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晓康:中共只能听任习近平蛮干下去

0

一、怪物还在得瑟

注定不可持续的一种制度和统治方式,居然耀武扬威地存在了那么久。

中国三十年统治模式,在经验和学识之外,古今中外都没有知识可以解读它。甚至世界上所有的专制政权,都把中国视为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模范」。人们对中国的预测,误差不仅仅是「经济发展导致民主」、还在于三十年里预言「崩溃」多次,每一次都低估了这个政权的存活能力。

中共这个集权制度,穿越三道生死关隘——「六四」屠杀合法性危机、市场经济、互联网社会,不但毫发无损,反而被淬炼得前所未有的强大与邪恶,以致近现代以来西方学界积累的「专制集权」知识,皆无力解释这个「东方不败」:它如何可以一场饥饿接一场文革,然后要救「亡党」,却再来一场大屠杀,便迎来二十年经济起飞、贫富崩裂、阶级对立和道德滑坡,再升级为世界第二超强,同时也是苏联之后的新型集权。

它完全是一个怪物。

1978年至2013年,这四十年里,中国经济以10%的年平均速度增长,人均收入提高了10倍,约8亿人摆脱了贫困,婴儿死亡率降低了85%,人口平均寿命提高了11年。这是一次「大跃进」,所以中国有两个「大跃进」,一个在毛泽东时期,一个在邓小平时期。

第二次「大跃进」,专家界定中国推行的是资源耗竭式发展模式,而且是权贵集团拿走利润,留下垃圾。现在中国大的生态环境已经完全毁坏了,江河污染,洞庭湖、鄱阳湖干了;还有北京的雾霾;土地污染造成的食品污染,令中国癌症高发,超过世界任何国家。

二、暴富强权令纳粹失色

经济奇迹换来「两个丧失」,第一个丧失,中共是拿中华民族的大好江山,换取他们党的江山;

第二个「丧失」是中国人的心灵被掏空了,中共不准你有信仰,人的道德大滑坡——中国人的心灵家园也丧失了。

中国推行的资源耗竭式发展模式,山河破碎,道德沦丧,这个国家主义主导的「中国模式」的设计,从一开始就是挥霍中国资源,再挥霍人类资源,它成功以后的逻辑,就要开疆拓土、资本输出、万方来朝,所以2017年习近平上台,手握两个百万亿(100万亿国有资产和100万亿现金),中国下一步要五步「支配世界」。

最近人类遭遇的这场瘟疫,也检验了这个怪物。

三年前无论是它放毒还是失手泄毒,它极其成功地让全世界染毒,感染人数五点四四亿、死亡六百三十三万,而西方至今抓不到武汉病毒的证据;中共也可以将一个两千万人口的国际大都市彻底封死,其控制能力已令前面的纳粹德国和斯大林苏联望尘莫及。

中共不肯改变,放弃权力,习近平是他们最好的选择,所以二十大他还会连任。

三、躺平主义

民间消极抵抗,也反应了这个怪物的强大。

“岁月静好”死掉了以后就来了“躺平主义”,

三十年盛世,北上广不相信眼泪,京津冀得有个好肺,

岁月静好是体制与民间共谋的一种矫情,

抗争乃少数勇敢者所为,代价惨烈,「七零九」律师是代表。

民族主义洗脑成不成功?不知道。

民粹主义有明显代际划分,老三届怀旧红歌,也熟悉毛时代的物件,

三十年后年轻人对独裁、个人崇拜、红歌红旗反而陌生了,

他们腻歪那个挑二百斤的,却不知道他是学毛泽东。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