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习近平目前所剩的权力范围 & 王小洪的权力没有加强

0
11

早在2018年夏天的中共北戴河会议上,习近平遭到了各路反习阵营的口诛笔伐,习近平的个人崇拜大幅降温。此时,李克强逐步恢复实权。尽管2018年8月至10月,习近平的权势和个人崇拜有些反复。大约2018年12月以来,习近平再次陷入不利的境地,习近平不断受挫。

大约从2020年第四季度开始,习近平的权势明显的衰败。仅在2020年12月至2021年初,习近平的多个亲信,因为到了退休年龄,接连下台,习近平也保不住他们。还有些习近平的亲信,被调离到非实权部门,或实权被缩减。大约从2021年3月中、下旬开始,王沪宁与习近平渐行渐远,最终王沪宁彻底背离了习近平。大约从2020年12月至2021年初开始,习近平的亲信——政治局委员、中组部长陈希的实权也被夺去。陈希的中组部长职务已经成为光杆司令。从那时起,多数非政治局委员省委书记的上级领导,不再是习近平、王沪宁、陈希,习家军无法再独揽大部分党务大权。从那时起,习近平的党务大权已经被消减了不少。陈希仅剩下中央党校校长的实权,同时兼任国家行政学院院长和中国延安干部学院、中国浦东干部学院、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院长。

2021年11月中旬,中共19届6中全会以后,习近平和习家军,进一步加速节节败退。从2021年12月中旬起,有迹象表明,距离习近平失去权力也不远了。据传,在2022年5月初,在多路反习力量的强势逼宫下,习近平的党务大权彻底被剥夺,由几名非习家军的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委员联合负责中共中央的党务工作。同时也意味着,习近平彻底失去了对多数非习家军的省委书记的领导权。

大约从2022年5月初开始至今,只要习近平没有彻底下台,习近平就依然有一定实权,尽管习近平的权力缩水了很多。

下面梳理一下,目前习近平所剩的权力范围:

政治局常委、中共国人大委员长栗战书,是习近平的嫡系。习近平、栗战书通过掌控中共全国人大,利用中共全国人大的立法权、修法权,从2018年3月以来,颁布并修改了多项恶法,特别是在2020年7月1日起实施的“港版国安法”。在2021年3月一度盛传,习近平、栗战书想通过修法,让中共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有权随意任免国务院总理、副总理、国务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中央军委委员等,很快都胎死腹中。

大约从2018年7月4日以后,习近平的个人崇拜开始降温以来,栗战书已经无法完全掌控中共全国人大,多名反习阵营的中共国人大副委员长开始发挥作用。中共全国人大不是铁板一块,尽管栗战书担任中共全国人大委员长,是正国级,根本无法独揽中共全国人大的权力。也让习近平、栗战书想实施更多恶法的阴谋胎死腹中。再往后,随着习近平的权力不断受挫,反习阵营的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发挥的作用也越来越明显,不断架空栗战书的权力。

2021年11月23日左右,有一天,人民日报完全没有栗战书的消息,而其他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的报道都正常。这不禁让外界猜测,栗战书是不是出事了。2021年12月31日,中共的新年茶话会上,唯独栗战书缺席。栗战书的处境更加困难了。大约从2021年11月下旬起,栗战书几乎成为权势最为弱势的中共国人大委员长。

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蔡奇,是习近平的亲信。北京市的党政大权依然牢固的掌握在习近平和蔡奇手中。目前,蔡奇在北京依然能够大权独揽。

北京市长陈吉宁,得益于习近平的亲信——陈希的关系,也算作准习家军。但是陈吉宁毕竟是教育系统出生,是学者型官员,明显的不够狠、不够左。有传言称,到后来,陈吉宁确实不能接受习近平和蔡奇的极左、狠毒、霸道。各种原因,让陈吉宁几乎成为光杆司令,成为最为弱势的北京市长。
北京市副市长兼北京市公安局长亓延军,得益于习近平的亲信——王小洪的关系,成为准习家军。估计习近平、蔡奇、王小洪等习家军也曾经考虑过,北京公安这个刀把子机构的一把手,必须掌握在习家军手里,能够让习近平信任。

自从2017年10月中共19大以来至今,中纪委和国家监察委,一直由两个权力中心来领导,一个是以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赵乐际为首的反习阵营,另一个以政治局委员、中纪委副书记、国家监察委主任杨晓渡为首的习家军阵营。中纪委和国家监察委的这两个权力中心,互相制约,同时操控着国家监察委这个刀把子机构,平分中纪委和国家监察委的权力。中纪委、国家监察委公开发布的各种公告,既有站在习近平阵营的立场的,也有不点名的反习立场的,正是以赵乐际为首的反习阵营和以杨晓渡为首的习家军阵营,各自权力作用的结果。另外,中纪委副书记、国家监察委副主任徐令义,是习近平的嫡系,听命于习近平和杨晓渡。2021年1月24日,增选喻红秋为中纪委副书记、国家监察委副主任,喻红秋与栗战书关系密切,是准习家军。大约自从2020年第二季度以来,以赵乐际为首的中纪委和国家监察委中的反习阵营,明显开始占上风,越往后越明显。

政治局委员、中央办公厅主任丁薛祥,是习近平的嫡系。但是一直以来,丁薛祥始终无法完全掌控中央办公厅和中央警卫局。除了外力的影响,主要是受到非习家军的中办副主任的制约。其中,中办副主任陈世炬(正部级),曾经长期担任胡锦涛办公室主任,是胡锦涛的嫡系。大约从2020年末至2021年初以来,丁薛祥对中央办公厅的控制力也在减弱。

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是习近平的亲信,依然能够相对牢固的掌控着重庆。但是陈敏尔能否完全掌握重庆的党政系统,陈敏尔对习近平是否还忠诚,不得而知。陈敏尔对重庆的统治力度,比不上当年薄熙来担任重庆市委书记时期。

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属于习家军。但是,李强绝不是左派、强硬派。2021年12月,有传言称,李强彻底背叛了习近平,投靠反习阵营。又过了几个月,根据有关李强的各种消息,发现李强并没有完全背叛习近平,依然是习家军,但是,李强对习近平的忠诚度在降低,李强确实很不认同也无法执行习近平的极左、强硬路线。

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长黄坤明,是习近平的亲信。习近平、黄坤明依然能够独揽中共中央的宣传系统和中共国网信办。中宣部副部长、中共国网信办主任庄荣文,也是习近平的亲信。

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是习近平的亲信。由此习近平能够控制国家发改委。但是由于多名国家发改委副主任的权力制约,何立峰也无法完全掌控国家发改委,因此,李克强和中共高层其他某些反习派系的力量,还是能够左右国家发改委。

早在2017年中共19大之前,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香港中联办的上级领导权一直掌握在习近平手里。2020年2月13日,习近平的亲信——全国政协副主席夏宝龙,兼任国务院港澳办主任。港澳办主任夏宝龙是副国级,国务院港澳办也随之被高配至副国级,成为管理香港工作的超级机构。刚上任不久的香港中联办主任骆惠宁,同时兼任港澳办副主任,夏宝龙作为骆惠宁的上级领导,从此,香港中联办由国务院港澳办代管。至此,中共的香港工作,完全由习近平和夏宝龙独揽。

公安部长王小洪,是习近平的铁杆嫡系。在2017年5月,时任公安部副部长、北京市副市长、北京市公安局长的王小洪,晋升为正部级。从那时起至今,王小洪能够部分掌控公安部。习家军的势力能够部分掌控公安部,王小洪是最为关键的人物。2018年3月,王小洪担任公安部常务副部长。2020年4月24日,王小洪不再兼任北京市公安局长。

2019年1月,原公安部警卫局改为公安部特勤局(又称“公安部八局”),王小洪兼任公安部特勤局局长。公安部特勤局(包括原先的公安部警卫局),主要负责对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委员以外的在京的副国级官员,和前来中国大陆访问特别是来京的外国政要和其他重要的外国公众人物,进行贴身警卫,同时暗中对被警卫对象进行监控。

习近平在公安部的另一个重要亲信——许甘露,从2018年3月至今,担任公安部副部长、国家移民管理局局长(即中共国出入境管理局局长)。许甘露的上级一直是王小洪。由此让习近平、王小洪、许甘露,掌握着中国大陆的出入境管理大权,还掌握着中国大陆所有的出入境边检总站。

之前,习近平在公安部还有另一个亲信——林锐,从2018年6月至2022年5月17日,担任公安部副部长、网络安全保卫局局长。2022年5月17日,林锐被免职,改任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失去了实权。

2021年11月19日,王小洪担任公安部党委书记,赵克志继续担任国务委员、公安部长。2022年6月24日,经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赵克志不再兼任公安部长,王小洪担任公安部长。赵克志担任公安部长时期,虽然是副国级,但是赵克志的实权很有限。其实,从2018年3月至今,从王小洪担任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开始,一直是由王小洪主导公安部的日常工作。无论是王小洪接任公安部党委书记,时隔7个多月以后再接任公安部长,都只是名义上的职位变动,王小洪的权势没有变化,王小洪还是正部级。王小洪担任公安部长,只是首次公开向外界明确了王小洪是公安部的一把手。但是,王小洪依然无法完全掌控公安部,更压不住公安部内部的反习力量。

中共国的各省级公安厅、局,由省级政府和公安部双重领导,以省级政府领导为主。公安部和公安部长王小洪,无法下令指挥、调动地方公安。

中共国司法部长唐一军,是习近平的亲信。之前,唐一军常年在浙江工作,与习近平在浙江任职期间有完整的交集。2017年10月30日至2020年4月21日,唐一军担任辽宁省长。2020年4月29日至今,唐一军任司法部长。唐一军不是法律专业出身,从没有过法院、检察院、司法行政机关的工作经验,却担任司法部的一把手,完全是外行管内行,也是习近平任人唯亲的结果。

2022年1月至今,习近平能够掌握的军权,仅剩下共军东部战区、驻港部队。从2020年12月起,习近平仅能够有限度的掌控武警部队。从2019年12月至2022年1月,共军东部战区司令员是何卫东,是习近平的军中亲信。2022年1月,习近平的另一个军中亲信——林向阳,接替何卫东,担任共军东部战区司令员。共军东部战区是习近平的嫡系部队。只要习近平没有下台,习近平也要死守共军东部战区,让东部战区必须掌握在习家军手里。

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兼中央军委主席办公室主任钟绍军,也是习近平的嫡系。钟绍军非军人出身。习近平在浙江、上海、中央党校工作时期,钟绍军一直是习近平的贴身大秘。2013年6月,钟绍军调任中央军委办公厅任副主任兼中央军委主席办公室主任,被授予大校军衔。2017年8月,钟绍军出任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但是中央军委办公厅非作战机构,无权指挥调动军队。

目前,河南省委书记楼阳生、吉林省委书记景俊海、陕西省长赵一德,是习近平的亲信。广西党委书记刘宁,原先不是习家军或准习家军,但是刘宁紧紧追随习近平,2022年以来,刘宁频繁为习近平吹牛拍马,为习近平连任造势,几乎是地方党委倒逼中共中央。

习近平上台以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习近平以中央国安委主席、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主任的名义,接手中共国外交部的领导权,几乎独揽中共国的外交大权。大约从2017年开始,习近平全面推行战狼外交。大约2022年以来,随着习近平的权势加速衰败,被迫将一部分外交大权让给李克强。但是到目前为止,习近平依然能掌控中共国外交部,在习近平下台之前,将延续战狼外交、闯祸外交。在这个最后关头,习近平将完成“总加速师”的最后使命。

图文无关 习猪头,猪鼻子,猪耳朵,歪戴帽子

图创作于 2019-8-15

刘反共2012的blog  2022-07-01 20:1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