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的大学就读的法国学生的艰难

0

周一的法国世界报刊出文章,介绍了在中国的大学就读的法国学生的艰难。介绍了大约近百名法国学生无法获得中国方面的签证返回中国校园读书的烦恼,以及两年半以来一直上网课、有时甚至是在极端的条件下上网课给他们带来的各种困扰。

文章介绍了塞德里克和史蒂文的情况,他们都是在2020年年初新冠爆发伊始离开的中国。两年半以来,由于时差等因素,网课是非常艰难的,有时加上网络信号不好或麦克风质量很差等因素,法国学生根本听不懂老师在说什么。对他们来说,两年半的网课简直是噩梦,他们非常希望能够返回中国的校园里去学习。但他们迟迟拿不到前往中国的签证,无法返回中国的大学校园。

不过,不是所有的外国学生都拿不到返回中国的签证。有其他国家的学生已经获得了可以返回中国的通行证,例如俄罗斯学生、巴基斯坦学生、以及所罗门群岛的学生,这些都是与中国有良好经济关系的国家。有 2万3千名在华学生的印度人则“在社交网络上进行了大量的动员,并获得了印度政府的支持进行谈判”。

面对迟迟拿不到前往中国的签证,塞德里克等法国和欧洲学生成立了协会,希望通过协会的集体努力能够让法国和欧洲当局行动起来。

5 月份接到相关消息的法国驻北京大使,通过视频与这一协会召开了会议,但随后没有任何具体的后续行动。想回中国,就像是要去跑一场障碍赛:不仅要有中国最高层的政治绿灯,还要由中国驻巴黎大使馆来随后落实以便就每个目的地达成航空协议。所有的这一切之外,还要看法国学生们是否可以找到价格在6000 欧元左右的机票,以及他们就读的大学是否愿意接受他们返回。一位熟悉此事的消息人士说,“对于只有一两个法国学生的大学来说,不是太愿意法国学生返回的,因为他们可能认为,让法国学生返回所带来的病毒传播的风险要远超过让他们返回所带来的好处。”

其实,即使回到中国,也无法保证是面对面授课的。中国的大多数大学都仍然在上网课,学生们被封锁在校园的宿舍内。负责海外法国人事务的法国参议员克里斯托夫-安德烈·弗拉萨警告说,“即使是在中国生活了几十年的对中国很熟的外派人员也处于精疲力竭的边缘。” 弗拉萨说他很理解“法国学生非常着急,这是完全合情合理的”,但他也认为,在中国,哪个城市不知哪一天突然就封锁了的风险也实在是太高了。

不过,塞德里克和史蒂文表示,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可以接受新冠清零政策下恶劣的卫生条件。

像塞德里克和史蒂文一样,在上海附近读医科的学生索尼娅是2020 年1月离开中国的,自那时以来,索尼娅就从来没有进入过任何一个实验室,从来没有做过实践性的工作。她平均每天要学习大约200页的课件。她说,“我们希望能够就法国学生和中国学生之间的签证互惠展开外交对话。” 目前有大约 3 万名中国学生、实际上超过4.5万名中国学生在法国,而需要返回中国的法国学生是大约50名学生,和在法国的中国学生人数相比,这是非常少的。”

中国驻法国大使卢沙野没有回应法国《世界报》的询问。 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只是让世界报去参阅卢沙野6月23日接受黑皮书网站的采访,该网站声称是由“与主流媒体不同方法”的志愿者在运营。卢沙野在接受这一网站采访时声称,“中国永远欢迎包括法国学生在内的外国学生”。 卢沙野鼓励外国学生们“如果需要的话”联系大使馆,大使馆将进行统计,并将向中国政府提交“报告”,以“方便”他们返回中国。

作者:阿曼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