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民连被国安警约谈七一不示威 多家传媒记者被拒采访回归庆典

0
香港 —

距离香港主权移交25周年纪念日还有倒数两天的时间,警方星期二宣布正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可能到香港出席活动为前设,作出前所未有的严密保安部署,包括封闭举行新政府官员宣誓,以及回归庆典的湾仔会议展览中心半岛,并设立临时限飞区。民主派仅余较活跃的政党社民连星期二宣布,因部份义工及友人被国安警约谈,七一当日不会有任何示威活动。香港记者协会亦发声明,对当局突然要求撤换多名采访庆回归活动记者,表示极度遗憾。

星期五(7月1日)是香港主权移交25周年纪念日,亦是候任特首李家超及新班子宣誓就职,据亲中网媒香港01星期三(6月29日)引述消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预料会偕同夫人彭丽媛星期四(6月30日)搭高铁访问香港,当晚搭高铁到深圳过夜,星期五(7月1日)早上再到香港,主持新班子宣誓就职礼。

警方将封锁会展半岛并设临时限飞区

香港警方星期二(6月28日)召开记者会宣布,正以习近平可能到香港出席活动为前设,作出前所未有的严密保安部署,包括将于星期四(6月30日)及星期五(7月1日)封闭举行新政府官员宣誓,以及回归庆典的湾仔会议展览中心半岛,并设立临时限飞区,限制一般飞机和其他飞行装置的飞行。

警方又表示,截至星期二未接获任何公众活动申请,将预留“公众活动区”和“递信区”,让市民递交请愿信。

社民连称被国安警约谈七一不示威

不过,《港区国安法》实施接近两年来,民主派仅余较活跃的政党社民连星期二在社交网站发声明宣布,该党部份义工及友人被国安警约谈,经评估形势后,在七一当日不会有任何示威活动。声明又表示,形势艰难,未能透露详情。这是过去接近20年来,社民连首次七一不示威。

社民连主席陈宝莹与3名成员上星期六(6月25日),七一前最后一个周末,在铜锣湾崇光百货出口摆设街站,不过,街站没有任何横额、标语及旗帜,只有一张长方型的折台(桌子),摆放宣传单张,呼吁市民关注香港已经进入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的下半场。

七一前街站被警告挂黑布都可能犯法

陈宝莹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今年六四33周年纪念日前的周末,社民连曾经在同一地点摆街站,挂起一块黑布悼念六四及哀悼香港表达自由的丧失,不过,今次七一前的街站,连挂一块黑布都被当局警告可能会出传票检控。

陈宝莹(手持传单者)6月25日七一前最后一个周末,在铜锣湾摆街站,呼吁市民关注一国两制。 (美国之音 汤惠芸)

陈宝莹(手持传单者)6月25日七一前最后一个周末,在铜锣湾摆街站,呼吁市民关注一国两制。 (美国之音 汤惠芸)

陈宝莹说:“我们收到风(消息)就说,可能黑布都会出传票(检控),因为我们这个团体(社民连)经济都有困难,所以我们街站的目的是为了派我们的意见(的传单)、发表我们的意见,所以我们就不想因为这样(挂黑布之类),被它(当局)停止我们的街站,我们暂时就连黑布都不用。”

记者问及在街站挂黑布可能触犯什么法例呢﹖陈宝莹表示,据她所知当局还在研究中。

陈宝莹说:“它们(当局)还在研究中、据我所知,哈哈哈﹗”

记者问:“还未研究好(可能触犯什么法例)都要(控)告吗﹖”

陈宝莹说:“是啊,未研究好,这样据我所知就是它们(当局)还在研究中,如果将来下一次它票控我们的时候,我就会通知你,哈哈哈﹗”

街站派传单回顾主权移交25年

陈宝莹表示,这次街站的主要诉求,是检讨过去主权移交25年,在人权及公民社会遇到的问题。陈宝莹强调,人权是一定要由香港人自己争取,她慨叹目前的社会形势,人权愈来愈倒退。

陈宝莹说:“我们想表达的讯息就是,人权是一定要由我们(香港人)自己争取回来的,因为我们检视过去这25年来,其实就是很多市民、包括长毛(前社民连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在这方面都做了很多(工作),就是说怎样去令到那个法例、虽然(那)个《公安条例》还在,但是那个法例的执行比较宽松的,但是当然现在就完全不同了,现在这个社会,就是拿着恶法来做罪(名),即是有法用尽了、有权用尽。”

陈宝莹:公民社会还可以在狭蓬中生存

陈宝莹表示,街站的诉求亦关注公民社会的发展,她认为香港人的政治自由可能受到压制,但是公民社会可以在其他方面参与,包括民生、经济、社会规划等议题,她认为公民社会组织还可以在狭蓬中生存。

社民连成员在街站向市民派传单,只有一张折台,没有任何横额、标语及旗帜。 (美国之音 汤惠芸)

社民连成员在街站向市民派传单,只有一张折台,没有任何横额、标语及旗帜。 (美国之音 汤惠芸)

陈宝莹说:“其实应该还可以发声的,它(当局)应该不可以完全禁制我们所有人,是对于一些真的社会的政策、劳工的政策是不让我们发声的,所以我们觉得就是过去这25年来,我们见到民间社会、工会、民间团体,什么社区关注组,其实就很蓬勃的,现在就好像全部被人取替了,但是其实应该还可以有很多的狭蓬,还可以生存。”

警方前所未有审查采访记者背景多人被DQ

至于官方庆祝回归活动的传媒采访安排,包括七一升旗礼以及新一届政府宣誓仪式等,警方说香港政府新闻处会统筹及协调会场内的传媒采访,会场外的“保安区”将会设立采访区,警方会核实记者身份,包括检查记者随身物品。

据香港独立记者林彦邦在ReNews星期三(6月29日)报道说,七一庆典警察审查入场采访记者的情况持续有新发展,经过重重难关获准入场采访的记者,星期三下午一时起要入住隔离酒店“闭环”。据了解,香港无线电视台(TVB) 两名已报名的记者,其中一个到达隔离酒店才被告知,不符合资格不可以入住,“临门一脚才被 DQ(取消资格)”。据香港《信报》报道,《香港01》、《经济日报》都有记者到达隔离酒店才被 DQ。

忧中国大陆审查机制引入香港

ReNews的报道表示,警方和港府对今年回归庆典采访审查史上最严,最少10间香港本地以及海外传媒连报名都没有资格到场采访。香港本地有网媒HKFP、独立媒体,海外传媒有日本经济新闻、朝日新闻、美国之音、台湾中视、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及Getty Image等。

ReNews报道表示,除了大批传媒经审查无法采访,连记者本人都要经背景审查才可以入场。这种对传媒机构、记者个人背景的审查是中国大陆惯常做法,过去在香港几无先例,过去的回归庆典即使有中国领导人出席,《苹果日报》都可以派人采访,今次的大规模审查反映香港传媒自由急剧收窄,类似中国大陆的审查机制似乎亦引入香港。

记协对多家传媒记者被拒采访极度遗憾

香港记者协会星期二(6月28日)晚发声明表示,香港政府新闻处以“保安理由”要求多家原获邀的传媒机构,撤换至少10名已报名采访香港特别行政区回归25周年升旗礼及新一届政府宣誓仪式的记者。

记协表示,据了解受影响的传媒机构包括《明报》、《香港01》、《南华早报》、now新闻台以及法新社等至少7间本地及外地大型通讯社、报章、电子传媒及网媒。有关传媒因此可能没有记者在场采访,记协对于当局在如此重大事件作出无可改变的采访安排,表示极度遗憾。

批做法严重损害香港新闻自由

记协表示,新闻处要求报名采访回归庆典的记者,星期日(6月26日)开始,每日进行核酸检测,结果呈阴性才可出席有关采访活动;采访就职典礼的记者必须由星期三(6月29日)开始入住隔离酒店。

虽然当局告知受影响的传媒机构可申请换人,但新报名者已经不可能符合上述检疫要求,据记协得知,大部分传媒机构已无法安排符合要求的人手,将不可能派员到场采访。

社民连在街站派传单,呼吁市民关注一国两制、50年不变进入下半场。 (美国之音 汤惠芸)

社民连在街站派传单,呼吁市民关注一国两制、50年不变进入下半场。 (美国之音 汤惠芸)

记协表示,当局在此重要时刻作出临时而狭隘的采访安排,并提出空泛的拒绝理由,严重损害香港的新闻自由。记协促请当局尽快安排补救措施,保障采访权利。

香港记协表示,今年是香港回归25周年,新闻自由是奠定一国两制的重要基石。香港记者协会早前已就至少10间香港本地具知名度网媒、境外传媒、海外通讯社及图片通讯社未获准出席相关活动,表达高度关注。

记协主席陈朗升对当局采访安排感失望

对于当局限制采访主权移交25周年庆典的传媒机构,会否令报道只有单一的官方角度﹖记协主席陈朗升接受美国之音访问,对当局的采访安排表示失望。

陈朗升说:“即是从(香港)政府的角度,即是同(北京)中央的角度一样,你要讲好香港故事、讲好中国的故事,你要让世人都看到回归25周年究竟是什么的情况,为什么你是会令这么多的传媒都不能够去现场采访﹖特别是国际的媒体,它们既然来(香港)关注,(还有)网媒现在在香港愈来愈多人看,你最后批出大部份采访,都是以电视、电台、报纸,它们都有价值,但是大家都知它们的读者人数在下跌,或者它们的读者倾向是会理解、同情政府多些,其实你是要争取那些不理解的人的支持,你更加要(让不同的传媒)去看、去拍摄,我完全不明白新闻处为什么是这样(安排)。”

香港警方在举行主权移交25周年庆典及新政府宣誓就职礼场地湾仔会议展览中心外严密布防,街上围上长长的水马阵。 (美国之音 汤惠芸)

香港警方在举行主权移交25周年庆典及新政府宣誓就职礼场地湾仔会议展览中心外严密布防,街上围上长长的水马阵。 (美国之音 汤惠芸)

批限制采访做法难看

记者问及,当局的安排是不是要筛选采访的记者,避免有记者问到一些令当局尴尬的问题﹖陈朗升表示,他有担心这个问题,不过,获批采访的记者,有部份也是对中国不算友善的,难道他们不会问问题﹖

陈朗升表示,以往中国领导人来香港,都曾经有记者喊出一些他们不愿意听到的问题,领导人可能装作听不见、不回应,他认为今次限制记者采访的安排,做法很难看。

陈朗升说:“在一个公开采访的场合,我(记者)问了,他(领导人)当‘聋耳陈’(指装作听不到);听不到、没回答,顶多我问多一次而已,要不然又可以怎样呢﹖难道我冲出去,还是不知干什么吗﹖不会有任何事发生的,这件事也不是今日新鲜的,以往(中国领导人)胡锦涛、李克强来香港,都有这些问题出现的,他们就当听不到或者怎样,但是你(当局)为了怕他(记者)这样讲(问问题),你连大家都不准进来(采访),其实就做得‘好肉酸’(很难看),这个是很难接受。”

陈朗升对当局限制传媒采访的安排感到失望。 (美国之音 汤惠芸)

陈朗升对当局限制传媒采访的安排感到失望。 (美国之音 汤惠芸)

感受到官方的“不友善”

陈朗升表示,他早前向新闻处了解为何至少10间香港本地具知名度网媒,以及境外传媒未获准出席采访庆回归活动,但是新闻处官员连他的电话都不愿意接听,陈朗升坦言,记协前任主席都没有遇到这种情况,他担心新闻处已经不愿意跟记协沟通或者联络,他感受到对方的“不友善”。

陈朗升说:“我想不到他(新闻处官员)真的连电话、客套说话都不多讲两句,这个对于记协主席来讲,是一个很大的困难,即是我没有想过即是以前譬如杨健兴或者岑绮兰做(记协)主席的时候,他(们)扑出来要去打电话问一些(新闻处)官员,了解(一些状况)是会被人拒绝的。”

香港民意研究所2022年6月28日发表声明,指受到政府“建议”而押后公布有关“一国两制”的民意调查结果 (香港民意研究所图片)

香港民意研究所2022年6月28日发表声明,指受到政府“建议”而押后公布有关“一国两制”的民意调查结果 (香港民意研究所图片)

香港民研押后公布回归民调结果

当局除了限制记者采访回归活动、约谈民主派人士,香港民意研究所星期二发新闻稿表示,原定当日发布《一国两制25周年中期民情总结》系列之“回归调查总结、政府民望及五个核心社会指标”。但因应相关政府部门表示,经过风险评估后的建议,香港民研决定调整有关系列民调结果的发放日程,把当日的发放押后至下星期二(7月5日),并维持在网上公布相关数据。

2022年6月30日 03:31
汤惠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