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国诚专栏:必须告别中国──解构中国的「诡辩五论」(4)

0

數位極權是反文明、反人道的野蠻治理,但卻是中國自稱其體制優越性的要素之一,充分顯示中國倒轉人類文明演進的趨勢,乃至對人類文明形成「逆淘汰」的威脅。(圖片摘自新疆警察文件)

数位极权是反文明、反人道的野蛮治理,但却是中国自称其体制优越性的要素之一,充分显示中国倒转人类文明演进的趋势,乃至对人类文明形成「逆淘汰」的威胁。 (图片摘自新疆警察文件)

第五论,中国的「极权诡辩」:科技纳粹

依据《纽约时报》「视觉调查团队」一项调查发现,中国正在原有基础上,以空前的规模收集数量惊人的公民个人资料,手机追踪设备随处可见,人人一条健康码。中国公安部门正在建立世界最大的DNA资料库,并在其人脸识别技术基础上进一步收集民众的声纹。调查指出,中国部署了5亿只摄影机,将个人隐私录入功能强大的分析软体,识别一个人的种族、性别以及是否戴眼镜或口罩等等。所有这些资料都汇总并储存到政府的伺服器之中。一份来自福建省的招标档案显示,这些资料规模非常庞大,每时每刻都有25亿张人脸图像被储存。用公安自己的话来说,这些视频监控系统的战略目标,就是「实现对人员的管控」,换言之,中国已成为世界最庞大的数位极权主义国家。

中国的「生命政治」控制

中国政府以所谓社会信用、健康管理、治安保障、疫情防控、维稳等理由,合理化这种「数位监控」下极其丑恶的国家恐怖主义,这就是一种「极权诡辩论」,一种「生物政治」(biologization of politics)的堕落,也就是法国哲学家福科(Michel Foucault)所说的「生命政治」(biopolitics)的操纵与滥用。通过对现代科技的反人道滥用,中国广泛运用生物医学、人工智能、基因工程、核酸检测,广泛搜集并介入个人身体的分子分析(深入到核酸基nucleotide base与酵素活动),在生命分子的层次上对个体生命进行管理、控制、改造,以实现国家对全体人民的「敞视监控」(panoptical surveillance),一个乔治.欧威尔(George Orwell)小说《一九八四》笔下的「老大哥国家」。

在极权统治下的维吾尔人,一如阿冈本(Giorgio Agamben)笔下的「牲人」(homo sacer,又译「神圣人」),这是一种任何人可以将其杀死而不必接受法律制裁的人(图片摘自新疆警察文件)

以AI技术的人脸辨识和DNA档案(生命数据库),广泛运用于识别、监视、追踪、抓捕新疆维吾尔族人。这种建立在以科技手段控制公民思想与行为的「自动化极权主义」(automatic totalitarianism),是数位极权在中国最极端、最彻底的表现。然而,在已遭到世界广泛抨击之后,中国依然故我,甚至变本加厉。

中国对新疆的数位监控

在新疆,除了遍布街道巷弄的摄影机之外,中共在新疆部署了数以百万的警察和监察员以及数以千计的检查岗,每年投入数十亿美元资金,用来掌控维吾尔人的一举一动。这些警察可以随时拦下路人检查他们手机,查看是否有依规定安装政府设定用来监控通话和资讯的强制软体,以及查看为何手机流量「异常超量」或为何经常购票出国?若发现敏感资讯或照片,警察可以当下删除或没收;这些警察可以强制维吾尔人排队照相,以取得他们的面部特征并载入官方的数据库;这些警察可以针对「特定人士」并贴上「危险标签」,一旦设定完成,他(或她)每次离开社区或进入公共场所,就会触动警报系统,即使当事人尚未到达目的地,警察就已提前到达并进行盘问。

至于所谓「监察员」,无论白天或黑夜,可以随时闯入维吾尔人的住所进行盘问,进行所谓「忠诚谈话」和「可靠性评分」;在新疆,有高达7000名儿童遭到拘禁,即使维吾尔人上清真寺祷告也会遭到监视,理由是想知道他们向「阿拉」说了什么?是否向上帝密告「反党言论」?一个维吾尔儿童被盘问:你父母读《可兰经》吗?这个儿童诚实回答之后,这个家庭从此就人间蒸发。

一位记者询问新疆当地的警察为何要这么做?警察的回答是:「在中国,没有什么为什么!」

据统计,中国已经拥有近700亿条记录的数据库,相较于美国联邦调查局的「全国即时犯罪背景调查系统」只有1900万份记录,有如天壤之别。在新疆,只要有一张照片(或声音),只要有脸部纹路、视网膜、皮肤颜色等等特征,就可以「一键显示」数十亿份相关记录,列出被搜寻者的教育背景、家庭关系、交友情况、联系纪录,以及什么时候与什么人一起出入酒店或网吧等等。除此之外,中国还把新疆监视系统进行「全国联网」,追踪在其他省分流动的维吾尔人,目的是防止「预谋性串连」和避免对汉人产生「恶劣影响」。

中国是全世界唯一以「反恐」之名,反到深入人体血液和细胞而获得巨大成效的国家!

牲人:极权统治下的维吾尔人

在极权统治下的维吾尔人,一如阿冈本(Giorgio Agamben)笔下的「牲人」(homo sacer,又译「神圣人」),这是一种任何人可以将其杀死而不必接受法律制裁的人,一种被黏贴了种族不洁的标记且完全不受法律保护的「赤裸生命」(bare life)。在习近平高喊「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口号下,维吾尔人却是一种「中国共同体的多余人口」,只有将这些「维吾尔牲人」隔离或逐出共同体之外,中国才能维持国体圣洁并巩固自身的「无敌统治」。二战时期的纳粹希特勒,就是用这种方法对待犹太人。

历史并没有终结,而是重新书写。而在重写历史文明之际,「告别中国」必须是历史新页的前言和导论。 (美联社)

数位极权是反文明、反人道的野蛮治理,但却是中国自称其体制优越性的要素之一,充分显示中国倒转人类文明演进的趋势,乃至对人类文明形成「逆淘汰」的威胁。实际上,「身体权」(包括面部特征与DNA)属于私法、私领域的范畴,是「人身保护」的底线,然而,不仅如此,中国的数位监控还运用在对异议份子和可疑人士的追踪与逮捕,包括政治活动与社会运动者、独立公民记者、维权律师、文字批评家、怀有冤屈的上访者、辍学或失业青年、闲散人员、贫困群体以及外国人等等,这种「科技的纳粹化」,将中国变成一个「全景监狱」,对人权与自由进行深重的迫害。

必须告别中国

基于保卫人类文明的立场,无论是脱钩、远离或围堵,全世界都必须告别中国。因为今日之中国是人类文明演进的退化肌体,国际社会自私自利的法外集团,文化价值的偷渡客,历史事实的篡改者,中国赤裸生命的统治者;「告别中国」是一场文明与野蛮的战争,是人类集体生命与自我保存的最后一役。无人可以逃避,无人可以幸免。

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在《历史的终结与最后之人》一书中,认为自由民主体制将是人类社会演化的终点,是人类政府的最终形式。实际上,民主并没有获胜,专制正在崛起。换言之,历史并没有终结,而是重新书写。而在重写历史文明之际,「告别中国」必须是历史新页的前言和导论。

※本文作者为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政治与文化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