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志伦:疫久见人心

0
10

经文:使徒行传十五章1至21节

这次瘟疫大流行让我们有机会看清楚自己的内心是如何的。许多人没有想到,连自己也会盲抢口罩,囤购粮食,失控了。在二十一世纪,恐怕高科技世代可以改变世界生活的步伐运作,但改变不了人心的恐惧和人性的丑陋。疫久见人心。

究竟是什么原因使我们这次有那么大的恐慌?而教会在疫情高峰期间暂停聚会的回应正确吗?让我们透过使徒行传第十五章来思想。

一.问题突如其来,应对招架不住

使徒行传第十五章描述当时教会遇到一个棘手的问题。

 有几个人从犹太下来,教导弟兄们说:你们若不照摩西的规例受割礼就不能得救。保罗和巴拿巴与他们大大地争执辩论起来。(徒15:1-2)

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突如其来的问题。当时福音从犹太人的群体渐渐也传给了非犹太人的群体,教会里开始有犹太人和非犹太人在一起敬拜团契。以前没有问题,因为大家都是犹太人,但现在有外族人了。结果当时就有犹太人来告诉这些信了耶稣的非犹太人说:你们要跟我们犹太人一样行割礼,才可以得救。

我们需要行割礼才得救吗?我们都知道不需要。这个问题对我们而言不是问题,因为我们现在有全部圣经的启示,有很完整的真理的教导。可是对当时耶路撒冷教会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问题。当全新的问题出现,自然就有很多不同的看法。经文描述保罗和巴拿巴就跟他们“大大地争执辩论”(徒15:2)。这是一个很强烈的用词,在新约圣经里没有另一处可以找到这样的形容。不只是辩论,而且是争执辩论,不只是争执辩论,而且是大大地争执辩论,还有“使徒和长老聚集在一起,商议这件事,经过了很多的辩论”(徒15:6-7)。换句话说,要怎么处理,基本上大家都没有把握,甚至出现有点招架不住的局面,毕竟这是一个以前没有处理过的棘手问题。

虽然救恩真理是很清楚的,但要怎样将真理落实在一个群体的文化和传统中,就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的问题。因为当中牵涉了传统与传统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要如何共处的种种问题。

今天我们面对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恐怕也是这样。大家都相当紧张,也有人为此大大争执辩论。因为我们对这个问题知道得太少了,就像当日的耶路撒冷教会面对新问题一样。难怪大家会恐慌、害怕、彼此争执,有一点招架不住。

既然是这样,就让我们稍安毋躁。或许可以因此稍微原谅自己曾有那些过度的反应,不妨也稍微原谅一些应对措施上的不足,因为我们对它的认识太少了,大家都在探索。如果因为他人的反应伤害了我们,让我们原谅他们,因为大家都没经验。反过来说,如果是我们在言语和行为上伤害了身边的人,就跟对方道歉。让我们不彼此责怪,因为在任何时候,当又要面对这类突如其来的、全新的问题,大家又会有一点招架不住。

不过,再怎么样招架不住,问题总要有一个应对的方案。在这段经文中我们看到一个原则:信仰核心不妥协,但规条对策可以随机应变。

二.信仰核心不妥协,规条对策随机应变

首先必须留意,这次耶路撒冷教会面对的并不是信仰受逼迫的问题,而是一个要如何让真理落实在特殊环境的问题。有一群犹太人坚持一定要为外族人行割礼(徒15:1);另一群犹太人持相反看法,保罗和巴拿巴认为不需要行割礼(徒15:2),而彼得基本上是跟保罗和巴拿巴持一样的立场(徒15:7-12)。之后是雅各为大家的发表和商议作总结(徒15:13-21)。雅各基本上也是支持不需要行割礼的看法,他引用阿摩司书肯定上帝的救恩不是单单给犹太人,也是预备要给外族人的,就是给全世界的人。

但请留意:这个会议最终的议决是什么呢?它并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的处理。雅各说:

 “所以,我认为不可难为这些归服神的外族人,只要写信叫他们禁戒偶像的污秽、淫乱、勒死的牲畜和血。因为自古以来,在各城里都有人宣讲摩西的书,每逢安息日在各会堂里都有人诵读。”(徒15:19-21)

这会议的决定表明信仰的核心和对救恩的教导不能改变。得救并不需要行割礼,不要难为这些归服上帝的外族人。但与此同时,外族人也要稍微体谅犹太人,因为在各城里,就是在整个大环境,对律法的要求是存在的。所以,会议的总结是:彼此体恤。外族人不用行割礼,但既然大家生活的整个大环境是很看重律法的,而又要在同一个屋檐下一起敬拜,一起承担福音的工作,所以是不是外族人也应禁戒偶像的污秽,就是不要吃祭过偶像的食物,还有禁戒淫乱、勒死的牲畜和血,就是不要吃带血的食物,也不要吃血。

在这个决定下,真理教导没有改变,依然是:人是靠耶稣得救,不是靠吃不吃祭拜偶像的食物,不是靠行律法得救。但是,既然大家是在基督里的一家人,在这样特殊的处境中,双方是否能彼此多体谅一点?真理的教导不改变,但是在一些生活的要求上,双方各让一步,适度调整。

神学立场不是为立场而存在,神学立场应该是为福音而存在。教会在疫情严峻时暂停聚会,是很特殊的情况。首先,那不是在信仰上受逼迫。如果我们是在信仰上受逼迫,那我们应该坚持,就像使徒所说:顺从神过于顺从人是应当的(徒5:29)。因着疫情而暂停聚会,那是配合环境的需要,经过多方考量,体恤不同年龄层和不同生活背景的人对同一件事情的感受,就像耶路撒冷会议的决定一样。信仰真理的教导没有改变,只是面对特殊环境的需要,在落实的时候作出调整。

因环境的需要而暂停集体敬拜的聚会,不等于就停止了教会。在香港,当有八号风球或以上,自然就会取消崇拜聚会。在北美,如果遇见暴风、大雪,教会也会劝请会众不要来聚会。那并不是敬拜神学出现了问题,而完全是基于环境的考量。其实,这就像偶尔我们生病在家不能去教会时,自己在家里祷告敬拜一样。而现在互联网的方便,更为我们提供多一个参与敬拜的途径。主耶稣说:敬拜父,不在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而是靠圣灵按真理来敬拜(约4:21-24)。无论在哪里敬拜,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心;无论在哪里,上帝同样悦纳。这是敬拜的生命。

集体敬拜固然很重要,但它不是我们敬拜生命的全部。在暂停聚会的期间,信徒彼此透过不同方式,借助科技管道传达生活讯息和代祷事项,彼此慰问,不也就是教会生活吗?只不过没有在同一个屋檐下进行而已。而当环境比较许可,教会就要恢复集体敬拜的活动。

这就是信仰核心不妥协,但是规条对策可以变。而信仰群体应该互信同心同行,化危机为转机。

三.互信同心同行,化危机为转机

经过争执和很多辩论之后,耶路撒冷会议作出了结论,带来的结果是:

当时,使徒、长老和全教会都认为好。(徒15:22)

“全教会”都认为是好,路加在这里要表达的,就是教会作为一个信仰群体的互信和同心。

当危机在一个群体当中出现时,它可以像狮子一样撕裂一个群体,只要当中有一个人一意孤行坚持散播不同的意见。但是危机也可以像磁铁一样健壮一个群体,只要当中的人愿意放下己见去接受众人以为美的决定。而耶路撒冷教会留给我们的榜样就是后者。

要保罗和巴拿巴去接受这个会议的结果并照着去行是不容易的,因为他们本来在争辩的思路是不一样的立场。可是当会议来到一个结论之后,他们愿意以会议的结论作为自己的立场。更重要的是,大家都看这不单单是一组人的决定,更是圣灵在当中的作为!保罗带着教会的书信回到安提阿,信中这样说:“圣灵和我们都同意,不把别的重担加在你们身上”(徒15:28)。全教会将这次的决定看为好,而安提阿的众人也因着信上的话而感到欣慰,这就是在基督里的互信和同心。使徒行传接着便记载,教会展开第二次宣教布道行程。将危机化为了转机,多么美的一段记载。

在这次疫情中教会所经历的,是历史的一部分;我真盼望所留下的记载,是像使徒行传描述耶路撒冷教会“当时,使徒、长老和全教会都认为好”。因为知道有圣灵在我们当中掌权居首位,我们就在圣灵里互信同心同行,将这次的危机化为转机。

结语

疫久见人心。但愿这个经历让我们更认清自己的内心,看清楚自己是如何待人处事,也同时操练我们有更广的胸襟去彼此体恤。因为知道圣灵在我们当中,我们就愿意不分你我,一起流露出在基督里的合一,成为主福音的见证人。

金灯台活页刊 第220期 2022.7
作者黄志伦牧师为新加坡长老会恩泽堂主理牧师。本文是作者的讲章摘录。本文的经文录自《圣经新译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