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2 F
Washington
星期六, 10月 1, 2022
思想 热门文章•404 波旁斯基:还真有人敢状告赋码郎?

波旁斯基:还真有人敢状告赋码郎?

0

img

这世上怎么还有不变红码不死心的人?

河南郑州给储户赋红码的调查通报没出来之前,郑州公民谢女士已经因赋码问题,把河南省卫健委给起诉了。

事情源于几天前,谢女士作为当事人,准备参加一起司法强拆案件听证会,结果扫了法院门口的码,健康码就变黄了。

谢女士刚从北京回来,但严格落实了当地的“三天两检”,进出公共场所码也正常,如果不是必须要进法院,

她码的颜色还真不好说。

把市长热线、疾控中心、办事处和社区的电话打了一个遍后,哪个都给不出原因和解决方案。

拿着黄码,谢女士进不去法院,当然也没办法参加听证会。

这么一来,不仅大批闻讯申请旁听的群众被“放了鸽子”,连从广州请来的听证代理人也被迫滞留郑州。

谢女士的官司涉及农村宅基地,此前郑州中原区农委向法院申请强拆她的房屋,中原区法院先是驳回了强拆申请,而后在法律文书生效后又裁定再审。

自己的官司一波三折,事到临头无端被赋黄码,加上那段时间村镇银行储户“天降红码”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

很难说服谢女士不去怀疑,自己是不是也被码上治理了。

在向各部门不断投诉后,谢女士被告知要到6月16日下午4点才能转绿码。

但在6月15日中午,健康码就已经提前转绿了。谢女士认为,是自己“多方投诉”见到了效果。

手上的黄码来得不明所以,去得也不清不楚。用于防疫的健康码,怎么变得跟疫情越来越像了。

但谢女士显然是个较真的人,她随即就把河南省卫健委告上了法院,请求法院裁决河南省卫健委随意更改健康码的行为违法。

image

韭菜斯基看了新闻也替谢女士捏一把汗:

这世上怎么还有不变红码不死心的人?

民告官的案例过去有很多,但通过诉讼渠道去解决赋码纠纷,这可能还是头一次。

因为公众对“乱赋码违法”这个定性,还是抱有期待的。

但斯基觉得谢女士应该再等两天,起码要等郑州违规赋红码的处理通告公布了再去起诉。

因为通告写得很清楚,谢女士要告的部门,并不是那个有权力“乱作为”赋码的部门。

这么专业的事情,哪能单凭一个卫健委说了算?

因为上海疫情,各地开始对绿码将信将疑;因为河南弹压村镇银行的储户,大家对红码也失去了敬畏。

现在,大家终于开始对黄码议论纷纷了。

韭菜斯基掰指头算了下:

葫芦娃一共才7个,留给我们能用的颜色已经不多了。

其实一年前事情还不是这样的。

去年的时候,有人在谷歌应用商店里惊奇地发现,一款叫“健康码演示”的app居然堂而皇之地摆在货架上,供人免费下载。

这款软件不仅可以自由编辑健康码呈现的信息,还能让用户自己给自己赋码,红黄绿都行,效果能以假乱真。

数据显示,这个app的下载次数已经超过了1000次。

事后,警方很快锁定了制作发布这款软件的解某某,并以涉嫌严重危害公共安全,对其采取了强制措施。

有人怀疑这个解某某究竟是不是收了钱的特务,不然无法解释他为什么要居心叵测地炮制高仿码,破坏我们抗疫大好局面。

还有人干脆说这个解某某是恐怖分子,这就是一次精心策划的、针对我们防疫堤坝的恐怖袭击。

一年多后,当1317名村镇银行储户,刚经历了财富被洗劫一空后,又看到自己手上莫名其妙的红码。

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莫名想起“恐怖袭击”这个词?

image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伪造健康码,的确就像是恐怖袭击。

在第一起劫机事故发生前,很难有人想起对每一个坐飞机的乘客进行严格安检。

在第一起地铁袭击案发生前,地铁安检也不会每天如临大敌。

如果不是大规模给储户赋红码,陷在官司里的谢女士不会轻易地认为,自己的健康码是被人动了手脚。

即便她一口咬定有人要用健康码限制她,要将有关部门诉至法院,大家也会笑她是个妄人。

但现实是,今后健康码再出现异常,每个人脑海里第一时间会浮现出阴谋,是精准锁定,是赛博朋克,是1984。

总之和疫情关系不大。

建立信任很难,但打破这种信任可能只在一瞬间。

这种损失,是几个降职、记过、严重警告弥补不来的。

image

我们总说,一只南美洲的蝴蝶扇动几下翅膀,美国的德州就要刮起一场龙卷风。

韭菜斯基看着手上阴晴不定的健康码,还真像一只飘忽不定的蝴蝶。

希望它多扇几下翅膀,让美国天天刮龙卷风。

来源:老斯基财经(ID:laosijicj) 作者:波旁斯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