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维度:巴闭过皇帝

0

网络图片

据说中共主席习近平过两日南下,庆祝共产党接管香港廿五周年。这几天全城已高度戒备,这边封锁,那边「闭环」,传闻中出巡之处,鸡犬不宁——如科学园员工未来几日也要在家工作,园内食肆今天就陆续关门——防民之近身,甚于防贼,就连采访那个所谓「回归庆典」的记者,也要先接受警方审查,合格了,核酸了,再隔离几日几夜「净身」了,才能入场一睹主席风采。

结果,在新闻自由「已经喺我哋慨袋入面」(李家超语)的香港,多家传媒的记者皆吃闭门羹,包括本地的《明报》、《南华早报》、《香港01》、《有线》、《NOW》,还有外媒如《法新社》、《路透社》、《彭博》、《CNN》和《纽约时报》。最可笑的,是连中联办旗下《大公报》以及政府新闻处,也有记者未能通过资格审查。 (注1)

尽管有人投诉新闻豉油受损,但客观而言,中共凭自己的实力闭门庆祝,为什么要让你采访?如果我是记者,简直恨不得被你拒绝——报道自己如何被中共禁止采访,论新闻价值,不是远高于报道那些「回归大典」样板戏,变相协助它做政治宣传吗?此时此刻,真正的新闻自由该包括「不报道」的自由,现在香港国安警不让你采访,要谢主脓恩啊!

当然,习近平如果无惧七月一日天降横雨,风尘仆仆也要来香港打个白鸽转,我认为也是好事,至少可以加深大家对中华文化的认识。有两个中文字,各位可能不认识,因为平日根本用不着,就是「警跸」(跸粤音毕),指古代帝王出入,所过之处,必有侍卫戒备,封道路,止行人。古时官员出门,前面也有引路的差役(叫「阿街卒」)大锣大鼓,喝令行人让路,称为「喝道」。皇帝出行才有警跸,官员只能喝道。

若皇帝路过时,你没来得及躲得老远,不慎惊动了御驾,就叫「犯跸」。犯跸之罪,可大可小,尽管有法可依,但实际上视乎皇帝是谁。例如司马迁写过一件事:某日汉文帝出行,路经中渭桥,有个人从桥下跑出来,惊动文帝车马,即被逮捕交给廷尉审理。当时廷尉叫张释之。

张释之审问犯人,犯人说自己「闻跸」就躲到桥下去,等了很久,以为车马已经过去,想不到一出来就看见皇帝的队伍,只好赶快跑开。张释之闻言,判他有罪,向文帝报告说「一人犯跸,当罚金」。本想处死该人的文帝,非常不爽,答道:「此人惊动我的马啊,幸好这匹马儿温驯,换了是另一匹马,岂不摔伤我?廷尉你居然只判他罚金!」

张释之一开首说:「法者,天子所与天下公共也。」(法,是天子和天下臣民都要共同守的)接着说,「既然法律规定犯跸罚金,皇上现在要加重刑罚,就不能取信于民。皇上若当场下令杀他,也无话可说,但现在交给廷尉审理,就不能偏私,否则天下人就不知怎样守法了。」最终文帝接纳张释之的判决,守住了「法治」,没有搬龙门,擅改游戏规则,跟今天似乎不太一样。

昔日中国的警跸文化,大抵如此。但今天你可能觉得很奇怪:「吓,古时皇帝出巡,原来不用封他妈的三日三夜,还可以让人躲在桥下?万一这路人甲要发动孤狼式恐袭,汉文帝岂非已横尸桥头?」你说得对,汉文帝当时真的可能很危险,但他在位期间,清静无为,与民休息,更广开言路,废除「诽谤妖言罪」,又撤销多项恶法,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自然不怕有人要刺杀他了。

正如2019年7月21日999报案中心接线生话斋:「惊你就唔好出街。」完。

注1
https://bit.ly/3HZQ9om


耶稣说:「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
请订阅支持十三维度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sefirot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