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爷:“等你毕业,取你初夜”,这位教授祸害女生可能创下最隐秘手段

0
 将爷 人格志 2022-07-03 22:59 Posted on 重庆

文丨将爷
大家好,我是老将!今天又是很晚才回来,就信马由缰地写写吧。
昨夜发的那篇《缪晓辉悲愤退场,林采宜镰刀挥舞,上海精英的两种残酷选择》,到今天下午就猝死了,卒时,阅读量42万多。
Image
这文章是我真情实感,虽然我对正义离场感觉悲愤,对反智专家收割韭菜极为痛恨,但下笔是理性克制的,并未把炮口转向人性人格之外的地方。
文章的意旨,也就是说,很多时候我们不得不离场,没办法兼济天下时,那就独善其身吧。要尽可能地去爱具体的人,多做些“微公益”。
看看,就是这样温暖公益的文字,也还是短命。这里,我只能真诚感恩有那么多朋友对拙文激赏。
下午,我还试着以学术表达方式,想把那文章放到知识星球上,处理了很多次,也都没能成功。
后来,我还想放在小小号上发。但是,后台显示不能发原创,只能转发大号。而大号原稿已殁,再去转发也就变成“被灭”的红绝惊叹号。
Image
尽力了,里里外外都尽力了。这篇文章大抵只能与之前很多爆款一样,成为我的抽屉文学,难见天日。
要说声抱歉,我真没时间和精力一对一转发文章给微信上的朋友。
每次遇上这种删文,我心情都会格外不爽。今晚同样如此,没心情劲气去写硬稿了。
那就简单聊几句今天一起冲击我心灵的热闻吧——昨天晚上,中山大学一名毕业女生写下《中山大学法学院杨教授骗了我的初夜,如果我不说还会有下一个》的控诉文章。
Image
这篇长文,详细地记述了中山大学法学院一名杨姓教授以恋爱为名,与多名女性发生不正当关系。作为其中一名受害者,她写下细节情节,令人触目惊心。
假如这名女生控诉的内容属实,这很可能揭开高校教授祸害女生的一个隐秘面纱——“等你毕业,取你初夜”。
针对这名女生的举证控诉,今天中午中山大学发布通报,表示学校已第一时间按程序启动调查,调查期间暂停该教师的教学工作。

Image

老铁们知道,这几年,我在痛批大量涉嫌性侵女生的禽兽教师,对相关问题的剖析已渐成体系,有一定逻辑性。
当然,有时,我掩抑不住激愤,会用词生猛。其中,因为批评涉嫌性侵女生的华南理工大学前教授王某某,被其告上法院,官司打了一年多,仍还没判。
也因为这起官司,这两年,我对高校教授祸害女生的事件,进行了更加系统深入的研究分析。仅从华南理工大学到中山大学,一些师德沦陷案例,就是频频刷新三观,挑战人性伦理新底线。
我印象中,中山大学这几年出现的严重师德问题,至少有这么几起:
前年7月,中山大学教师陶某以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零6个月。这个性侵19岁女学生的教师在宣判后坚称无罪,后来却说:
年轻时只顾着读书,没有享受过年轻肉体。
Image
也是在前年7月,中山大学副教授王某某在直播授课时,忘记关掉系统,同时在与几位女性约炮,在曝光的不雅截图上,约炮女性还被编了号。
Image
聊天内容之赤裸生猛,令人震惊。其中还有位孕妇,让人担心会草菅人命。而这位副教授上课时还表示很疼爱自己的老婆。
Image
没想到,今年7月,中山大学冒出的这起祸害女生事件,戏份再次加码,完全就是在挑战更高极限。
不得不说,作为法律人士,杨教授把玩弄女生的恶行,完全摁在了法律弹性空间内。
根据这名受害女生的表达,杨教授同时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包括一些已婚人士。杨教授不停地以自己在风月场的经验来给女生洗脑:
杨教授第一次约该女生吃饭,就说“只不过我们认识的场合不对,如果我们是在饭局里认识,我今晚就带你去开房。”

 

Image
杨教授会在酒后询问女生是否能来自己那,遭拒后说:“法学院的学生太自重。”
Image
杨教授与女生“恋爱”时,表示校管得严,要其保密,这样说:“等你毕业”。
Image

这名女生还以为是等她毕业后就可以公开交往了,后来才明白,“等你毕业”就是指毕业后再和女生发生关系,那样学校就管不了他了。
果然,这名41岁的教授,在女生一毕业后,就与其发生了性关系,还很高兴地说:“你是我睡过的第一个处女,我杨X的人生也算圆满了”。

Image

这是一个把法律用到极限来保护自己祸害女生合法性的教授,他对被自己始乱终弃的那位女生指摘是:
你的脸上写着两个字——“道德”,我这个人私德比较差,我只要不违法就行了。
现在,这名女生直指这位教授“很多行为即使游走在法律边缘,但还不至触犯法律。”
……
这些年,我集纳了大量关于大学教授侵害女生的例证,不得不说,一些大学教授真是把一身学问用在怎么拿下女生上,金钱、法律、谎言、洗脑……无所不用其极。
事实证明,大量教授性侵女生的事件,最终也只能以“恋爱”翻脸来定性,涉事教授也多是受到道德批评或职务降级,极少数被开除公职。
原因很简单,大学女生是成年人了。尽管教育部门有一些行政性规定,比如教师不得与学生恋爱,但是,行政性指令不具备法律效力。
如果遇上像中山大学杨教授这种法律高手,大学期间进行精神洗脑征服,一出校门就完成生理欲望,这无疑创下禽兽教师隐秘作恶的最高技术手段,很容易完全免罪脱责。
最近这段时间,天津大学、海南师范大学、安徽农业大学等一堆高校纷纷曝出教授与女生发生不正当关系的丑闻,大学教授祸害女生现象完全都不到遏制,甚至越深越烈。
我之前痛批这些教授恶行时,正是因为用上“禽兽”“人渣”等词被告上法庭,认为侵犯了那名前教授的尊严和名誉。
官司未定,以至于再写这种词,我内心竟有词穷的无力之感。
但是,今天,在面对“等你毕业,取你初夜”这样令人震惊的教授祸害女生新手段时,我还是特别震惊。现实之中,一边是无良专家疯狂割韭菜,一边是无耻教授下作骗取校园女色,真是无比激愤和寒心。
一直以来,我都在说,为了中国高校女生免遭禽兽教师祸害,哪怕是文章再难写也要写下去,哪怕是官司再难打也要拼下来。
然后,面对人性之脏,法律之难,不得不承认,要荡涤掉校园这股污浊之流,需要面对的挑战真的太多了。
本文最后,我要给大家讲一句某位律师在法庭上为涉嫌性侵女生的已婚教授说出的辩护辞,这是我亲眼亲耳在法庭上面对的,我可以负完全法律责保证其真实性。
只不过,我暂时还不便把这起官司完整地写出来告知天下,来指名道姓地说出这种辩护是如何在挑战人性伦理道德的底线。
但这句辩护语就像一条毒蛇一样缠绕在我心中,一直令我意难平。律师称那位教授在婚内与女生发生关系的行为,是因为:
他(教授)首先是个男人,其次才是为人师表的的教授……
当时,我就震惊了,中国律师有如此的道德修养和辩护勇气,让我怀疑这个世界真的会好吗?
许多年以来,我经常引进梭罗的那句话:我们首先是人,其次才是公民。
我做梦都没有想到,这句经典语,竟然会这样被一位律师以这样的方式颠覆了。
原来,在这种律师眼中,教授首先可以不是人的!
当法学教授以“等你毕业”来取女生初夜,当律师以“教授首先是个男人”来为教授与女生发生不正当关系进行辩护,我承认,要想让中国高校女生免遭禽兽教师脏手污染,真的太难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