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择雅:在党国下知识人的生存之道

0

张学友这么快就发了”以理服人”声明,并且马上获得爱国大V的力挺,我觉得是不寻常的。应该是有够大的有力人士帮他deal,达成以下共识:只要张学友声明爱国,爱国就好,党愿意罩他。

只能说张学友够大,对党来说还有利用价值,所以党这次愿意礼遇他。

张学友这次算是有维持住自己的尊严。让我想起几位知识人在党国下面的生存之道。例如钱钟书杨绛,就算是有维持住尊严的,也备受党礼遇(除了文革期间),但前提是他俩够大。

有明明很大但没维持尊严的人吗?当然有,最有名例子就是冯友兰。如今对岸许多人没读过冯友兰的书,但都知其软骨,无耻。近年香港,有些跟张学友同等级的艺人都选择尽量配合当道,就好比冯友兰当年曾努力配合四人帮一样。我建议这些香港艺人了解一下,历史后来对冯友兰是何等无情。

中国文化圈爱护尊严到极致的代表是傅雷,夫妻在文革期间一起上吊自杀。香港2019年那些自杀的年轻人,就让我想到傅雷夫妇。

爱护尊严另一方式是远走高飞,像张爱玲。林夕,黄秋生,杜汶泽移民来台湾,就类似张爱玲的选择。

张爱玲无与伦比的icon地位,不只是凭其作品,很大因素是凭其”远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的形象。钱杨留在中国,虽努力过”我们仨”生活,毕竟要受”单位”的各种照顾,当然不可能享有张爱玲那种名声高度。杨绛晚年给钟叔河的信,用很难听的话骂张爱玲,嫌她长很丑这种话都出来了,让我感觉杨绛对张爱玲名声是吃味的。

—作者脸书

标题编者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