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探抗战史》卷二 蒋介石日记直面强人心境变化

0

新书《重探抗战史》卷二封面截图   Photo: RFA

中国八年对日抗战改变了中日两国命运,美国斯坦佛大学胡佛研究所研究员郭岱君出版了《重探抗战史》第二卷,从蒋介石的日记探究八年抗战不为人知的内幕。过去国民党的党国教育把蒋介石塑造成”民族灯塔”、”民族救星”,蒋介石日记则揭露了这位强人内心煎熬、彷徨和无助的不同心境变化。

郭岱君7月2日以“重探抗战史:战争与我们的距离”为题在台北发表演讲。郭岱君开场表示,2006年蒋介石的日记公开,使得抗战史的研究有了新的史料。2013年时有许多学术界人士开始认为是时候开始重新研究抗战史。很多人对于抗日史有许多疑惑,包括中日大战是如何打起来的?中共如何在抗战中坐大?国民党为何赢了抗战却输了江山?借由汇整两岸、日本和美国的跨国研究团队的最新发现,为读者解惑。

打不赢的仗 这仗怎么打?

“ ‘蒋介石日记’一直在讲,中国不是日本对手,日可三日亡中国、中国军队有败无胜、打不了。”关于对日抗战初始,郭岱君提到蒋介石日记下了这样的注解。

郭岱君指出,当时的中国是半封建社会,文盲率高,很多排长、连长无法看地图,中日两国国力悬殊。包括汪精卫、孔祥熙等人,几乎80%知识分子都认为“这仗不能打”。而且,中国直到1937、38年都不是个统一的国家,南京国民政府统治长江下游六个半省,号令进不到四川、云南等地。军阀割据,江西还有苏维埃,中国处于七零八落的情况。

郭岱君:“蒋介石认为‘攘外必先安内’,如果历史重演还是攘外必先安内。汪精卫说‘战既不能,不战也不能’,蒋介石也很矛盾,一天说不能打,第二天说我就是一条命怕什么!与其坐而待亡,何如死中求生也。”

郭岱君7月2日以“重探抗战史:战争与我们的距离”为题在台北发表演讲。(记者 黄春梅摄)

郭岱君7月2日以“重探抗战史:战争与我们的距离”为题在台北发表演讲。(记者 黄春梅摄)

蒋介石的大战略-持久战、拖字诀

直到1933年,蒋介石认为日本真正敌人为美、俄,如果与中国大规模作战是无的放矢、没道理的,虽胜必败,此为日本最大的弱点,中国唯有与之持久战斗。“我(蒋介石)认为,如果能抵抗三年、五年,国际局势会有新变化,敌人内部也可能有变化。”郭岱君说。

蒋介石筹谋持久战,日记里提到他采取“以和日掩护外交,以交通掩护军事,以实业掩护经济。以教育掩护国防,韬光养晦乃为国家唯一自处之道乎!”然而,在这过程中,中日签订了两项协定引发骂声一片。

先是在1933年与日本达成《塘沽协定》,蒋介石认为,“我屈则国生,我生则国屈。”因为仍未准备好,只能忍辱负重!1935年,与日本签了《何梅协定》,中国几乎丧失华北地区主权以及禁绝一切抗日行动。1935年6月10日中央军退出华北时,蒋介石描述了他和蒋宋美龄的心情:“感到悲愤欲绝,实无力举笔覆电,…妻乃下泪,彻夜未寐”。 

中研院近代史学者黄克武(左二)、苏圣雄(左一)参与郭岱君演讲座谈。(长风基金会提供)

中研院近代史学者黄克武(左二)、苏圣雄(左一)参与郭岱君演讲座谈。(长风基金会提供)

筹谋最后根据地 西安事变打乱一盘棋

郭岱君说,蒋介石在1933到1934年间跑遍西北、西南之地,最后选择重庆和四川为抗战的最后根据地。蒋介石甚至在日记中提及,“现在,我可以负责告诉大家:我决不怕战争,不过,我要作有计划、有准备的战争”,“我们和日本不战则已,战,则必胜!”

郭岱君分析,“卢沟桥事变很难和平解决,因为西安事变后,全国一致要抗日,没有七七事变,八八、九九也会打起来。因为任何一个领袖,遇到这种事情再不打,他自己的统治正当性都会有困难。”

蒋介石的恼羞成怒与彷徨无助

国民军败多胜少,让蒋介石在国际场合矮人一截。1943年11月常德会战正值开罗会议期间,蒋介石偕妻子宋美龄参加开罗会议,当时美国总统罗斯福要将中国列为四强之一,英国首相邱吉尔瞧不起中国,苏联更拒绝参加。蒋介石期待余程万将军在常德能打出漂亮的一场仗。

然而当时,中国装备比1937年的淞沪之战相差无几,3人配把枪,还得用绳子绑起来。按照中日伤亡比例,平均日本阵亡1个士兵,中国要阵亡5到7个,余程万的57师8千人对抗3万日军已属难得,但蒋介石仍勃然大怒。

郭岱君:“蒋介石的命令是与常德共存亡,最后余程万只带83人逃出,蒋介石非常生气,责怪余为何没有死在常德,蒋介石还要枪毙他。”

另一场战役,方先觉的第十军死守衡阳,苦等国军援军47天,郭岱君分析,许多报告称国军见死不救,但是,他们的研究资料发现,日本早就严阵以待,以致驰援进不去。当时蒋介石焦急得不得了,天天祷告。

“他祷告内容,主啊!你帮助我衡阳战争打赢,如果赢的话,我一定在衡阳山顶盖世界最大铁十字架来荣耀祢。他还说,主啊!祢一定要帮助我们,让第十军能撑下去,如果能度过此次劫难,我一定让第十军全体将士信耶稣。”

蒋介石日记出土 揭露最高领导人心境变化

台湾中央研究员近代史研究所特聘研究员黄克武解读,书中大量引用蒋介石日记,可以看出蒋介石坚决抗战意志不容怀疑。其次,可以看出他彷徨、徘徊、无助、祷告又祷告无效。黄克武说,“如果不是日记出土,完全无法掌握最高领导人心境变化。”

黄克武分析,这本书有三类人看了会不开心。其一是日本人,特别是日本右翼的学者。因为这本书曝露,日本所谓的“圣战”,其实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野心;其次国军也有人不满意,因为写了太多蒋介石的缺点;第三类则是中国人。

黄克武:“中国一讲到抗战,认为中共才是中流砥柱,中国对日抗战两条主线,第一是蒋介石主导的正面战场,另一是中共主导的敌后战场,这两条一样重要。从这本书看出,正面战场付出的代价,远远不是中共敌后能相比,中共在敌后做的就是扩张自己的势力。”

蒋介石日记出土,虽然有助于抗战史研究,但是现在台湾抗战史研究陷入低潮。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助理研究员苏圣雄指出,台湾的国史馆现今主要研究取向是台湾史研究,尤其是白色恐怖。而国民党党史馆,因为经费不足,现在几乎难开门。但是,苏圣雄说,“大环境对抗战史研究非常不友善,在这样的时局下可以刺激学者有更多思考。”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台北报道    责编陈美华、嘉远    网编:洪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