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王小洪已经是下届中央政法委书记的最可能人选了

0
20

中国新任公安部长王小洪  百度百科截图

自从去年王小洪被从公安部常务副部长的称谓改为公安部负责日常工作的副部长并同时接替了赵克志的党内职务公安部党委书记之后,无论中共党内党外,没有人不相信王小洪是公安部长的唯一接班人选。也没有人不相信明年三月的中共十四届全国人大会议上,被赵克志坐满了一届的分管公安和国家安全及相关事务的国务委员职务会落实到王小洪身上。

但是,如今王小洪在距离中共二十大的召开还有至少四个月时间的时候即被宣布“提前”上位公安部长,如此“打破惯例”的不寻常安排,自然会令外界把关注焦点放在了赵克志的政治安危上面。而在此之前的唐山烧烤痁打人事件发生之后即已经出现的网络媒体上的诸如《唐山打人案为什么被热炒 赵克志后院起火了》、《唐山打人案背后有巨大政治阴谋 为拉公安部长下马》、《赵克志后院起火 唐山打人案疑涉高层内斗》等分析文章的内容,更被认为是“准确的分析和预测”。

比如本月13日开始在网络上被广为转载的《唐山打人案背后有巨大政治阴谋 为拉公安部长下马?》一文中分析说:唐山打人案本来在中国稀松平常,这种事情在每个城市每天都在发生,要解决的办法就是严控互联网,媒体不发声,这样全中国自然就是一片人民安居乐业的幸福景象了。但这次事情出现后,各大媒体发声,各种关于唐山警匪一家的帖子也在网上畅通无阻,连妇联也罕见为妇女发声了。且由中共公安部介入,交由异地办案。有分析指,唐山打人案疑涉高层内斗,从河北发迹的公安部长赵克志后院起火,而公安部党委书记王小洪很可能借机“倒赵”。王小洪任公安部党委书记后,已经掌握实权。而接近69岁的赵克志,恐怕很难平安退休,除了受唐山黑社会案影响,他的问题关键可能出在孙力军案上。

知名时评人岳山刊于本月13日的分析文章《唐山打人案异常爆炒 涉中共高层内斗?》认为:在中共二十大前,这次河北唐山闹得这么大,一个早已存在的黑社会问题,突然被作为大案处理,宣传爆炒,如同网友说法,太不寻常。

中共现任河北省委书记倪岳峰今年4月才上任……,唐山打人案如果要找“领导责任”,到底还会波及谁?需要注意的是,现任公安部长赵克志,上任前一站就在河北。

岳山的如上文章还分析说:赵克志本来是胡锦涛的旧臣,原任贵州省委书记,在习近平上台后,赵克志进京的中转站和跳板,就是河北,他于2015年7月至2017年10月担河北省委书记,之后进京掌公安部,再升为副国级。也就是说,河北是赵克志在习时代发迹的政治后院,这里有他的大批旧部。包括唐山市公安局现任局长赵晋进,在赵克志掌河北时,曾任河北省公安厅反恐怖工作总队总队长、廊坊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

况且,赵克志掌管公安多年,所谓的全国扫黑领导小组,赵克志是排名第一的副组长,如今被爆出重重黑幕,也属任内涉扫黑不力,这把火对赵克志已双重烘烤。自2020年以来,习近平布局在公安系统“整风”,然后先后打下孙力军、傅政华等政法虎,指他们野心极度膨胀,并且私自藏枪,是安全隐患。去年由王小洪升任公安部党委书记,实控公安部,并且大举清洗孙力军政治团伙余党,也可能触及赵克志,毕竟孙力军升任公安部副部长,也是赵任内的事,并且有可能他对孙力军的“阴谋”知情不报……

本月16日,网络上的另外一篇标题为《唐山的后面是北京》的分析文章说:唐山打人事件曝光后的种种诡异现象,透出的就是打人案只是个引子,意图下大棋之人的真正目标是唐山的黑势力和背后的官员。不过,现在双方角力仍在继续……。中共二十大习近平如要连任,政法系统的刀把子很重要。目前,公安部的党组书记、副部长王小洪,最有可能进入政治局,成为中共政法委的书记。王小洪是习近平从福建带出来的老人,和习近平关系密切。王小洪的主要竞争对手,是现在的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公安部长赵克志。

文章中引述中国内地网易6月12日刊登一篇题为“河北省副省长、原唐山市委书记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的文章内容:唐山“烧烤店黑恶势力事件”,绝非偶然。因为有人要借助这件黑恶势力案件,深挖唐山乃至河北的官场,目标恐怕也是对准了现在中央任职的河北省前高官。

如上分析文章刊登数天之后,中共当局即对外宣布了赵克志被免去公安部长职务,任命王小洪为公安部长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于是”唐山風暴‘刮走‘公安部長趙克志“及诸如此类的说法跃然网上。

但在笔者看来,中共高层,特别是习近平本人把唐山烧烤痁打人事件归咎到河北省委书记的前任身上,委实有些牵强。这里注解一下:赵克志本人是在2017年10月底被宣布接替郭声琨的公安部长及部党委书记职务,并与同时被宣布免去他只担任了两年零3个月的河北省委书记职务。

而在此之前的赵克志是从自己的家乡山东起家,一步步晋升至山东省副省长之后的仕途轨迹为:担任山东省副省长5年零1个月;担任江苏省常务副省长4年7个月;担任贵州省长和省委书记的时间共计5年。

如此说来,担任公安部长之前的河北省书记的职务对赵克志来说不过是个晋升中央副国级职务的过度,河北省真得算不上是他赵克志的“政治后院”。此其一。

其二,相对于王小洪从去年11月底接替公安部党委书记之后的晋升前途,1953年出生,今年已经69岁的赵克志即使是习近平的铁杆亲信,也只能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与他同岁的习近平无论如何也不会考虑把一个和自己一样年迈的人安排进入未来的二十届中央政治局并接任中央政法委书记。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无论是江泽民时代还是胡锦涛还是习近平上台以后,历次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上产生的所有中央政治局的新任委员,最年长的只有68岁,年已或者年过69岁还能新“当选”中央政治局委员的事情,从中共政权进入了江泽民时代之后开始,再就从未发生过。而自己早已经决心连任第三届甚至更多的习近平,从常理上讲只会对自己下面的所有,至少是绝大部分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委员的年龄限制更加坚持而不是相反。所以,如今仍在台上的所有中共法制系统中的副国级和正省部级领导人中,赵克志是最没有可能,或者说完全没有可能在二十大上晋阶中央政治局并接掌中央政法委的。那么所谓王小洪为谋政法委书记前途而打击赵克志或者说“倒赵“的说法根本不成立。

分析到此,笔者想要说明的结论是,即使是没有唐山烧烤痁打人事件的发生,甚至还可以假设没有一个孙立军及其政治团伙的被揪出,今年秋天的中共二十大及明年三月的中共十四届全国人大一样都会是赵克志仕途的尽头。

而如今习近平下令打破“惯例”,安排赵克志赶在中共二十大召开至今还有4个月时间就把公安部长职务“提前“交给王小洪,最主要的目的是什么呢?

之所以说是“提前“,是因为在此之前无论是赵克志接替郭声琨,还是郭声琨接替孟建柱 ,还是孟建柱接替周永康,新一任公安部长都是在当年召开的中共党的全国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结束之后任命的。与此同时的党内任命是把刚刚卸任公安部长的那一位宣布为新一届的中央政法委书记。

也就是说,在赵克志接替公安部长之前,卸任公安部长者晋升为政法委书记已成“惯例“,而这个”惯例“将被打破,事实上是在2017年10月底赵克志接任公安部长的同时即已经被事实上宣告了。

在此之前,无论是周永康与孟建柱之间,还是孟建柱与郭声琨之间,都拉开了一定的年龄差距,也就是说,当初在考虑公安部长接班人选时,即已经把五年之后接班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年龄因素作为一个必要考量。但是,在为郭声琨安排公安部长接班人的2017年中共十九大召开之前,安排了比郭声琨还年长一岁的赵克志接替郭声琨的公安部长职务,就证明了无论是当时的习近平还是赵克志本人,都非常明白他赵克志没有可能在任满五年公安部长之后晋升政治局委员和中央政法委书记。

当年总部设在北京,现在已经被迫停刊的大外宣《多维网》去年7月初曾发表文章,《中共二十大后的“刀把子”握在谁手》。该文章中分析二十大后中央政法委书记人选,除了提及习近平的三名亲信之外,还特别点名现任最高法院院长周强。

按照多维这篇分析文章的说法,中央政法委虽然经过中共二十大以来党和国家机构改革,职权大为缩水,尤其是中央政法委书记“降级”由中央政治局委员充任,武警部队被整体划转指挥隶属关系。但是,作为“公检法”三家国家合法暴力机器的业务指导上级,其作为“刀把子”的重要属性并未完全改变。

笔者在这里提醒一句,武装警察被习近平明确为中央军委直接统辖是不假,不过武装警察部队的司令员始终都是中央政法委的当然委员。这是由武警部队的“内卫”性质所决定的。

多维当时这篇分析文章的作者认为,2022年中共二十大,现任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赵克志将年满69岁,按照“七上八下”年龄规律,将难以像前任孟建柱、郭声琨一样由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升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中央政法委书记。因此,中共二十大将新选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的接任者。

文章推举出了多个人选,出场次序是王小洪、应勇、周强、陈一新。除了周强外,其他3人都是习近平公认的亲信。

文章表示,如果郭声琨、赵克志“裸退”(不是“如果”,是肯定),北京能否在现公安系统内寻找接棒人呢?上升极快的公安部常务副部长王小洪(正部长级)曾一度被看好,但其最大的劣势是仅熟悉公安系统事务,没有地方执政经验。历史上,公安系统内部选拔(除中共建国后的几位军方领导人外)中央政法委书记没有先例。
当时,笔者也曾在本专栏发表《谁会与应勇竞争下届中央政法委书记?》一文,分析说无论是郭生琨还是赵克志,在未来二十大上“因年龄原因不再担任党和国家领导人职务”几乎可以肯定。所以,届时空出的政法系统的副国级岗位至少有两个。

笔者当时认为应勇在未来二十大上接掌中央政法委的可能性较大,也是基于他本人的长期政法工作经历加之“地方执政经验“。毕竟过去几任中央政法委书记,从周永康到孟建柱再到郭声琨,都是地方省委一把手出身。

但是,随着应勇被出乎预料地安排在湖北省委书记位置上提前退居二线,前面列举的下届中央政法委书记的“竞争“者少了一个。至于习近平是否会在现任地方省委一把手中挑选一个中意者直接升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中央政法委书记,笔者认为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但安排王小洪的可能性更大。简单说来,如今安排反正也是快要退休的赵克志,“提前”把公安部长的行政职务也一并让给王小洪,同时也还安排把他增补为中央政法委副书记,目的就是让王小洪在未来二十大上以公安部长和中央政法委副书记身份晋升为主管中央政法委的政治局委员“顺理成章”。更详细的分析内容,留待本专栏的下篇文章继续。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