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晓康:肉食者谋

0

【按:董尼德解析「人类史上牵连最深远的掠夺战」,阐述中国如何透过损害人权、环境污染、技术转移、影响力行动等掠取世界,构成全球挑战,所以中共是 Predator,它对中国人就是吃了连骨头都不吐的,其实中文里也有一个词,叫「肉食者」,至少从晚明开始就以此通称皇帝及其臣子。 】

人类从动物进化过来,经历多次“觉醒”,其中极重要的一环,是明白了“政治”这件事,据说是从分配多余食物开始的,而有了多余食物才产生“政客”这种悠闲者,可是后来西方出现“政治学”才挑明,“政客”才是贪婪权力、操弄众生、把玩历史的主儿,其实早在明末清初,有个中国人就把这猫儿腻说透了,顾炎武《日知录》分辨“天下”“ 国家”为二者,直言“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难为他四百年前就有此前卫思想,比后现代理论还要透彻,于是我们知道,原来“政客”乃猛禽。

一九八九年四月二十五日这天,邓小平接见杨尚昆李鹏,是在玉泉山的军委秘密驻地,他的一席话,后来流传了两个版本,一个版本中有邓小平的“三不怕”(不怕流血,不怕骂娘,不怕制裁);另一个版本中,邓小平的原话是:“专政要用起来,留点血不要紧。”李鹏吩咐温家宝在传达前把它过滤掉了。

还有更奇的,“现代养心殿”里的老佛爷居然失踪了,前后十四天(28/4-11/5)。一九八九年北京屠城,有无数待解之谜,这是最大、最核心的一个谜,人们却鲜少论及,这是比当年广场上揭穿他乃是“西太后垂帘听政”更具爆炸性的一件事情,也是决定了后三十年中国圈地、崛起、称霸,因而也影响了国际趋势,乃是世纪之交人类走向的一个最原初的因素。邓小平因此上了历史坐标,却伟人祠或耻辱柱孰者,则须待后人论定。

邓小平决定采取军事手段,平息学潮,然后改组最高政治权力。他亲自去部署野战军的进军京师计划。据吴仁华(北京大学古典文献专业出身)考证,这是非常复杂的一个部署,“调动多个军区的部队入京,以达到相互监督制衡的作用,使得各个进京部队之间互存戒心,难以串连,避免发生兵变事件…… 对解放军戒严部队调度的每一个环节都经过了精心的考虑,做了一种‘双备份’、‘双保险’的周密安排。”也有研究发现,对付手无寸铁的北京市民和学生,动用北京卫戍区的两个警卫师和武警北京市总队的兵力足矣,邓小平却从全国七大军区,调动了三十五万大军执行“戒严”任务,所为何来?无疑也是为了防止“政变”或“兵变”。

这分明是要打一场正规战役,作为总指挥的邓小平怎可不运筹帷幄一番?十四天或许太紧促了吧?

2004年8月中旬,八十岁的李光耀在新加坡发表谈话,高度赞扬邓小平用暴力处理天安门事件,并直接引用邓小平当时的讲话——“邓曾说,‘如果杀20万学生可以使中国保持一百年稳定,我就杀。”西方各大媒体都报道了这则新闻。

八九当年,中国大陆各级口头传达的邓小平主张“杀二十万人”的讲话中,邓小平是列举印度尼西亚的例子,即苏哈托在1964年屠杀二三十万印尼人以保住政权,从六十年代维持到八十年代,恰好二十年。但是今天中共文献里所有关于邓小平对“六四天安门运动”“采取果断措施”的讲话记录里,都全部删除了他关于“杀二十万人”与“苏哈托”有关的内容。李光耀却把邓小平晚年最见不得光的这段讲话,言之凿凿地向国际社会合盘托出,还把“二十年”改为“一百年”,以此为邓摆功。

对此《华尔街日报》发一社论,指出多年来上至官方高层下至邓的家属,都在有意回避“六四”事件;就连“六四”主事者李鹏,也再三在各种公开、私下场合,撇清自己在“六四”血案中的责任。不料,此时却冒出一个不识时务也不识好歹的新加坡强人李光耀,竭力把“六四”天安门血案当作邓小平晚年最大功劳来大讲特讲。

六四屠杀多次被独裁者当作“典范”。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在被暴民殴毙之前,就曾在电视演讲,以北京武力镇压学运,派坦克杀入天安门,为他自己在利比亚的暴行辩护。

八十年代晚期,嘉乐顿珠,达赖喇嘛的二哥,有一次来拜访普林斯顿的流亡群落,他是藏人的苏秦,周游列国,连横合纵,接触过罗斯福、尼赫鲁、蒋介石、蒋经国、邓小平、胡耀邦,也曾率领康巴人跟解放军打游击,大家围着他聊天,听他讲他的传奇故事,期间他讲了一句话,震慑众人,也叫我至今难忘,他说:“中共的领导人,其实都是一些中国内战遗留下来的土匪兵痞,他们对付事情的手段,就是杀人。”

“六四”屠杀后,连杨尚昆、王震等老人都出来呼吁不要干扰经济建设;陈云的心腹宋平,也到“上海帮”里去挑选干部了。大家都觉得,还是邓小平的老把式单纯、管用,不管这个江山姓资姓社,只要姓共就好;上上下下都高喊“把经济搞上去就能防止和平演变”,民间的大实话却是:“不改革等死,改革找死。”这又引出晚清故事来,当年慈禧杀了维新党人,又闹出一场“拳乱”,自己竟被八国联军逼出北京。订了奇耻大辱的辛丑条约后,她也想搞变法了,问荣禄如何。荣碌老老实实告诉她:变法能救中国,但救不了大清。当下邓小平找来的两任总书记都栽了,他也只好接受元老们从上海选来的江泽民,但是没有人知道江是块什么料。

据说,邓小平给江泽民的政治遗嘱是:“绝对不跟西方翻脸”,然而江在国内放纵仇外思潮泛滥,以为平衡;再大举引进外资,又拆除“社会主义”,将中国转型为廉价劳力的世界工厂,重铸政权合法性于“经济起飞”基础之上,打造出一个“软红十丈”的盛世,不可谓不成功。

邓后这一代“海派”,以江泽民为传人,脱去中共原教旨派的冥顽愚昧,较有工具性,与国际交往能张能弛,而且一口气做了二十五年,让胡锦涛当了十年傀儡。 “六四”大开杀戒,陈云便说“还是我们自己的子弟接班比较放心”,却不料江朱干得太出色,太子党朝他们要回这江山社稷,也非易事,2010年夏纷传北戴河会议,“老同志”宋平代表万里乔石等,怒批江泽民“祸国殃民”。江泽民的逻辑则是,你们野战军开进京师杀人,要我来“挽回合法性”,那是容易的吗?我不要说什么礼义廉耻了,流氓特务黑社会都使上也不管用,所以才重用周永康这种肆无忌惮之徒嘛,但最终还得你们来埋单呀。

赵紫阳开启“改革前期”,遇学潮而折损,所以“六四”是一个分水岭,九二年“邓南巡”,启动“改革后期”,直接诱因则是“苏东波”共产体制坍塌大潮的威胁。后期的总理是朱镕基,大举引进外资,对内拆除全民福利,两招而已,后者尤为惨烈。两招得以施行的政治保证,是“六四”屠杀的震慑,社会急遽两极化、冲突频仍、稳定代价攀升,政权性格嗜血化。当年为“六四”镇压积极献策的何新,担忧稳定,反撰一文指责朱镕基:“综观某公去任后之国民经济隐忧深重。财政入不敷出(六年赤字累翻五倍)。草民流离失所众多。结队抗议者有之,打家劫舍者有之,自杀爆炸者有之,投环跳河自焚者有之,社会不安之象日显……其诸多政策,利近害远,竭译而渔,遗患将来。”

晚清“同治中兴”讲富国强兵,虽有西太后拿海军的银子修了颐和园,但是还落下一支北洋水师。到了朱镕基时代,任凭“圈地”卖地、国企私分,最后落实到外汇储备达658亿(2005年),以及三十万个“千万富豪”,只占总人口的0.023%。利益都到了西方和少数国内权贵那里,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中国老百姓,自然成为“新洋务”的受害者;再搭配“抛弃社会主义”,铸成“新三座大山”——教育、医疗、住房三波“商品化”,将中国人民送回“旧社会”,民间有谚云:“房改是要把你腰包掏空,教改是要把二老逼疯,医改是要提前给你送终!”

中国「经济奇迹」的后果有二,第一是腐败,有人总结了几条:

——中国商人赚到1000万元以上,必须官商勾结;赚到5000万元以上,商人的命就不在自己手里了;
——贫富分化不可逆转。掌握货币发行权的中共统治者终极思考的问题不是赚钱,而是不惜一切代价保证政权永固,并让个人生命以更高质量活下去,活得更久;
——党内有人想搞比希特勒还希特勒的统治,这是建立高科技奴隶社会的幻想……

第二是环境代价,江山赔进去了。 「中国奇迹」牺牲的两个地方:华北平原和四川盆地。中国目前是温室气体排放最多的国家,相对干燥但肥沃的华北平原,密集灌溉将使致命热浪的风险大幅增加。 2018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一份最新研究结果预测,如果碳排放不减,包括北京在内的华北平原将成为死亡区域,于2070年前接近不宜人类居住地区。地球自我调控的规律是,一个已经发生过地震的地方,短期内不会再次发生。但是这个规律被人为破坏了,当人类把重物(三峡大坝)压住已经煮沸的锅盖(地球板块)上,大地震就不断地发生。这个薄弱环节就是四川盆地与西部山脉的交界处的龙门山。

中国老百姓吸着毒气才发现已经束手无策,他们失去任何有效手段,去改变哪怕一丝一毫的国家政策。当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产阶级也并未如同西方理论所预言的,自然而然地要求“民主政治”,他们大多数拼命地逃离,携款移民西方。 “六四”后中共鼓励全民发财,其本质含义是绑架全民跟他们一道投资了三十年,老百姓出卖劳动力,谁都不想血本无归;现在经济下行了,机会少了,失败的人多了,越是如此大家就越想保住最后一点残羹剩饭,谁都害怕大局崩坏,一根救命稻草都捞不到。

“中国由盛转衰只需30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CDE),针对中国取消独生子女政策,展开一项研究,得出这个结论,它预测中国经济将在2030年达到顶峰,然后到2060年左右会再被美国赶超。中国生育率仍远低于其更替水平,这导致中国劳动力市场也开始萎缩。中国15岁至60岁群体的人数在2012年开始下滑,预计还会进一步降低。到本世纪中叶,中国劳动力将下降约四分之一。到21世纪30年代左右,中国经济必然赶超美国,但在此后,由于人口老龄化,中国经济增长将开始减速。

中国目前最大的对手,是东南亚与印度的约二十亿“农民工”,他们比中国农民工更廉价、更年轻、素质更高,很大一部分能说英语。在马来西亚,一个二十来岁高中毕业的印尼籍佣月工资不到1200马币,即不足2000元人民币,英语流利的菲佣月工资在2500元人民币左右。周边国家年轻劳动力可谓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他们与中国农民工一样,马国无需负担他们福利;而且,这些国家没有严密的网络防火墙,包括越南在内,所有东南亚国家google、facebook、twitter、youtube随便上;这些国家“民主宪政”不是敏感词,没有那么频繁的删贴封号;这些国家的执政者不管好歹都得靠竞选上台,连缅甸都“选举”了。

整个地球当前只需要五亿人从事低端制造业。一旦东南亚与印度二十来亿人口中,有四五亿人真正融入世界经济分工体系,中国的产业向外转移将势不可挡。由于中国的劳动法、驱赶大城市低端人口、一刀切的环保风暴、高税收、产权人权保障不力、各种运动式执法、土地垄断导致的社会综合成本上升等等因素,将加速中国产业外迁的速度,而使失业风暴更加猛烈。

—作者脸书

前法新社驻北京记者董尼德“中国大掠夺”一书将在台湾日本印度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