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老毛:张学友、郑智化、倪匡,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0
 释老毛 毛有话说 2022-07-04 20:36 Posted on 河北

一日之内,三名港台同胞的遭遇,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一、张学友被“猎巫”

歌神的事,莫名其妙,他说个人无法理解,是个正常人都无法理解。

这就是21世纪的网络猎巫行动,堪比义和拳猎杀洋教士,以“爱国”的名义,施加莫须有的罪名,网络碰瓷,群体暴力。

Image

他说的,都是吉祥话,任何场合下任何正常人都不会挑出毛病;人家说什么不说什么,是他的自由;人家应该说什么,不需要你来裁判和教育。

《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九条: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

我国宪法上写着公民享有“言论自由”,什么是言论自由?不是只许说正确话的自由,而是包括说错话的自由,还包括不说话的自由。

在特殊的年月中,胡适留在大陆的儿子胡思杜写文章揭批父亲,旅居海外的胡适看完文章,大惊之余哀叹:我以为那里没有说话的自由,没想到已经没有不说话的自由了!

在前苏联时期,类似地形成了长期的“鼓掌文化”。斯大林开会讲话时,只要有停顿,会场下方就会响起雷鸣般的掌声。随着时间的推移,鼓掌的时间越来越长,因为大家谁都不愿意成为第一个停止鼓掌的人。后来发展到掌声经常持续半个小时以上,直到讲话人亲自做出手势叫停,掌声才会一起停下。否则,第一个停止鼓掌的人,忠诚可能遭到质疑,被克格勃重点关照。苏联二十大上,赫鲁晓夫开始揭盖子,前任的这种“鼓掌文化”被当做丑恶罪行曝光。

Image

“鼓掌文化”,翻译成一段话常在网上流传:

如果尖锐的批评完全消失,温和的批评将会变得刺耳;

如果温和的批评也不被允许,沉默将被认为居心叵测;

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许,赞扬不够卖力也将是一种罪行。

大国应当有大国的自信,大国公民不能鼠肚鸡肠,整天深文周纳,罗织罪名,这是鼠辈之所为。苏联的老对头,美帝也讲爱国主义教育,很多学校都举行升国旗仪式,没有比星条旗更令美国人动情,国歌都是以颂扬旗帜为主题,《星条旗永不落》。美国50个州中有48个通过了保护星条旗不受玷污的法律。然而,一些不满的美国人知法犯法,以身试法,用焚烧星条旗来表达自己的愤怒。1984年8月,共和党在得克萨斯州的达拉斯举行全国大会,一伙抗议团体穿过市中心,他们把一面为庆祝大会而悬挂的星条旗扯下,点上煤油,一边焚烧国旗,一边欢呼歌唱。警方随后逮捕了闹事首领Johnson,指控他违反了得州法律,处以有期徒刑一年和2000美元罚款。最后官司打到联邦最高法院,终审判决无罪,理由是言论自由更值得保护,哪怕焚烧的是象征自由的美国国旗。大法官告诉美国人民:星条旗同样保护那些蔑视它的人。

一孔窥豹,一叶知秋,苏美争霸,后果没啥悬念:一个是大气磅礴,海纳百川,还时不时自嘲自黑;一个是神经过敏,心如玻璃,一触即跳,天天靠假大空的宏大叙事自我催眠。热衷于猎巫的爱国贼们,其实自己才是大国崛起的绊脚石,因为你们配不上大国的一个“大”字。

被猎巫的张学友,事后的刻意解释和叫屈,让我对他反而心生一分鄙视,一代歌神也为五斗米折腰。如果我是张学友,面对这种无聊无耻的上纲上线,回应只要四个字:

Image

二、郑智化被“政治化”

郑智化的歌词被无端篡改,更令人无语。

Image

郑智化是歌坛的鲁迅,人家的经典歌词本意是讽刺90年代的宝岛生态,你心虚啥?都魔改成正能量,那还有艺术吗?

我们这代人是听着《水手》《星星点灯》长大的,他还写过描绘性工作者的《堕落天使》,更别谈早已下架的《大国民》,更政治不正确。

令人惊讶的是,这种侵犯版权、违背艺德的无良行为,竟然很多烂人为之辩护和叫好。不光是流氓,而且是法盲。作者就是版权人,郑智化授权给你播放、演唱,只是许可使用,并不意味着赋予你修改作品的权利。歌手不得未经过原作者同意,在演唱会、电视节目、网络直播等,进行恶搞、魔改原作歌曲,否则会遭到版权人起诉索赔。作品修改权和保持作品完整权,不是财产权利,而是精神权利,专属于作者。因为作品就像是作者孵育的孩子,当然不允许他人随意整容。你想二次创作,可以,必须经过作者授权。

Image

鲁迅说过一种人,叫“奴在心者”,都当奴隶,这种人却能迅速进入角色,与强权共情,急主子之所急,往往主人还没啥反应,它就像斗犬一样撕咬向同类。奴在身者,其人可怜;奴在心者,其人可鄙。

按照这个逻辑,国歌是不是也该按他们的修改?不能再唱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而应当改唱“没到最危险的时候”。别笑,真有这种人,当年建国时,确实有人在会上提出动议修改歌词,被总理一句“居安思危”怼回去了。

但后来胳膊拧不过大腿,极左岁月中歌词确实真改了,改得更革命,更正能量。老辈人都有记忆,其实到70年代末唱的都是第二版国歌,直到改革开放后才翻回原版,新歌词还发行过邮票纪念:

Image

三、倪匡,走了

名满香江的四大才子,金庸、黄霑、倪匡,三位已经远去,只剩下蔡澜一个美食家。一个时代落幕了,倪匡,真奇人也!

第一是想象力。在《三体》问世之前,倪匡当属最有想象力的中国作家。90年代“卫斯理”系列小说引入大陆,那时候出版还比较宽松,出版社追求商业利益,不太讲究政治正确,《卫斯理》居然能堂而皇之地出版发行。我读大学时,正好校园书店里有倪匡的书,还能出租,读得脑洞大开,外星人啊、黑科技啊、阴谋论啊、神神鬼鬼,太特么有想象力啦!当时有部鼻祖级经典美剧《X档案》,感觉很多题材都是出自倪匡的创意,而倪匡是在70、80年代就写出来了,谁说中国人没有创造力?

据说那时候95%的倪匡作品都是大陆书商的盗版,我们这代人欠倪匡老爷子一笔版税。

第二是洞察力。不管立场怎么充满争议,事实是,他的预言回头看,几乎都成为现实。卫斯理系列其中有一篇《追龙》,当时看得云里雾里,不知所云,后来被视为穿越神作,当然再也看不到了。这老爷子好像手握水晶球,预见未来,他自己称几度涉险,亲身经历过几次鬼魂、第六感和外星人事件,不知真假,卫斯理颇有些自传的意味。

第三是身体好。进入互联网时代,才知道倪匡原来是大陆人,逃港者,50年代竟然从最北端的内蒙一路逃窜到祖国的最南端,无产阶级专政的漏网之鱼。这老爷子,万里流窜,纵贯整个大中国,没有个好身体是完不成的。游过香江后,孑然一身,两手空空,就靠码字白手起家,写书写成亿万富豪。倪匡的妹妹是亦舒,儿子是倪震,儿媳是周慧敏,一家子名流。

倪匡刚作古,网络谣言就接踵而来,说他是杀人犯,畏罪潜逃。网络不是法外之地,没有证据,造谣就是诬陷。倪匡曾几何时也是个进步青年小粉红,还考进体制内有编制。为啥要“润”呢?据倪匡自己忆述,原因是他和其他士兵在风雪中劳作快冻死,将一条木桥拆下来烧火取暖,以及他偷偷养的狼狗咬伤大队长,被领导穿小鞋,要打成反革命。其实性格决定命运,以他那种自由不羁的个性,在越来越肃杀的环境下,后面还有历次运动等着,不“润”迟早成为刀下之鬼。

金庸和倪匡是好友。金庸的父亲在50年代“土改”中错划,被镇压,后来平反昭雪,金庸选择了和解,积极投身统一大业,参与起草基本法,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自己也名利双收;倪匡选择了“润”,从内蒙,到香江,最后落足北美,这老爷子可以说“润”了一辈子,堪称“润”学鼻祖。

倪匡千古!他应该没死,而是与卫斯理、原振侠一样,被外星人带着“润”到另一个维度的时空去了……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