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华:同日同月而不同年的倪匡

0

2022/07/06 05:30  自由时报

香港老战友倪匡逝世,进一步查看他的资料,才发觉他竟跟我同月同日生,还好不是同年。

一九七六年我移居香港时,他已经是名人,我还在街头谋生,业余时间写稿,虽然同在明报系统,并不认识。一九八四年中英签署联合声明以后,一批自由派作家不甘就此屈服,认为中共势必在香港成立中国作家协会香港分会,我们就抢先组织香港作家协会顶住他们。主要发起人就是明报系统的作家,除了倪匡,还有明报月刊主编胡菊人、以书写喜笑怒骂怪论著称的明报出版部经理哈公(许国),我与胡、许相识,出任该会副秘书长。可惜,作家都是单干户,无暇顾及会务,请来的支薪总干事滥权,如何处理内部出现分歧导致分裂,加上财务紧绌,而哈公病逝、倪匡移民,九七前就被左派商人收编了。

这个组织一开始就被中共渗透。从上海放出来一个自称是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的秘书,因为在文革初期坐过牛棚,以此作为资本,利用香港人对长者的尊敬,混迹在香港文坛,成为香港作协秘书长。我对他有怀疑,没几个专栏,不用工作在香港活得很自在。我到过他家,住在铜锣湾中国国货公司楼上的该公司物业,说是朋友给他住的。越接近九七,他在专栏里越帮中共说话,被称为前清御用文人的「南书房行走」,正好当时香港新华社社长就叫周南。

一九九五年香港评论员代表团访问台湾,他也是其中一员,我在陆委会的座谈会上发表激烈言论,在与台教会的座谈中(叶菊兰主持)表示尊重台湾人民对自己前途的选择。我回去后不久去深圳买书,被中国海关扣留,回乡证被没收。朋友告诉我是新华社干的,与台湾行有关。算来算去就是这个张姓文人打了小报告。虽然每次见面,他总是阴阴笑称呼我是「小老弟」。

倪匡放言无忌,也会享受生活,喜欢喝酒作乐,我与他没有太多私交。但是一九九○年我出版《老革命遇到性问题》的小品文集子,他毫不迟疑大手一挥就帮我写序。 (https://lingfengcomment.pixnet.net/blog/post/36206980)

我们移民美国后,有一次到旧金山,也去拜访他,他的洋房天花板有一大块可以按钮打开,仰望天空。他的电脑萤幕约卅吋大,他则靠在沙发上滑动放在沙发手背上的滑鼠。但是他还是不习惯美国生活而回到香港。我与倪匡太太也相识,原因是她认识中国第一个世界桌球冠军容国团(文革自杀)的遗孀,张五常教授认识还在香港时的容国团,也曾为文纪念,容的遗孀想送女儿到美国读书,因此我找过倪匡太太讨论此事。

明报老板查良镛是倪匡好友,倪不会认同查良镛后来投共,但是也没有看到他为文批评。查良镛的父亲是被中共枪毙的,还向家属收子弹费。而倪匡没有为他的书在中国出版收取版税而出卖灵魂,有别于其他许多作家。倪匡走了,反共时代不会结束。

(作者林保华为资深时事评论员,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另附上:

倪匡为拙作《老革命遇到性问题》写的序言

作家老友、同月同日不同年的倪匡于7月3日逝世,享年87岁。再次发表22年前他为我的一本书写的序言。再次对他致谢。

倪匡(卫斯理)为拙作《老革命遇到性问题》写的序言(1990)

严肃风趣两相宜(代序)

认识凌锋,是先认识其文,再认识其人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会太久),在报章杂志上开始看到凌锋这个笔名,撰写评论,着重讨论中国的政局,不但立场鲜明,而且立论中肯,不多久,就喜读其文,而且肯定,能写出这样评论文字的人,一定至少是见过共产党的,如连共产党都没有见过,却摆出研究共产党的专家,自然大不相同,不相同之处是:空头猜测少,实际分析多,凌锋的政论,每多一针见血之言,绝少模棱两可的臆测,所以大受读者欢迎,也受到传媒界的肯定。

后来认识了他的人,才知道他对共产党有十分深入的研究,曾在北京专攻“党史”,可知他文章老辣,事出有因了。

他写严肃的政论,也写趣味盎然的小品,这本书中收集的短文,就十分有趣,可以看出中共“老革命”的一些真面貌,从侧面了解这些“老革命”的心态—-别忘记,这些“老革命”,仍然是十一亿人口的中国的统治者!

倪匡
一九九○年六月四日
可怕的日子 香港