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怡:(失败者回忆录0629)—董建华下台之谜(下)

0

我没有参加2003年五十万人大游行。但不久,我就从加拿大回香港长住了。你关切的地方发生火灾,隔岸观火的心情很不好受。

亲中派曾经低估参与游行的人数,并认定二十三条会在立法会照样通过,董建华也不会下台。

但毛毛细雨跟倾盆大雨完全是两回事。五十万人大游行产生了实际效果。

首先,游行规模震动了行政会议成员田北俊,他带领自由党在立法会转态投反对票,既扭转形势,迫使董建华把法案收回,也向董显示出一贯支持他的商界态度变了。

其二,大游行的直接效应是三位董建华任命的司局长辞职,包括财政司长梁锦松、保安局长叶刘淑仪、卫生福利局长杨永强。

其三,2003年11月区议会选举,民主派大胜,亲中派民建联惨败。民主派乘胜提出要求特区政府同意2007年和2008年分别实现特首和立法会双普选。

其四,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会见董建华时,提到要「团结在一些问题上有不同意见的人士」。于是董就考虑邀请民主派的大律师梁家杰参加行政会议。

民意和政治形势看来向民主派倾斜,这可能是董建华准备在2004年1月的施政报告中,提出要在07、08年作政制检讨的原因。根据民意趋向,倘若在社会作全面咨询,其结果必然是要求实行「双普选」。

对于一党专政的中共来说,人民有了选择执政者的政治权利,即意味着掌极权者失去或至少削减了操控人民的权力。这是非同小可的大事,岂能容许发生?于是,立刻向董建华叫停,阻止他在次年施政报告中大篇幅讲政改。并召唤董到北京,传达中共意图。

董建华在施政报告中说,他了解「市民对未来政制发展的关注及政制检讨的重要性」,但表示:「我在不久前到北京述职时,胡锦涛主席向我表明了中央政府对香港政治体制发展的高度关注和原则立场。」意思是,他没有提出大规模咨询和双普选,是「中央政府」的意思。把北京私下向他叫停政改的事,予以公开。

到了4月15日,董建华公开表示:「我认为2007年行政长官和2008年立法会的产生办法应予修改,使香港的政制得以向前发展。」

紧接着4月26日,人大常委作出关于2007年产生香港行政长官和2008年产生立法会议员的「决定」,表明这两个选举都「不实行普选」。并表示会对《基本法》附件关于这两项的产生办法作适当修改。

中共显然要及时否定董建华使香港政制向前发展的决策。

人大常委作出这样的决定,是赤裸裸侵夺了《基本法》第17条明确规定的香港特区的立法权。根据第17条,人大若认为香港的有关立法不符合属于中央管理的事务,可以把法案发回,但无权代为立法。人大常委有解释《基本法》的权力,但也要香港法院向人大提出释法,才可以解释。上次释法虽不是由香港法院提出,但至少是特首提出。而这次董建华没有向人大提出,人大却作出决定,明显是越俎代庖、不顾《基本法》的规定。

我相信2003年北京召董建华上京,一定向他表示要在施政报告中否定双普选,而他显然没有做。我也相信北京有可能要求他向人大提请「释法」,但他也没有做。直到人大作出「决定」前,董还表示07、08的政制要向前发展。从中共看来,这是陷中央于不义。

中共越俎代庖插手香港事务,破坏一国两制,引致国际舆论包括人权组织和美国国务院人权报告的严厉批评。

董建华敢于这样做的原因,很可能是他过于自信自己在中共眼中有无可替代的地位。既低估了中共对不肯放权的坚持程度,也想挽回自己的低落民望。他在辞职时回答记者说,他「最大的遗憾是未能完成第二个任期」。这说明他是不想辞职的。

董建华父亲董浩云是航海业巨擘,拥有超过150艘货轮。董家与美国关系良好,在韩战和越战时,他的船队帮美军运送过大量补给物资。董家过去与中华民国关系密切,董浩云的四女董小平夫婿为中华民国陆军一级上将彭孟缉之子、中国航运董事长彭荫刚。

随着中美关系在1971年突破,董浩云不久就带着董建华在美国拜会中共驻美代表柴泽民。为早期《七十年代》写过许多访问大陆的歌颂文章的赵浩生,与董浩云稔熟,经香港去大陆时多住在董家别墅香岛小筑。我也去过那里。赵浩生跟我说董浩云很「爱国」,他每次过港,董浩云都请他讲中国大陆的情况。

董浩云去世后,董建华接管家族生意。 1985年遭到破产危机,据说他向当时的新华社社长许家屯请求援手时,许大喜过望。即通过霍英东给董家借款渡过难关。

为什么会大喜? 《论语》说:「惠则足以使人。」你给人恩惠,就可以支使他。这是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共对于向他输诚的「爱国」人士,向来任意践踏,但对他曾经施恩德人士,反而信任与重用。而董建华的美国联系,固然可以做中国在改革开放中与美国的桥梁;与台湾的关系又有利于对台统战;在港英时代曾当过行政局议员,也较能获香港人信心。因此几乎是不二人选。

但香港政制,既触及中共的权力,也触及中共权贵在香港的利益。董建华经多次提点,似乎仍冥顽不顾。迫于无奈,中共只好请他下台,让港英培养、中共不怎么信任的公务员出身的曾荫权暂时接任。

不过,董建华其后因为同中共高层的关系,仍然对香港的政治发生关键影响。 (166)

图,2004年七一大游行,主题为「争取07、08普选」。此后十多年,七月一日这个「回归日」就既有官方庆典,更有市民大规模的示威抗议活动。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