国两制;可现在还有人为邓招魂。

有些人或觉得党史是遥远的事情,然而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前两天毛泽东的讲演就说:「国民党怎么样?看它的过去,就可以知道它的现在;看它的过去和现在,就可以知道它的将来。」这句话于今还有用,更可以用来观察中共,我对中共吹的天花乱坠的一国两制没有相信过。

离开中国以后,写时评成为我的主要工作,但也一直在搜集党史资料。最近读李筱峰教授的《小疯人生》,有一段很有共鸣:「看过去的历史,要有现代感;看当前的时事,要有历史感。」

我这本新书是又一本「临终遗书」,但也希望成为「送终遗书」给中共。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亡,其鸣也哀。」我在努力做前半段,但内心里也很悲哀,因为至今还有那么多人对中共还有幻想,更可恶的是因为利欲熏心做着出卖普世价值的事情,台湾、美国都大有人在。

本书出版时,因为我的疏忽,没有将中国旅美历史学家李江琳的代序言注明出处,特向《上报》与作者致歉。

(作者林保华为资深时事评论员,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