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亚方舟:王刚遗嘱

0
9

河北工程大学副教授因言论遭解聘(王刚)–新唐人電視台

作者:诺亚方舟

在谷歌搜河北工程大学王刚,手机###31029827,###13207564。因为发表言论被河北工程大学解聘,两次行政拘留。

这次有可能问题更严重,因为撰写中华联邦共和国建国大纲和讨习檄文,已经由公安部出面,在全国五六个省份展开调查,目前所知的是,福建省,广东省,湖南省,海南省。

上次为此事住过一次拘留所十天,本来已经偃旗息鼓,这次又重新追查,源自于邯郸市国保支队长姓马的。过年之后,对我发出最后通牒,三种方法处理,第一,按刑事罪论处,第二,送精神病院,第三,停发养老金。其中最最可怕的应该是第一。

据说看守所就不是人呆的地方,30个人住一个大炕,只能侧着身睡觉,这种日子我一天也不想过,不自由,毋宁死!我决心进去之后,第一天就开始绝食。如果按照规范,很快进到监狱还可以,可是,我们的朋友们凡是被判刑的,很多迟迟不宣判,就在看守所里呆着,监狱和拘留所基本还尊重有关的法律和规定,但看守所就不是人呆的地方。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谭嗣同说过,中国的变法是因为没有流血,流血从我开始。死亡没什么可怕的,记得小学语文课老师解释视死如归,把死当做应该去的地方。

本来孙文革命党人在海外惨淡经营,正是由于菜市口六君子喋血,突然,人气增加了数万人。许多中国人都是8964之后彻底觉醒的,包括我在内。中国面临着关键的历史性选择,这就是20大连任与倒习,用我个人的死亡,点燃倒习运动的导火索,我的死是不是挺值?我的私心就是,扬名立万,现实的就是成为刘晓波那样的人物,我发表的文章很多,大家看够不够水平?如果有平反昭雪的那一天来临,在彻底清算的大背景下,我的提议,应该尽量减少扩大打击面,人数尽可能最少,但以下人必须清算,第一,害死人命的。第二,64的刽子手。第三,躲在幕后的网警,五毛,网信办及腾讯公司。第四,在最后时刻还顽固坚持反动立场的。至于迫害我的人,马支队判终身监禁,另外几个直接责任人,轻微处罚,我拘留所住了多少天,他们就住多少天,毕竟他们是受人指使,意思意思就行,况且在尽可能的情况下,对我还不错,至于说有关网警必须判刑。另外也要追究把我解聘的河北工程大学的党委书记,校长以及人事处长。主要让他们进行民事赔偿就行。

我死之后,没什么可牵挂的,老母亲在养老院里有养老金,儿子混的还不错,我们基本早已中断联系,不要牵涉连累他。只是现任的妻子尚年轻,没有生活收入,虽然我做了一点安排,但是不够,请大家帮忙。

至于我写的东西,到时候有人会在网上发布的,从现在开始,我每天给朋友们打电话,如果三天没有音信,就意味着失去了自由,十天没有音信,很可能又进了拘留所,超过15天,那就可能进了看守所或精神病院,那个时候大概也到了北戴河会议期间,我写的东西,中共凡是长点脑子的人,都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除非是两种情况,第一,像马支队这种250,第二,中共内部的反习派,高级黑的方法炒作这件事,我愿意配合,成为悲剧性的人物,大家也做好配合。就连包子本身极其走狗,头脑清醒一点,也会做出正确的选择,本来恨我恨的牙根疼,但是如果整我的力度越大,对他不利的信息扩散范围速度越大。

政治的事不像我们想象那么简单,最简单的就是湖南株洲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丫头董瑶琼,别人认为肯定死定,但现在据说在家里呆着,乡里每月给她家生活补助。人的命,天注定,胡思乱想不顶用。

老百姓讲话,活到60岁就不是短命鬼,我今年64岁,正好和六四事件吻合,晓波死了之后,应该再有人出来为真理殉道,鲜血和死亡是促进历史进步的润滑剂,我活着没有什么意义,死亡,倒可能引发连锁效应,南美洲的一只蝴蝶扇动翅膀,会引发太平洋的海啸。

当年张灵浦的74师,就是想用自己作为诱饵,全歼共军,可惜国军不团结。现在中国又到了历史的抉择,关键时期,倒习,容共是我大纲里写的两大关键策略,发布之后,没有什么人理会,如果中共高层炒作,那就不一样了,我的命运,早就不属于我个人,而属于国家和民族,需要的时候就拿去,苟利国家生与死,岂因祸福避趋之!?

负责办案人员的联系方式,大队长李进17731054455,邯郸市反恐反颠覆反渗透金副队长18830058899,队长姓魏。

在谷歌搜河北工程大学王刚,笔名诺亚方舟。
我的绝命诗。

生当作人杰,

魂系孙中山。

愿舍此头颅,

自由花灿烂!

另外,现在补充一首。

魑魅魍魉时,

我未舍此头,

苟活十数栽,

为留后人羞!

本来台湾作家柏杨,丑陋的中国人,没有多少人知道,台湾当局把他抓进监狱,立即畅销。如果对刘晓波不大动干戈,也不会有太大动静,更得不了诺贝尔和平奖。

我最欣赏的绝命诗,大家说作者都是谁?

一,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二,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三,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四,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块,不负少年头。

五,断头今日意如何?创业艰难百战多。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南国烽烟正十年,此头须向国门悬。后死诸君多努力,捷报飞来当纸钱。

—林生亮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