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难民罗冠聪-香港自由之声的最后一位代表之一

0

作者:流芳

6月29日出版的法国各报头版新闻集中关注两大话题:一是关涉民众购买力的问题,法国财政部推出路线图,表示要继续维持占国民生产总值5%的赤字目标,将目前推行的油价补贴措施(每公升燃油可获18生丁)延至今年年底等项措施,以刺激消费;另外一个话题则是关于法国2015年11月13日遭遇恐怖袭击一案的庭审今天进入最后一天,经过十个月的听证之后,法庭将做出最终判决。

关于中国,《解放报》刊出报道,介绍了目前流亡伦敦的香港前立法会议员罗冠聪的情况;《回声报》则披露了中国决定放宽对入境人员隔离措施的消息。

罗冠聪,为数不多的香港幸存的自由之音的代表

2022年7月1日,是香港回归25周年纪念日,也是香港新任特首就职典礼日。在即将迎来这个特殊日子的前夕,《解放报》刊出一篇关于目前流亡伦敦的香港前立法会议员、香港历史上最年轻的民选代表罗冠聪的人物特写。

该报写道,现年未满30岁的罗冠聪,以危害国家安全、颠覆国家政权以及违反《国家安全法》规定的一系列其他罪名而受到通缉,面临数十年监禁。2020年实施国安法以来,香港所有的民主反对派纷纷在这些罪名的指控下受到镇压。

报道首先聚焦罗冠聪的成长经历。这位九零后的年轻人并非来自香港这个国际金融中心的精英阶层。其父曾在早年冒着生命危险游泳到了香港。罗冠聪于九十年代初生于中国深圳一个贫困乡村。1999年,随同母亲和另外两名兄长前往香港与父亲团聚。他们在香港生活在一个远离市中心的廉价出租屋内。依靠父母的辛勤劳动生活。在家庭生活中,他们既不谈论宗教,也不谈论人权。甚至成员之间的交流也很少。致使罗冠聪性格比较孤僻。他带着所谓的“难民心态”,在不参与政治的情况下接受教育并努力攀登社会阶梯。

2010年,罗冠聪17岁那一年,受到监禁的中国作家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罗冠聪就读的那所学校的校长公然提出批评,引发了这位青年的好奇心。他不仅阅读了08宪章,还参与了纪念六四天安门事件的守夜活动,茅塞顿开。

2014年香港爆发雨伞革命,罗冠聪作为学生会代表,要求香港实行普选。他还参加了与当地政府的辩论,被推上政治前台,从而与黄之锋等人一起成为受到瞩目的焦点人物。经过79天的抗争活动后,占中运动失败,该运动的领导人深受挫折并深感内疚。2016年,罗冠聪与黄之锋一起创立了新政党“香港众志”。各方对此一政党褒贬不一。在传统活动家眼中,这一政党过于激进;而年轻的地方主义活动家们却认为它过于温和、过于国际化。不过,罗冠聪在23岁那一年,成为香港立法会历史上最年轻的议员。尽管持续时间并不长久。

《解放报》指出:2019年香港720万民众中的四分之一人口走上街头捍卫自由。警方进行了粗暴镇压,而年轻人则步入反抗。与2014年相比有所不同的是,这一次,年轻一代展开了一场声称没有领袖的激烈抗争运动。

2020年,就在国家安全法实施前数天,香港众志解散,罗冠聪到英国避难。他表示:他所有的朋友均遭监禁。对此,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感到非常自责,好像他成为一场灾难中的唯一一位幸存者。如今,他要求自己不再悲伤。他不断出席各种会议、接受采访、结交朋友、踢足球,尽量像其他人一样生活。其生计则以授课和自由买卖为主,他所撰写的书籍将于今年12月问世。罗冠聪坚持强调:他没有从美国那里收受金钱。

罗冠聪的新闻官将其称为“优秀的政治家、坚定、全心致力于和平”。并将他誉为“小马丁-路德-金”。

中国放宽入境人员隔离措施

此外,《回声报》披露了中国决定缩短入境隔离时间的消息。该报披露:中国不再对来自国外的人士实施21天的隔离措施。将过去在酒店实施的21天或14天隔离期缩至7天。这是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中国对严格的清零战略做出的最大一次调整。这是中国发出的一个令人放心的信号,此一消息引发全球股市欢迎。不过,当局在周二发出警告:提请民众仍需注意谨慎行事。并表示:清零战略依然有效,一旦出现流行病爆发的迹象,就会面临恢复严格卫生措施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