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主体外交,日本扩大与北约合作 联合对付中国

0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与北约成员国领导人交谈。(从左往右:岸田文雄、拜登、斯托尔滕贝格、朔尔茨、欧洲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加拿大总理特鲁多)

华盛顿 —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参议院大选前夕到欧洲出席G7峰会与北约峰会,强调反对“以武力改变现状”。专家认为,日本参与国际政治比以前积极,将扩大与欧洲合作,联合对付中国。

对俄制裁看出转变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6月29日至30日将在西班牙参加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峰会。这是日本首相首次出席北约峰会。

此前岸田6月26日出席了在德国举行的七大工业国集团(G7)峰会,他在谈到乌克兰局势时指出:“今日乌克兰,可能是明日东亚。” 岸田承诺将在5年以内全面加强日本的防卫能力,确保相当大程度地增加国防支出,并称“不允许凭借武力单方面改变现状”。

由于日本参议院大选将于7月10日投开票,岸田在选战期间出访5天实属罕见,这是继前首相菅直人2010年在参议院大选期间出访后,再度有现任首相在中央级大选期间出访。

前日本防卫研究所研究室长,日本安全保障战略研究所理事长高井晋(照片提供: 高井晋)

前日本防卫研究所研究室长,日本安全保障战略研究所理事长高井晋(照片提供: 高井晋)

前日本防卫研究所研究室长、日本安全保障战略研究所理事长高井晋(Susumu Takai)表示,岸田在这个时候选择参加北约峰会,有其国内事务和外交考虑的背景。

他对美国之音说:“自民党提议大幅加强防卫能力的目标是GDP的2%,与北约主要国家的国防费用相近,所以岸田想在北约峰会上提出他的外交和安全政策,获得国际的支持。目前日本的安全与防卫政策中最主要的就是应对中国的军事威胁,但中国的军力现况缺乏透明度,可以确定中国在不断增强实力,并加强其军用的网络和太空能力,更重要的是中国也在试图以武力单方面改变现状。如今俄乌战争让日本感受到加强防御的必要性,以及与具有共同价值观的民主国家合作的重要性,所以在大选的节骨眼上来参加北约峰会。”

岸田在G7峰会上称,近期将在内阁会议批准禁止进口俄罗斯生产的黄金等,以加大制裁俄罗斯。

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IFRI)研究员席琳·帕琼( Celine Pajeon)6月23日接受产经新闻采访时表示,她对于日本决定出席北约峰会感到惊讶。她指出,日本“向来在国际社会中没有什么存在感,特别是跟‘纷争’有关的事情,总是不愿表明立场。”

台湾绿洲文教基金会执行长谢文生(照片提供: 谢文生)

台湾绿洲文教基金会执行长谢文生(照片提供: 谢文生)

日中关系专家、台湾绿洲文教基金会执行长谢文生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这次北约峰会也邀请了其他非北约的国家,不过日本是一个最特殊的存在,因为G7领袖中唯一非北约成员国的就是日本,在这次俄乌战争中的表现,也最令国际社会刮目相看。

他说:“今年俄乌战争爆发后,日本的表现和过去迵然不同,不仅极早就对乌克兰支持表态,甚至还提供了防弹衣等军用装备给乌克兰,乃至于接受乌克兰的难民。2014年俄罗斯入侵克里米亚时,日本是G7中唯一没有对俄罗斯进行制裁的国家,这次日本却毅然与欧美站在一起,共同面对俄罗斯,这样的转变,大为提高了欧洲对日本的信赖,在北约需要面临中国威胁的现在,格外重要。”

谢文生指出,欧洲国家虽然在面对俄罗斯方面已具有相当的经验,但正在摸索与愈来愈具威胁性的中国之间的关系要如何调整;由于日本有长期与中国交手的经验,北约希望日本提供欧洲需要的协助。

今年北约首次将“对抗中国崛起”写入该组织的指导原则,是近十多年来首度修订北约的战略概念。

与欧洲扩大联合制中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6月23日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声称,北约近年来跑到亚太地区“耀武扬威”,并指出亚太地区不是北大西洋地理范围,认为日、韩参加北约峰会并不合理。

日中关系专家,台湾绿洲文教基金会执行长谢文生表示,日本与北约这几年来一直保持着从首相到阁员间广泛的互动往来,日本参加峰会并非突然的提议。他指出,2019年3月日本防卫省就已经派遣职员前往北约的‘网络防御卓越中心(CCDCOE)’学习,该年6月,日本也派遣了联络官前往北约海上司令部,强化日本与北约之间的联结。2020年12月北约召开外长的视频会议,就邀请了日本、韩国及澳大利亚参加,会中就如何应对中国军事力量的崛起进行讨论。此后,日本与北约的互动就愈发频繁而台面化了。

他说:“到了今年,日本自卫队统合幕僚长山崎幸二5月去布鲁塞尔参加NATO的参谋长会议,这也是日本统合幕僚长首次出席该会议,分享印太地区的安保环境信息。北约军事委员会主席包尔(Rob Bauer)6月访日,当时山崎幸二在记者会上就说,包尔此行主要是想要深入了解印太地区的情势,以及日本跟NATO间强化联结,是NATO的军事委员会主席第4次正式访问日本防卫省,也促成了日本派出二艘海上自卫队的练习舰前往地中海,跟NATO的常设海上部队进行共同训练。”

日本安全保障战略研究所理事长高井晋表示,日本近年来愈发频繁地与北约互动,是因为双方在更多的领域上拥有合作条件与意愿,现在可谓是水到渠成。

他说:“根据2015年北约国家伙伴合作计划(IPCP),日本在网络防御、海上安全、人道主义援助/救灾、小型武器等常规武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与运输工具相关的武装管理、防扩散与裁军、国防科学技术、妇女、和平、安全、人身安全、公共外交活动、防卫和安全等优先合作领域上,与北约共同推进印太地区联合培训等务实合作,已经为双方未来的共同发展奠定良好的基础了。”

高井晋指出,依照《北约公约》第 10 条的规定,只有欧洲国家才有资格加入北约,因此日本没有资格加入,也不太可能加入,但是双方的合作力度会愈来愈强。

FOIP走向区域领导者

由于日本、韩国、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领导人都将出席本次的北约峰会,岸田文雄有意借此机会,举行日本、美国、韩国三国领导人会议,以及亚太地区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四国领导人会议。

日本安全保障战略研究所理事长高井晋表示,岸田为了共商应对中国的威胁,邀约北约的4个亚太伙伴国共商如何加强印太地区与欧洲地区的合作。

他说:“换言之,各国都是以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FOIP)”为目标,为了对抗正在强化霸权的中国,现在欧洲和印太地区的安全保障已经密不可分了。特别是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后,印太地区的国家更是担心北京会效仿俄罗斯以武力侵略台湾。日本是印太地区真正能够改变区域力量平衡的国家,正在提升威慑力,因此在印太安全事务上的角色也越来越重要了。”

高井晋指出,岸田将延续在G7的意见,在北约峰会上再次强调 “在世界的任何地方都不能容许武力片面改变现状的行为”,与各国讨论如何共同遏制中国在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扩张其霸权地位的行为。

日中关系专家,台湾绿洲文教基金会执行长谢文生表示,战后的日本在国际政治的参与一直很低调,很有“更生人”的意味,但是在前首相安倍晋三2015年8月14日发表“战后70年谈话”表明日本来到新的世代之后,2016年又在肯尼亚的非洲开发会议中提出 “自由且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构想”,日本已经逐渐迈向区域领导者的地位了。

他说:“日本近期历任领导人从安倍到菅义伟、再到岸田,包括所有内阁要员都一直不厌其烦地向友邦说明“自由且开放的印度太平洋”的重要性。欧洲这几年对中国态度的转变,不能说都是日本的功劳,但在‘加速其转变’上,日本绝对是主要推手。美、澳、印、英、法、德、意大利、荷,乃至欧盟都各自提出了印太的战略,防卫大臣岸信夫更是串联到欧盟的英法德三国纷纷表示,将派遣海军舰队至印太巡逻乃至进行联合军演,这表示日本将在对抗中国方面担起更具主导的角色,逐渐走出具有‘日本主体’的国际关系路线。”

2022年6月28日 21:50
向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